手机上阅读

1094.第1094章 前路已明大道近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飞仙宫,奔月宝殿。

    垂柳如云,望若裙带。

    依稀蟠翠雪香,玉蕊清胜,仙禽起舞,幽光氤氲。

    景幼南端坐在铜榻上,身后是层层叠叠的明光,丝丝缕缕的雷霆之气自虚空中垂下,化为郁郁雷水,汩汩直响。

    “起,”

    景幼南用手一指,轮回宝珠自袖中飞出,滴溜溜一转,吐出道道的光华,裹住黑水。

    “净化,”

    景幼南默念咒语,宝珠高悬其上,宝光所照之处,黑水上的负面气机如同冬日的积雪般融化,一道道模糊的影子出现,似龙似蛇,看不清楚。

    “咄,”

    景幼南好不怠慢,身后的黑白天桥连接的另一边,六道半遮半掩的门户一吸,所有的影子投身其中,消失不见。

    轰隆,

    下一刻,六道门户闭上,紫青之气流转,隐约之间,好似有黄泉的挽歌响起,在赞美生命的伟大。

    好一会,景幼南睁开眼,把手一挥,散去异相,眸子中光芒跳动。

    “果然没错,”

    景幼南喃喃自语道,“借助轮回宝珠,还有法身的六道轮回,真的能够形成一个小小的循环,净化黑水,让魂魄有所皈依。”

    尽管比不上轮回转生莲不可思议的转生消化能力,但毫无疑问,这是极为少见的阳面和阴面的沟通桥梁,以后一定会发挥出惊人的作用。

    能够验证此事,在路上多花点时间,完全是值得的。

    “还有少许天眷加身。”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叩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他冥冥之中感应到有天眷加身,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真正的天命之子,不就是在顺应世界意志的基础上,诸般发展,最后天眷深厚,一举一动,都有世界力量的加持嘛,自己的起步很不错。

    确实是很不错,要知道,如果不是大劫降临,世界本身运行的意志对天眷是极为吝啬的,等闲修士都无法获取。

    典籍上记载最明确的还是上万年前,诸位玄门大能联手,修补天地胎膜,以补天之功德,获取浓厚天眷加身,最后全部飞升上界。

    想到这,景幼南更加确定自己以后的道路,轮回六道,沟通阴阳,帮世界甩掉黑水这个大包袱,从而成为真正的天命之子,福缘深厚。

    “运来天地皆同力,”

    景幼南一字一顿,灵台清明,弥漫着层层叠叠的祥光,还有一种说不出的香气,似莲香,如花香,或者是传说中的神仙香,经久不散。

    到了他这个境界,不愁丹药,不缺道诀,不惧生死,只怕道路不明,前途暗淡。

    目标一定,自然是拨云见日,空空灵灵,心神自在。

    “应该布置下了。”

    想了想,景幼南拿起鼓槌,敲响檀架上悬挂的编钟,悠扬的玉音传出,很是清脆。

    不到半刻钟,天宫中的三位元婴真人鱼贯而入,稽首行礼道,“见过景副掌院。”

    “嗯,”

    景幼南还了一礼,摆摆手,道,“三位道友请坐。”

    待道童奉上香茗后,景幼南咳嗽一声,开口道,“三位道友,再有三五日,我们就能到白帝城,有几件事我要交代一下。”

    “景副掌院请讲。”

    三位元婴真人都表现地很谦虚,他们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比景幼南差的太远,说得夸张一点,甚至生死都操于景幼南之手,当然会老实温顺。

    “嗯,”

    景幼南点点头,手按玉如意,清声道,“现在白帝城出现的小界入口应该是掌握在太宵七真宗手中,同是玄门同道,我们行事要做到有理有据有节,至少明面上不要让人抓住把柄。”

    “除了太霄七真宗,白帝城附近还有魔宗,妖族,甚至水族出没,对于这些势力,不必留手,遇到之后,直接进行雷霆打击。”

    “彭家是重要的支点,到了白帝城后,你们要好好和彭家家主合作,宗门任务,不得有失。”

    “是。”

    三位元婴真人肃容表态,这次白帝城一行,对他们三人来讲同样是大机缘,一旦能够顺利完成,得到的好处足以让他们的地位再上一个台阶。

    景幼南对三人的态度很满意,想了想,还是叮嘱道,“三位道友下去后,见一见飞仙宫中的弟子,告诉他们,出门在外,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宗门的形象,谁要是敢给宗门抹黑,休怪我法剑无情。”

    听到这冰冷冷毫无感情的话语,三位真人心中凛然,恭声应答道,“太一宗门下,有进无退。”

    白帝城,彭府。

    雕廊画栋,假山横斜。

    湖中亭如月,绿水晕清波。

    彭开山头戴金冠,身披锦衣,双鬓染霜,稳稳当当地坐在高榻上,神情如铁。

    彭家众位实权人物都立于台下,大气不敢出。

    外面,鞭挞之声犹自不绝于耳,夹杂着凄厉的惨叫,一声声好似响在每个人的心头,让人寒意陡生。

    “父亲,我错了,饶了我吧。”

    求饶的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没了声息。

    时候不大,一个状若黑塔般的魁梧汉子从外面进来,手中的竹鞭上血痕斑驳,如同盛开的梅花,他不理周围人惊恐的眼神,径直上前行礼,道,“禀家主,一百遍行刑结束,彭玉郎经脉皆断,已成废人。”

    “嘶,”

    在场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要知道,外面行刑的可是很受家主宠爱的一名子嗣,在彭府尊荣无比的小少爷。

    “把这个不听话的小东西送回去,”

    彭开山摆摆手,目光如鹰隼般扫过全场,一字一顿地道,“我再强调一遍,谁要是不顾家族利益,和外人私通,不管是谁,我都会大义灭亲。”

    “是。”

    众人凛然受命,经过彭玉郎之事,没人会再怀疑彭家家主的决心。

    不一会,众人相继散去,彭开山的腰马上矮了三分,星星点点的白发让他显得苍老,喃喃道,“多事之秋啊。”

    彭家夫人绕到彭开山身后,纤纤玉手贴在他的耳边,轻轻按摩,小声道,“玉郎的做法是不对,不过他的本意是好的,想给我们彭家留一条后路。”

    “留后路?”

    彭开山冷笑一声,道,“他这样的做法才会真正让我们彭家遭受灭门之灾,你要记得,卒子就要有卒子的觉悟,他们是不需要后路的。”

    正在这时,有下人前来禀告,道,“老爷,太霄七真宗的楚先生又来了。”

    “又来了,”

    彭开山只觉得脑仁都疼,太霄七真宗可是软硬兼施,要不是他知道后果严重,恐怕都撑不到现在。

    咬了咬牙,彭开山开口道,“你先让人领着楚先生到前厅,我随后就到。”

    多谢唯一,凌天,飞龙三位书友的打赏,最近几天家里有事要忙,只能保底二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