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80.第1080章 烟云消散化阴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中山,观日峰。

    彩云出崖,天青照水。

    细树含花影,丹鸟并林鸣。

    瑶光交彩映日月,飞烟奔云听潮声,万籁俱都静。

    贺知章头戴法冠,身披祥云仙衣,腰束宝带,稳稳当当地坐在铜榻上,身后是连绵不绝的明光,上冲到半天,结为华盖,璎珞垂下,叮当作响。

    他手持铜镜,映照出半空中的天象。

    只见漩涡扩大,雷云铺开,数以千百的雷神在其中游弋,小儿手臂般粗细的雷霆缠绕,如龙如蛇,当空扭曲。

    吞噬,容纳,消化。

    雷云所到之处,所有的气机统统被吸收一空,好似是无底洞一般。

    “真是了不得。”

    贺知章摩挲着铜镜上交织的凤纹,腰间的宝剑铮然长鸣。

    他是新晋的元婴三重大修士,自然明白法身成形之时引动天地灵机多寡的意义,这样浩瀚磅礴的天象,就连典籍中都少有记载。

    引动的天地灵机越多,说明要凝结的元婴法身潜力越高,所要化形的领域就会更为宽广。

    当然,如此之多的灵机灌顶,对修士本身的要求同样会提高到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毕竟极天上的灵机可不是温顺的,狂奔激烈能够撕裂万物。

    “也不知道小师弟能不能成功,”

    贺知章收起宝镜,目光沉沉。

    凝结元婴法身最好是一鼓作气势如虎,不然的话,精气神流失,肉身反噬,都会让下一次凝结过程的难度上升。

    可以说,越往后难度越高,三次不成功者,几乎就绝了进步的念头,就得老老实实得准备身后事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金光万道,祥云千朵,半空中云光一开,墨真人头梳双抓髻,身披松纹仙衣,手持紫竹杆,骑梅花鹿而来。

    身后跟着两个道童,手捧冷炉和玉如意。

    哗啦,

    烟霞散去,梅花鹿落到峰前,发出一声轻轻的鹿鸣。

    贺知章见此,连忙上前行礼,道,“见过大师兄。”

    “嗯。”

    墨真人摆摆手,示意不用客气,目光投向已经停止扩展的漩涡,金灿灿的光华氤氲而出,周围赤霞升腾,金虹经天,非虚非实,乍灭乍光,于光烟艳斓之间,映照金波,光耀琼岸。

    见此异象,墨真人微微点头,道,“看来小师弟已经迈过最困难的阶段,不出意外,我们太玄洞天又要出一名大修士了。”

    “是啊,”

    贺知章也没想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发生了如今的变化,刚才自己还担心,现在就已经遇难成祥了。

    他面上露出开心地笑容,开口道,“以小师弟的丹成一品的资质,凝结的元婴法身肯定非同凡响,只是不知道他最后能够闯过几重天。”

    墨真人在云榻上坐下,目光深深,磅礴的气机冲霄而起,到了极天之上,化为碧云半卷,龙鳞交织,赤霓电出,蚴虬神骧。

    作为日常主持太玄洞天的大修士,墨真人的修为之高深,在宗内的诸多元婴三重长老中依是处于金字塔最顶层的,气机一出,浩浩荡荡,俯瞰天穹,即使是观礼的诸多修士都要小心翼翼。

    众人都明白,景幼南已经到了法身化形的阶段,身为太玄洞天座下大师兄,墨真人是堂堂皇皇地表现出全力支持的姿态,要是敢轻举妄动者,必会受到雷霆般地打击。

    发现周围的诸多气机在同一时间内或是隐退,或是避让,或是表示善意,墨真人大袖一扬,祭出太始五行旗,哗啦一下子打开,立于五方。

    锋锐,爆裂,积蓄,生机,厚重,五行五方的力量定住虚空,任何风吹草动都在掌握之中。

    确认万无一失后,墨真人才徐徐吐出一口浊气,清癯的面容上露出沉吟之色,道,“丹成一品,很是少见,或许可破七重天。”

    “七重天啊,”

    贺知章目光灼灼,以他出众的资质,又有太玄洞天的支持,才堪堪将法身推到六重天,已经极为少见的景象,真不知道后面的七重天,八重天,甚至传说中的九重天又有怎么样的风光。

    “丹成一品,”

    贺知章看向金月湖方向,原本浩瀚的灵机已经开始收敛,烟气森然于湖水之上,白日照空,赩赫山顶,弯弯曲曲的光晕相对,折射出一种繁华尽去的雍容和沉淀。

    “丹成一品,”

    贺知章心里又重复了一遍,他心里清楚,以景幼南的厚积薄发的姿态,前三重天肯定是势如破竹,中三重天恐怕也可以迎难而上,或许真的可以冲击到上三重天。

    这就是丹成一品的积累,即使是丹成二品都远远无法与之相比。

    “祝你好运吧。”

    贺知章闭上眼,抱元守一,归于虚无。

    浮云台上。

    金花坠落,天音飘渺。

    幽幽深深的光华氤氲重叠,如莲花,似红叶,风一吹,哗啦啦作响。

    颜真人坐在铜榻上,看着金月湖上徐徐褪去光彩的漩涡,玉颜上有中莫名的情绪流露,赞叹道,“真是厉害。”

    她的对面,褚柏宇头戴一字冠,身披五色珠衣,剑眉入鬓,鼻若悬胆,周身森森然的剑气以一种玄妙的频率抖动,好似要化为一个剑气世界。

    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褚柏宇信手一弹,剑鸣如琴,笑道,“景真人确实是天赋奇才,应运而生,这样的机遇造化,可是咱们比不了的。”

    “运来天地皆同力,”

    颜真人低吟一句,典籍上都有详细的记载,每逢天地大劫之时,都会有无数天才应运而生,光芒万丈。

    这是大千世界本源的反应,降气运于众人,借此化解天地大劫。

    气运所钟,燃烧如火,撑得过去,烈火炼真金,青云直上;熬不过去,就会被滚滚气运烧成炭灰,身败名裂。

    花夕月和褚柏宇的弟子瞿波立在旁边,都是沉默不说话。

    元婴三重大修士,离他们还很遥远。

    轰隆,

    又听一声巨响,半空中的漩涡彻底凝固,五色光华敛去之后,只剩下一层淡淡的黑白之气流转,如同阴阳鱼一般,丝丝缕缕的气机氤氲。

    洞府中,景幼南睁开眼。

    今天46张月票了,还差四张加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