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75.第1075章 滴 圆叶莲 轮回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月岛,玉枢天雷府。

    丹霞白石,含烟繁云。

    仙鹤栖宝树,绿池望澄明。

    台榭高广出霄客,坐列玉磬响玉音。

    景幼南扶了扶头上的道冠,手掌摊开,发现原本的莲蓬已经化为一枚晶莹圆润的宝珠,细密的花纹交织其上,璀璨生辉。

    哗啦啦,

    宝珠无风自鸣,似轮回的吟唱,如黄泉的低吟,层层叠叠的幽光延伸,通向不知名的空间。

    “真是不错。”

    景幼南点点头,眉间青意氤氲,他只觉得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念萦绕在灵台上,神意通玄,直上九重天。

    哗啦,

    与此同时,景幼南背后显出法身虚影,三头六面,目放奇光,黑白天桥连接六道轮回,身后是虚无破碎,层层叠叠,不知其上千里。

    “咿呀,”

    “咿呀呀,”

    灵芝娃娃和人参女身子往前扑,哇哇大叫,藕瓜似的小胳膊上轮回符文明灭不定,隐隐之间,和景幼南手中的宝珠呼应。

    “不要动。”

    易明道人拎着两个白胖娃娃的顶瓜皮,任小东西手脚乱踢腾不放手,自从轮回转生莲发生异变后,它们就变得暴躁不安,情绪很不稳定。

    或许,这是天生神物之间的微妙反应?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用手一指,宝珠滴溜溜一转,悬于身后的明光中,轮回六道之意弥漫,妙之又妙。

    “咿呀,”

    “咿呀呀,”

    两只白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个不停,小脸都憋得红彤彤的。

    正在这个时候,景幼南袖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突然发出一声轻鸣,莹莹的光华如扇形般铺开,显出一点黑色,浓郁如墨。

    “咦,是魔道之人。”

    景幼南一惊,屈指一弹,轰隆一声,罡雷炸开,雷磁风暴湮灭空间。

    哗啦,

    一道虚无的影子从天穹上缓慢浮现,从模糊到清晰,幽深法袍,皓眉如雪,星星点点的幽光在身子周围缠绕,

    “嗯?”

    沉沉的声音从白佐治口中发出,他没想到,刚入洞府就会被发现。

    “元婴法身,”

    景幼南目中一寒,霹雳声起,下一刻,身子已经到了半空中,和对方遥遥相对,冷笑道,“魔道之人,来的倒是快。”

    “唔,”

    白佐治口吐魔音,身后的幽深冥气徐徐展开,倏尔一卷,如同画轴,悬于极天之上,上下八百里,遮天蔽日。

    轰隆,

    风暴起,罡风,烈风,阴风,魔风,恶风,等等等等,各种大风张扬而起,碰撞之间,仿佛万千的利刃加身,锋锐不可当。

    这位血魔宗的元婴三重大修士一上来就展开自己的法身领域,要速战速决。

    “起,”

    景幼南默运玄功,身子上腾起细碎的雷芒,宛若一件流光莹彩的仙衣,挡住风暴。

    “不行,”

    稍一碰撞,仙衣就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摇摇欲坠。

    不得不讲,元婴三重的大修士全力展开领域,真的是力量激荡,风雷交加,加上景幼南原本就法力不足,以弱碰强,根本抵挡不住。

    “走。”

    景幼南当机立断,背后雷光展开,宛若飞翼,托起身子,往洞府飞去。

    “给我下来吧。”

    白佐治五指虚抓,罡风落下,囚笼升起,扯着景幼南向相反的方向走,要进行活捉。

    “等擒拿之后,一定要好好审问一下,黑水缘何无故退去。”

    白佐治胸有成竹,稳坐钓鱼台。

    眼见两人的距离拉近到五丈内,原本一动不动的景幼南突然间暴起,雷磁元力推开罡风,一道惊天霹雳自灵台之中飞出,撕裂天穹,森森然的杀意横扫天地。

    轰隆,

    雷磁霹雳,电蛇狂舞,千里豪光升腾,照亮周天。

    白佐治则是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股冷意自后背升起,眼中满是疾雷电闪,嘶声道,“是杀伐道器。”

    轰隆,

    曜日蹑玄斧在半空中尽情舒展开,斧柄上的花纹缠绕扭动,如同活过来一般,不可思议的力量汇聚,猛地斩下。

    “啊,”

    白佐治连躲都躲不及,元婴法身瞬间被劈成两半,噼里啪啦的电弧覆在其上,不停地吞噬力量。

    “该死,”

    白佐治大吼,到底是元婴法身,妙用非常,即使这样,依然还保有一口元气未灭,幽幽的光华透体而出,要合并重组。

    “休想。”

    景幼南取出异宝东华慈光星辰尺,一尺砸下。

    嗡,

    玉尺尺尾上凤篆龙纹同时亮起,朵朵的青莲花盛开,细细密密的宝光垂下,笼罩住支离破碎的元婴法身,镇压魔气。

    “去,”

    趁热打铁,景幼南大袖一摆,大五行花生葫芦飞出,霜白剑气横斜斩杀,剑光如雨。

    曜日蹑玄斧,东华慈光星辰尺,大五行花生葫芦,三件法宝的连击,一下子就削去了白佐治九成的元气。

    “小子,你给我等着。”

    白佐治声音恨恨,仅余下的一分元气包裹住一杆大幡,撞开剑气的封锁,只是一跃就到了中天上,逃之夭夭。

    身为血魔宗高高在上的元婴三重大修士,这次白佐治可谓是损失惨重,不光是颜面尽失,没有百年的时间都恢复不了元气。

    “算你倒霉。”

    景幼南收剑而立,目送白佐治消失不见,信手一招,把曜日蹑玄斧和东华慈光星辰尺收了回来。

    他一直未动用杀伐道器曜日蹑玄斧,一来,此法宝面对滔滔不绝的黑水用处不大,二来,他憋着心思,想在洞府破开后,给化形的鬼王一个狠的,拉之垫背。没想到由于轮回转生莲的缘故,黑水退去,这一组合拳正好给了欺上门的白佐治。

    不得不讲,白佐治真的很倒霉。

    铁牙山。

    刘孜猛地抬起头,看向金月湖方向,只见冲天的雷光肆虐,毁灭的力量即使隔得这么远都能令人心悸。

    “怎么会这么大的动静?”

    刘孜眼皮子乱跳,隐有不妙的感觉。

    哗啦,

    一道黑风落下,显出白佐治的身影,只是模模糊糊,摇摇欲坠,看上去仿佛随时会破裂。

    刘孜看得大惊失色,连忙上前道,“白真人,这是怎么了?”

    “对方有杀伐道器。”

    白佐治声音从牙缝中咬出,恨意滔天。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