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72.第1072章 山穷水尽疑无路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金月湖。

    云转飚回,清波若镜。

    日月若出其中,载沉载浮,幽幽深深,不见边际。

    如月纤细单薄的倩影舞动,赤足如莲,背后的黑红之气升腾,倏尔变化,交织成一柄狰狞的蛟龙剪,咬合之间,杀伐顿起。

    头上生角的鬼王厉声长啸,来自于幽冥地下积蓄的仇恨火焰高燃,惨白色的灯焰朵朵漂浮,充斥空间,无物不焚。

    最后一个鬼王,银白长发垂到脚面,半人高的弯月镰刀劈出,半空中血影呼啸,张牙舞爪,声势震天。

    三位鬼王,同时出手,一上来就是杀招,要将景幼南除之后快。

    “起。”

    景幼南神情凝重,用手一指,千灵重元玲珑宝塔悬于天门之上,垂下千百的宝光,护佑周身。

    噼里啪啦,

    三种攻击打在宝光上,发出一阵如鞭炮般的脆响,一层又一层的水纹涟漪荡开,触目惊心。

    “嗯?”

    景幼南目光一动,发现不知何时,宝塔之上多了丝丝缕缕的惨白火焰,牺牲和复仇的不灭意志,正在磨掉灵机。

    “这三个家伙。”

    景幼南深吸一口冷气,他们是凭着身后密密麻麻的妖鬼的牺牲,点燃无尽的怨气,源源不断地消磨宝塔的能量。

    再是万劫不破,也挡不住蚂蚁咬死大象,人海战术的恐怖,任何人都不敢小觑。

    “死亡罗盘。”

    景幼南心中默念,一点流光自袖中飞出,然后轻轻一折,明光散开,化为罗盘,悬于极天之上。

    妍儿端坐在罗盘中央,用春葱般的手指拨动幽深的指针,滴滴答答的声音,如同死亡的鼓点,凝固空间。

    道器全力一击,复仇和牺牲的火焰为之一缓。

    趁着这个机会,景幼南毫不犹豫,体内大梵雷池震动,百窍齐鸣,汩汩的雷水自卤门中冒出,不到半个呼吸间间,就化为磅礴不可测度的雷磁风暴。

    轰隆,

    一道霹雳声起,紫青之气氤氲,演化为种种不可思议的雷霆,有大阴阳普化雷,大光明普度雷,大自在超脱雷,大五行诛魔雷,大福德四宇雷,大破灭镇妖雷,大造化上清雷,大威严天龙雷,大天衍九变雷,大智慧长生雷,大三元玄都雷,大圆满八卦雷,等等等等。

    到处是霹雳闪电,到处是奔雷火光,到处是毁灭张扬,到处是光怪陆离,刹那之间,空间化为雷狱,又如同一个小小的雷霆世界。

    “咦,”

    “不好,”

    “快走啊。”

    三个鬼王没有想到景幼南一旦爆发,会有这样的威势,一个没有注意,就被裹入到缩小版的雷磁领域之中。

    领域,元婴三重大修士才拥有的威能,虽然景幼南现在运用起来,缩水严重的很,但领域就是领域,完全是加固自身,消弱对方。

    纵然三位鬼王出身不凡,来自于令仙道都忌惮万分的幽冥之地,但在雷磁领域之中,依然受到很大的限制。

    “斩。”

    景幼南舌绽春雷,大五行化生葫芦飞出,轻轻一颤,吐出一道霜白的剑气,森森然的剑意,天罗地网,无处不在。

    噗嗤,

    头上生角的鬼王最是不幸,离得最近,让剑光一下子斩杀。

    噗嗤,

    另一个鬼王则是被斩掉一只手臂,垂到脚面的银白色头发第一次散开,露出痛苦的面容,没有半点血色。

    只有如月躲得最远,剑光只是强弩之末,被她轻易躲开。

    “可惜,”

    景幼南摇摇头,以他雄浑的法力,要支撑雷磁领域都是难之又难,机会错过了,没办法弥补。

    “斩。”

    收敛起心中的负面情绪,景幼南调动死亡罗盘,全力投到断臂的鬼王身上,取出的东华慈光星辰尺当头击下。

    正是要趁你病,要你命,巩固战果。

    “死,”

    断臂鬼王如同疯狂了一般,垂到脚面的银发无风自动,一下子散开,如同最为锋锐的剑刃,辐射出扇形的攻击。

    “垂死挣扎。”

    景幼南哼了声,玉尺展开,拨开银发的攻击,然后口吐真言,风云来聚,罡雷落下。

    轰隆,

    下一刻,滚滚罡雷把鬼王淹没,肆虐的毁灭之力碰撞,不到三个呼吸,就将之净化成青烟。

    连续击杀两名鬼王,景幼南才收起玉尺,四下一看,果不其然,另一个黑裙女子已经踪迹不见。

    “真是跑到够快。”

    景幼南喃喃一句,大袖一扬,天雷激荡,煌煌天威降临,笼罩平月岛,把正在和日月道兵拼命的妖鬼炸成齑粉。

    做完这些后,景幼南身子一摇,回归洞府。

    易明道人手按眉心,背后显出一株宝树的形态,根须扎在虚空中,汲取气机,细细密密的流光溢彩氤氲其上,如蒸云霞。

    景幼南坐在对面,用手抚摸着东华慈光星辰尺,这件异宝又吞噬了两个鬼王的精华,尺尾上的凤篆龙纹绽放出光明,如水般的清凉。

    好一会,景幼南收起玉尺,眉头皱起,道,“还是跑了一个。”

    易明道人睁开眼,面上满是疲倦之色,道,“黑水倒灌,妖鬼杀之不绝,以我的法力,勉强还能支撑半天多。”

    “是啊。”

    景幼南心中也是沉甸甸的,他连续出府和鬼王斗法,法力消耗的也很快,要不是有东华慈光星辰尺帮忙,恐怕已经法力枯竭。

    即使这样,他和易明道人差不多,已经撑不了一天。

    “黑水倒灌,灵机隔绝,法力恢复太慢了。”

    景幼南眉头拧成了疙瘩,滔滔的黑水浩浩荡荡,不断侵蚀天地之间的五行灵机,逐步将此方天地化为幽冥之海。

    这样的情况如果持续下去,到时候肯定是主客场易位,那就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景幼南和易明道人对视一眼,摇摇头,都没有办法。

    好似这一会,他们真的陷入了绝境,叫天无应,叫地无门。

    灵草园中。

    两只白白胖胖的大娃娃绕着金池,一边转圈,一边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的叫唤。

    “咿呀,”

    “咿呀呀,”

    灵芝娃娃和人参女头上的羊角小辫乱晃,眼睛瞪的大大的,池中的景象,让两个小东西目瞪口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