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6.第1066章 环环相扣 措手不及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暮,玉枢山。

    绿云叠影,丹霞氤氲。

    紫水石横斜,青藤如结帷。

    玉蕊叶开,金花不落,仙音袅袅,不绝如缕。

    景幼南坐在铜榻上,身后是层层叠叠的明光,他皱着眉头,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

    好一会,景幼南才开口道,“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

    易明道人坐在对面,头戴法冠,身披日月仙衣,手中展开一道画卷,里面一个活灵活现的独角犀虚影发出璀璨的华光。

    哗啦一下把画卷收起,易明道人摇摇头,道,“谁也不知道,这个平月岛玉枢天雷府还有这样的渊源。”

    “关系到血魔宗和北冥妖府,”

    景幼南眉间青气流转,隐有寒意,缓声道,“宗内肯定是有记载的,不过是有心人故意封锁,不让我们知道而已。”

    “嗯。”

    易明道人点点头,认同这个观点。

    现在看来,是有人编织了一个很大的罗网,将他们装了进来,一环扣一环,非常紧密。更令人头疼的是,信息的不对称,他们一头雾水。

    “血魔宗和北冥妖府也真会见缝插针。”

    景幼南哼了一声,面上不好看。

    金月湖一带虽然是出了太一宗的山门,但向来都会有宗门的真人坐镇,要是平时的时候,给血魔宗和北冥妖府个胆子,他们都不敢轻举妄动。

    主要是大劫一起,宗门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镇压隧井黑水上,在外围的势力收缩,才让两个宗门起了心思。

    易明道人沉吟少许,道,“看样子,北冥妖府和血魔宗的决心很大,我们得联系一下宗门。”

    “是。”

    景幼南屈指如笔,勾勒灵纹,瞬间书就一封飞信,就要发出。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一种不可测度的声音自地底渗出,百折千回,余音细细,携带种种的负面情绪,往上一冲,瞬间将飞信上的灵机封印。

    轰隆,

    下一刻,整个洞府都发出一声剧震,地动山摇一般,布置的护岛大阵自主启动,金光万道,瑞彩千条。

    “这是?”

    景幼南和易明道人对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之色,这一下子可是麻烦大了。

    又书写了一封,再次灵机湮灭,景幼南面色阴沉地几乎能够拧出水来,喃喃道,“居然能够天然封闭通信。”

    易明道人用手一拨,云光散开,显出金月湖,一下子变了大样。

    玉陵山,长津洞府。

    寥笼虚岫,虹霞盈空。

    石边灵草绿,林前宝芝生。

    郁郁葱葱瑞莲花,弯弯曲曲珊瑚树,青气流转,垂叶如丝,香气馥馥,青翠滴衣。

    玉子纲头戴金阳冠,身披半月仙衣,腰悬玲珑袋,坐在香舍中,正在招待上门的范家叔侄。

    范景堂好不容易从正清院脱身,面上满是感激之色,道,“这次多亏了玉真人出手,不然的话,我这次恐怕会被人发配到别的地方养老了。”

    “范叔太客气了。”

    玉子纲和范青的感情是真好,摆摆手,道,“当初也是小侄考虑不慎,让范叔受了委屈,说起来,还得小侄给你赔礼道歉呢。”

    “说不上,说不上啊。”

    在正清院待了一段时间,范景堂倒是去了三分浮躁,道,“这次真是欠了玉真人天大的人情,一定得当面致谢。子纲,不知道玉真人何时能回来?”

    “这个,”

    玉子纲犹豫了下,道,“家兄被家中长辈唤去,有点事情要嘱咐,依我看,差不多还得半个多时辰才能回来。”

    “别说半个时辰,就是半天,一天,十天,我也能等。”

    范景堂坐直身子,神色严肃。

    玉子纲看他坚持不听劝,态度坚决,没有办法,只能悄无声息地给自己的阿兄发了个信息。

    不到半个时辰,玉子敬就从外面回来,周身青气环绕,玄音清越。

    “玉真人。”

    范景堂等人连忙起来见礼,执礼甚恭。

    玉子敬在居中的云榻上坐下后,摆摆手,道,“范执事,不用多想,我们玉家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朋友。”

    “是。”

    范景堂这次来,不光是要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他未尝没有借机靠拢玉家的意思,毕竟,他可是真真正正见识到执法堂三大家族的威势。

    多个朋友,多条路,聪明人都懂得经营关系。

    又坐了一会,范景堂叔侄千恩万谢后,才告辞离开。

    把两人送出洞府,玉子纲一边往回走,一边小声抱怨道,“范叔以前可没这么黏糊的。”

    玉子敬放下手中的玉如意,冷笑一声,道,“这才是聪明人,难道你以为都别人都像你这样傻不拉几的?”

    “阿兄,”

    玉子纲面上一红,他也知道自己在处理人际关系上很不擅长,争辩道,“我辈修士,只要专心修炼就好,蝇营狗苟的,平白浪费精力时间。”

    “你啊你,”

    玉子敬点了点自己的胞弟,很无语。

    真能在玄门中出头,走上高位的,哪一个不是世情练达之辈,或许有不少人习惯沉默,或是寡言,但都心里如同明镜一样。

    从明气到洞天,一路走来,单凭自己,没有人帮助,是不可能成功的。

    当然,世家子弟在这方面有很大的优势,自己不行,会有家族的其他人帮助,不然的话,像玉子纲这样的性格,也修炼不到金丹宗师。

    玉子纲成天被自己这位胞兄训怕了,连忙转移话题,道,“阿兄,今天是不是有喜事啊?”

    “哦?”

    玉子敬一笑,道,“你这次倒是眼睛挺尖。”

    顿了顿,玉子敬敛去笑容,道,“第二波天地大劫爆发了,幽冥隧井再次喷涌,无尽的黑水弥漫,比第一次要厉害的多。”

    “啊,”

    玉子纲吓了一跳,道,“比上次还要厉害啊,这下子宗内不都得出动,净化黑水啊,这可是很危险的。阿兄,这是大祸事啊,有什么高兴的呢?”

    玉子敬笑了笑,没有言语。

    “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因势利导,这才是最聪明的布局啊。”

    玉子敬想到宗门外面的金月湖,上面的玉枢天雷洞府,笑容满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