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5.第1065章 假山丹树后 曲水绿波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平月岛,玉枢天雷府。

    彩石铺径,玉石雕栏。

    假山丹树后,曲水绿萼前。

    笙歌缭绕如仙乐,白鹤振翼奏玄音。

    瞿小霜个子高挑,容颜精致,眉若翠羽,领如蝤蛴,走动之间,宝光氤氲,好似弱风扶柳,赏心悦目。

    她一边走,一边用轻柔的玉声赞叹道,“好一个洞府,就是在宗内都少见。”

    陈岩沉默不言,身后的霜白之气氤氲,如刀似剑。

    瞿小霜并不在意,美眸流转,溢彩生辉。

    少顷,两人来到小亭前。

    陈岩紧走两步,低声道,“师尊,瞿道友来了。”

    “哦。”

    景幼南身披宝蕊仙衣,头上挽了个简单的道髻,斜插一只碧玉簪子,懒洋洋靠在软榻上,闻言抬了抬头,道,“有请。”

    “见过景副掌院。”

    再次相见,瞿小霜可没有了以往的随意,一板一眼地行礼,唯恐不周。

    虽然她现在已经是金丹宗师,手下掌握的商行也在宗内很有名气,编织的关系网四通发达,但无论如何,在十大弟子次席,正清院有史以来最强势的副掌院面前,都是没有可比性。

    两人已经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没了了平等对话的资格。

    景幼南倒是显得平易近人,面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道,“不用这么客气。”

    瞿小霜知道对方时间宝贵,直接开门见山地道,“幸不辱命,材料已经收集齐全。”

    “哦。”

    景幼南接过袖囊,神念往里一探,正是自己所需要的材料,面上笑容更盛,称赞道,“丝毫不差,品质上佳,很好。”

    瞿小霜听到这,才放心下来,道,“景副掌院满意就好。”

    “很不错。”

    景幼南将袖囊放到玉案上,道,“我手中还有少许丹药和上年份的灵草药芝,你拿去,打理打理关系。”

    “多谢景副掌院。”

    瞿小霜根本没有推辞,干干脆脆得答应下来。

    俗话说,长者赐,不敢辞。

    对面的大人物是满意自己的工作,随手作出奖励,要是推辞的话,就不知好歹了。

    “没白辛苦啊。”

    瞿小霜接过玉盒,看着里面盛放的宝芝,细细的根须蠕动,喜上眉梢。

    商会做到现在的程度,晶石的多寡几乎没有了用处,反而是珍贵稀少之物,才能引起轰动。像盒中这样上年份的宝芝,就是元婴真人见到都会大为心动。

    有了宝芝,不论是用来做人情,还是进行拍卖会,都是再好不过。

    欢欢喜喜地把玉盒收起,瞿小霜识趣地没有多待,告辞离开。

    “唔,徒儿,你去送送瞿道友。”

    景幼南随口吩咐一声,再次拿起袖囊,眸光转动,喃喃道,“收集材料比我想的顺利,看来上年份的灵草药芝真的是硬通货,愈来愈抢手了。”

    想了想,景幼南敲响案上的玉磬,清脆的声音传出,道,“悟空,带两个小东西来一下。”

    “好的。”

    悟空答应道,声音听上仿佛就在耳边。

    时候不大,悟空就出现在小亭外,它毛茸茸的猴爪捏着咿呀呀的胖娃娃,时不时还拍一下不老实的灵芝娃娃,把小东西打地眼泪汪汪的。

    “咿呀,”

    胖娃娃一见景幼南,马上摇摇摆摆地凑过来,扑到他的怀里,肉呼呼的小脸蹭来蹭去,奶声奶气地叫唤。

    悟空瞪了眼在地上爬来爬去晃着羊角小辫的灵芝娃娃,双手叉腰,道,“这两个小东西一个比一个笨,真是气死我了。”

    “咿呀,”

    胖娃娃软绵绵的叫了声,好似在抗议悟空说它笨,不过这个小东西胆子很小,缩在景幼南怀里,不敢露头。

    “好了。”

    景幼南先喂了胖娃娃一颗丹药,然后把灵芝娃娃也拎到脚边,取出从瞿小霜留下的袖囊中的一个玉盒,打开里面是一株宝芝。

    这株宝芝看上去只有五十年份左右,形似如意,通体晶莹,细密而又狭长的叶子泛着幽幽的光华。

    此宝芝名为如意芝,算不上很珍贵,但却极为少见,因为如意芝年份超过五十年后,就会逐渐丧失活力,蒸发药性,根本没有办法阻止。

    而如意芝又是凝结元婴法身之时需要的一种地宝,必不可少。

    指了指如意芝,景幼南叮嘱两个白胖娃娃,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给我照料这株宝芝,要是敢偷懒,我就把你们送到妍儿那里,让你俩天天喝她新做的汤,听到了没?”

    “咿呀,”

    胖娃娃连忙点头,一边咿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表示自己一定不偷懒,照看宝芝。

    “咿呀,”

    就连灵芝娃娃都打了个哆嗦,连忙点头答应,想到妍儿那小魔女调制的鱼汤肉羹,小东西脸都有点发绿。

    “悟空,你带两个小家伙下去吧。”

    景幼南大袖一展,站起身来,道,“记得看着点它们。”

    “好的。”

    悟空一手拎一个,把两个咿咿呀呀叫唤的胖娃娃带出去。

    “该去看看那只紫睛独角犀了。”

    景幼南扶了扶头上的道冠,轻声道,“易明道友应该有消息了。”

    铁牙山。

    峰高峡峭,怪石嶙峋。

    崖前遍生寒树,只有丈许高下,老干虬枝,铮然若铁,上百只白面蝙蝠倒挂其上,阴森森,很是渗人。

    刘孜头戴高冠,身披羽衣,缓步来到崖前,摆好玉案,放上神龛,然后点燃一柱檀香。

    哗啦啦,

    青色烟气直上中天,风吹不动。

    过了大约不到半盏茶的功夫,突然之间,神龛上升腾起幽幽的绿光,倏尔如莲花般盛开,显出一个霜眉染雪的老者,鹰视狼顾,气势惊人。

    “何事?”

    老者声音有点嘶哑,但威压气度自生。

    “师叔,”

    刘孜行了一礼,不敢怠慢,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道,“金月湖这边出了变故,新来的人很棘手。”

    “唔,”

    老者眯着眼睛想了想,道,“金月湖下面的法阵关系到我们宗门和北冥妖府的沟通,必须要打通。这样吧,过几天,我让白真人走一趟,他的功法善于隐藏气机,应该不会惹人注意。”

    “是。”

    刘孜心中一震,垂下头,白真人可是宗内的大修士,这样的人物出手,自然会手到擒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