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4.第1064章 第二百四十三 紫睛独角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枢山。

    紫气氤氲,宝光璀璨。

    景幼南长身而起,大袖如云,身后的九重光晕徐徐转动,真种子雷符碰撞,诸般玄妙雷音发出,震动虚空。

    待半空中的神霄五雷印气势积蓄到顶点,景幼南断喝一声,猛地挥下。

    轰隆,

    神霄五雷印大如山岳,印底的五色雷霆交织,如锁链,似蛟龙,磅礴到不可思议的气机缠绕,风雨大作。

    轰隆,

    大印落下,镇压乾坤,八荒六合,尽在其中。

    咔嚓,咔嚓,

    刘孜和许世则两人身上的护身宝光瞬间被震裂,一下子被从半空砸到湖里。

    下一刻,

    大五行花生葫芦轻轻一抖,一道森森然的剑气发出,铮然有声,紧跟其后。

    噗,

    霜白的剑气入水,呈扇形展开,细细密密的金芒跳跃,如同编制而成的宛若实质般的天网,当头罩下。

    两人闷哼一声,受了轻伤。

    “不错。”

    景幼南点点头,召回神霄五雷印,沉到脑后的九重雷光中。

    这件法宝虽然需要积蓄足够气机,才可以爆发威力,但不愧是攻坚利器,一击就破开两人的护身玄器。

    “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景幼南哼了声,大袖展起,身子化为一道雷霆,只是一闪,就到了玉枢天雷府外面。

    “咄。”

    景幼南五指虚抓,法力自指尖冒出,化为雷霆,青中带紫,交织成网,倏尔扩展,将方圆百里尽是笼罩在内。

    轰隆,

    雷网入水,激荡风云,然后猛然收紧,就如同渔夫拉紧渔网,要捕捞里面蹦跶的鱼儿。

    “欺人太甚。”

    许世则怒气勃发,大吼一声,身子急剧膨胀,头上生角,身上化鳞,足有百丈,摇头摆尾。

    “杀。”

    显出大妖真身的许世则力拔万钧,金灿灿的独角往上一顶,就撕裂雷网,四蹄踏云,猛地冲出。

    “看你不死。”

    大妖紫睛中倒影出景幼南的样子,两人距离很近,他相信以自己妖身的力量,足以将对方撞成肉泥。

    “化血咒,”

    刘孜知道自己同伴妖身的厉害,趁机落井下石,血气瞬间弥漫,衍生出细密如藤蔓般的血咒,疯狂生长,血腥刺鼻。

    面对近在咫尺的攻击,景幼南身子一摇,化身为雷神模样,凤嘴银牙,朱法蓝身,两翅喷火,左右两腋下各生一首,目亦出火光,焚烧四野。

    轰隆,

    变身为雷神后,景幼南只觉得浑身上下满是力量,他一步迈出,足有十数丈,风云在身边呼啸,雷霆在耳畔嘶吼。

    所有的压力都在这种强横的力量面前,被一层层撕裂。

    咔嚓,

    雷光电闪,所有的血咒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统统化为齑粉。

    景幼南上前一步,雷霆爆发,腋下的双首喷出猛烈的火焰,雷火交加,转瞬之间就包裹住许世则。

    “啊,”

    许世则发出一声惨叫,雷火交织光圈,一个个套在他的身上,缩紧之后,直接灼烧皮毛。

    “起。”

    景幼南力拔山兮,龙爪探出,抓住独角犀,举过头顶,重重地甩了出去。

    轰隆,

    独角犀摔在湖面上,水花乱飞。

    “咄。”

    景幼南单手捏印,不到半个呼吸间,就变幻了上千次,最后化为一个平平常常的五雷印,轰的一下,印在独角犀的身上。

    “吼,”

    许世则的本体紫睛独角犀痛苦地嘶吼一声,细细密密的雷霆锁链从上到下把他捆的结结实实,无法动弹。

    “起。”

    一看形势不妙,刘孜身子一卷,化为丝丝缕缕的血线,若有灵性般游走,顺着景幼南的雷霆神躯爬行,要往七窍中钻。

    不得不说,别看景幼南化身为雷霆后,身体强横到不可思议,力量也足以断裂山河,但到底是神躯过大,就有些笨拙。

    血魔宗秘法炼制的血线虫飞快爬走,很快就到了上面,眼看就要得手。

    “哼,”

    景幼南神目一动,自七窍中喷出汹涌的雷光,一下子就裹住来不及躲闪的血线虫,冲刷下去。

    刘孜虽然斗法经验丰富,一下子看出了景幼南所化神躯的不便之处,但他到底小看了雷神之体的威能,血线虫还没等发挥出力量,就统统被消灭。

    “给我死来。”

    景幼南肉翅扇动,来到刘孜身前,龙爪探出,上面缠绕密密麻麻的雷霆,恐怖的毁灭之力呼啸,好似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

    嘭,

    刘孜的肉身受到力量的挤压,轰隆一声,化为连绵的血气,虽然大部分被雷霆扫荡,但依然有极少部分脱出重围。

    哗啦,

    血气入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魔宗的人就是手段狡诈。”

    景幼南收回目光,看到又开始挣扎的紫睛独角犀,龙爪伸长,砸在他脑袋上,把许世则砸的晕乎乎的。

    “你是跑不掉了。”

    景幼南声若打雷,上前一步,提起紫睛独角犀,双足一点,飞回洞府。

    轰隆,

    景幼南将独角犀扔到脚下,然后吩咐道,“徒儿,把这头蠢犀牛绑了。”

    “是。”

    陈岩早有准备,拿出宗门特意炼制的金项圈,往独角犀脖子上一带,念动咒文,项圈缩紧,随后逐渐消失,到最后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纹路。

    像许世则这个级数的大妖,宗门炼制的金项圈也无法把他彻底降服,不过,束缚个十天半个月是完全没有问题。

    当然,这十天半个月,总能想办法让他老实。

    景幼南变回人身,看了眼脚下的独角犀,道,“将他押回我的玉枢山,我要好好拷问拷问。”

    “是。”

    陈岩答应一声,银眸中光华璀璨。

    金月湖。

    湖水纯绿,倒映山景。

    不知何时,丝丝缕缕的血气自水底冒出,须臾化为一个透明的影子,然后逐渐清晰起来,面颊惨白,双目狭长,赫然是死里逃生的刘孜。

    真说起来,刘孜的斗法之能十有七八比不上许世则,但魔道的功夫诡诈多变,在保命遁走上天下无对,就远远不是妖族能比拟的了。

    要不是有这一手保命的手段,魔道六宗早就被玄门铲除了,怎么能兴旺到现在?

    深深地看了眼浮在湖中央的小岛,刘孜身子一晃,融入到风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