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3.第1063章 搬山葫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华山。

    怪石嶙峋,涧生幽草。

    霜叶坠绿池,白猿攀谷底。

    寒风冷雨夜枭叫,惨血杜鹃子规啼,声声凄厉。

    许世则停下妖风,大袖一卷,从容走出,目光冷冽,隐有倨傲之意。

    早在等候的血魔宗刘孜正了正头上的法冠,略显惨白的面颊抽了抽,眸子中的绿芒跳动,开口道,“许道友。”

    “刘道友。”

    许世泽用手一指,森森然的妖气自指尖涌出,倏尔化为一个高大的王座,他抬袖坐上去,平视对方,道,“这次来金月湖的人很棘手?”

    “嗯。”

    刘孜狭长的眸子转了转,惨白如石灰般的脸上没有表情,道,“天魔宗的许道友前段时间和对方打了个照面,被斩杀了三尊化身。”

    “哦,”

    许世则坐直身子,略感好奇地挑了挑赤眉,他可是知道天魔宗的手段,道,“看来是比上一次的人难对付。”

    刘孜身后的血气弥漫,用不紧不慢地语气道,“金月湖一带早就出了太一宗的山门范围,称得上孤悬在外,第二波的黑水潮涌即将喷发,会比第一次厉害的多,他们肯定会调集人手进行准备,顾不了这里,我们这一次可以闹得动静大一点。”

    “动静大一点?”

    许世则重复一遍,哈哈大笑,道,“我还怕放不开手脚,这下子可是得好好过一过瘾。”

    刘孜伸开右手,手指上长长的指甲闪烁幽光,道,“我们一定得趁着太一宗镇压第二波黑水喷发之前,打通金月湖的通道,重新让魔穴再见天日。”

    “没有问题。”

    许世则声音干脆利索,很有力度,道,“我现在就去拔掉这颗钉子。”

    说完,他身子一摇,驾驭遁光,很快就来到金月湖中央的平月岛上空。

    “嘿嘿,”

    许世则冷笑几声,自腰间摘下一个葫芦,举过头顶,轻轻一摇。

    哗啦,

    下一刻,自葫芦口倒出一粒粒幽深的水珠,初始之时,只有拳头大小,可是迎风而涨,不到三五个呼吸,就已经膨胀到磨盘大小,铺天盖地。

    更为可怕的是,水珠时刻散发出一种冻彻的寒气,周围的气机瞬间凝固,发出磨牙般难听的声音。

    轰隆,

    水珠越倒越多,越长越大,越坠越快,力量越来越大,真的是震动四极,撼动八方。

    刘孜看得目光一动,暗自想,“难道这就是北冥妖府中有名的法宝搬山葫芦?”

    轰隆,

    就在水珠要落下之时,突然之间,岛上升起一层薄薄的光华,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演化为山河大地,日月星辰,诸天万象,尽在其中。

    景象一出,一种无形的力量弥漫,托住了水珠,让它们无法寸进。

    “这样的护岛大阵就想挡住我的搬山葫芦?”

    许世则剑眉一挑,念念有词,手中的葫芦继续摇动,再次倒出水珠。

    轰隆,

    一生二,二生四,四生八,……,万万千千,千千万万,叠加的力量,不可测度。

    咔嚓,

    不计其数的水珠压在护岛大阵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甚至压出明显凹状,咔嚓咔嚓咔嚓的响个不停。

    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护岛大阵就得崩溃。

    “好贼子。”

    玉枢山上,景幼南蓦然睁开眼,眸子中射出金光,洞穿虚空,盯在半空中的两人身上。

    “去,”

    景幼南大袖一甩,大五行化生葫芦刷的一下飞出,滴溜溜转动,千百剑气同时发出,狂风暴雨一般,打向许世则。

    “起。”

    刘孜上前一步,宽袖如翼,背后的血光升腾,往下一落,化为血河,挡在身前。

    仔细看去,血河浩浩荡荡,横无涯岸,滚滚的血水泛着血腥的味道,隐隐之间有鬼哭狼嚎之声。

    哗啦啦,

    一道道剑光进入血河中,惊人的腐蚀力发作,剑光变得明灭不定,灵机涣散。

    血魔宗的神通来源于宗内神秘不可测的血河,最是能够玷污灵机,令人很头疼。

    “哈哈,”

    见到刘孜拦住剑光,许世则放声大笑,五指虚抓,雄浑的法力打入搬山葫芦中,就要完全激发这具法宝的威能,来一次致命一击。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一声雷音炸响,初始之时,尚不可闻,眨眼之间,轰然爆开,如刀似剑,如银瓶炸碎,如铁骑突进,等等等等。

    轰隆,

    雷音一起,就是连绵不绝,每一声都炸响在灵台深处,煌煌天威,让人从内到外都感到惊惧。

    嗡,嗡,嗡,

    接连不断的雷音洗涤魔气妖气,震荡虚空,晕开水纹般的涟漪。

    “嗯?”

    刘孜心神大震,外面的血河无法维持,顿时重新化为血气,聚拢到身后。

    “咦,”

    许世则激发搬山葫芦的过程也被打断,差点握不住这件法宝。

    雷霆,发自于九天,蕴含天地威严,最是迅猛激烈,对妖族和魔宗的震慑之力很强。

    “造化无极,普化万物。”

    景幼南坐在云榻上,并不起身,运转玄功,半空中的雷音再生变化,咚咚咚如战鼓大作,勇猛刚烈,点兵点将。

    咚咚咚,

    鼓声一响,风雨来聚,雷霆之气衍生,化为漫天的罡雷,劈头盖脸砸下来。

    由虚化实,雷音引动罡雷,只是在一念之间。

    “不好。”

    刘孜和许世则同时变了颜色,罡雷炸响,毁灭的力量几乎充斥空间内的每个角落。

    “起。”

    刘孜不敢怠慢,心念到处,一道血光自卤门中飞出,然后轻轻一折,化为半截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篆文,光芒大作。

    “咄。”

    许世则身子一摇,身体表面浮现出细密的妖纹,往下一落,化为一件古朴的妖甲,上丹下青,狰狞可怕。

    “咦,两件玄器。”

    景幼南灵目大开,一眼就看出两件法宝的虚实,能够自动防御,灵机旺盛,自然是玄器无疑。

    “乌龟壳吗?”

    景幼南一笑,自袖中取出神霄五雷印,随手掷出。

    轰隆,

    神霄五雷印一出,虚空凝固,天地变色,磅礴的雷霆气机在印底聚拢,化为大名鼎鼎的五雷,对应五行。

    一边运转玄功,用雷音干扰,一边祭出五雷印,蓄势待发,景幼南目光咄咄,眉宇间冷意凛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