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62.第1062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夕月,白秋山。

    疏林红叶,翠柏丹霞。

    瑶草满崖色,宝芝云深家。

    白鹤振翼栖老桧,灵鹿奔走听石鸣,仙境有人夸。

    岳文休头戴紫云冠,身披七铢仙衣,上绣彩云,下描雷池,俊目修眉,身材颀长,行走在山间小道上,大袖飘飘,风姿出众。

    不多时,转过山坳,前面有一座八角凉亭,上观流云,下俯烟岚,八面来风,甚是幽静。

    一个看上去二十上下的青年人坐在亭前,临亭看景,自酌自饮,郁郁青气在周身凝聚,风吹叶动,香气馥馥。

    岳文休也不客气,径直到对面坐下,提起镂空酒壶,将杯中斟满,然后一饮而尽。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谁都不说话,酒到必干。

    很快,岳文休拎起酒壶,发现里面已经没有了半滴灵酒,笑道,“喝地急了。”

    玉子敬随手将酒杯掷到崖下,听到悠扬的落水声,神情不变,道,“不急不行了。”

    说完这句话,玉子敬抬起头,开口道,“岳兄,可是舍不得玉枢天雷府?”

    岳文休背后的雷光展开,细密如龙鳞,沉吟少许,答道,“舍不得倒是不至于,就是有点不甘心。”

    “不甘心啊,”

    玉子敬目光幽幽,看不出底色,道,“岳兄,你最清楚最近几年玉枢天雷府的事,要是现在不走,以后恐怕都离不开了。”

    “也是。”

    岳文休吐出一口浊气,恢复到从容气度,道,“越是沉迷,越是难以自拔,玉枢天雷府真是让人又爱又恨啊。”

    玉子敬看向远方,缓声道,“以后就交给景幼南头疼了。”

    “景幼南,”

    岳文休念叨一句,目光霍霍,道,“这个景幼南真的有宗内传的那么厉害?”

    “有过之而无不及,”

    玉子敬双手交叉在胸前,天光照下,如同一尊完美的塑像,道,“千年未有,绝世之姿,虽然我看他不顺眼,但景幼南确实当得起如此赞誉。”

    “这样啊,”

    岳文休笑了笑,道,“任凭他景幼南再厉害,这次不也乖乖进了圈套,还懵懂无知。”

    “信息不对称罢了。”

    玉子敬摆摆手,没有丝毫的得意,沉声道,“我们封锁消息,布置洞府,利益交换,付出的代价也很大。”

    “只要能让景幼南脱不开身,也是值得的。”

    岳文休想到玉枢天雷府的诸多布置,心中暗自比较,要是换做自己的话,说不得一辈子都得沉沦。

    “希望吧。”

    玉子敬也是信心满满,这个布局是三大家族携手联合发力,还动用了不少相关的力量,太玄洞天之主如今抽不开身,景幼南既然入局,就别想出来了。

    “呵呵,看景幼南不顺眼的可不少。”

    玉子敬想到自己一方得到的若有若无的帮助,众多势力心有默契,联手扼杀景幼南。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挺的过去,遇难成祥,前途光明,一发不可收拾;挺不过去,就只能黯然失色,退出耀眼的舞台。

    玉枢天雷府。

    金炉瑞霭,银烛辉煌。

    半弦明月悬在穹顶,清光万道,瑞彩千条,氤氲铺地,妙音生香。

    景幼南坐在铜榻上,眸子似开似闭,天门中冲出云光,倏尔呈扇形展开,显出一尊模糊的法身,三头六面,目射奇光,黑白天桥连接六道轮回,身后是虚无破碎,层层叠叠,不知其上千里。

    哗啦啦,

    法身虚影一出,周围的气机如潮涌,雷霆之气从四面八方吸来,源源不断,注入到虚幻的法身中。

    咔嚓,咔嚓,咔嚓,

    法身虚影上雷纹裂开,幽幽深深的眼球上照天,下观地,诸天万象,尽收眼底。

    不知道过了多久,异象消散,景幼南睁开眼,长出一口气,白光翻转,玄音清越。

    “还是差了不少。”

    景幼南眉头皱了皱,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感应到凝结元婴法身的契机。

    这个时候,易明道人从外面进来,大袖一展,坐在云榻上,道,“天才地宝和丹药准备的差不多了。”

    “嗯。”

    景幼南点点头,摩挲着手中的玉如意,道,“剩下的那些材料我正安排人进行交易,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收集完成。”

    “这样就好。”

    易明道人算了算,道,“我们用五年到十年的时间将一切准备妥当,然后封闭洞府,冲击元婴三重,不成功凝结元婴法身,不出关。”

    “是啊,”

    景幼南目光幽幽,道,“劫气越来越重,不晋升大修士,就会束手束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队。”

    “对了,”

    易明道人想起一事,道,“我在金月湖中布置下水火道兵,好像发现周围有魔宗和妖族的踪迹,这群妖魔鬼怪的胆子真不小。”

    “魔宗和妖族的踪迹,”

    景幼南将玉如意放到玉案上,剑眉挑了挑,道,“总是觉得有点不对劲。”

    “这个洞府雷霆灵机丰盈,很是适合我们凝结雷霆法身。”

    易明道人眉头皱了皱,然后舒展开,道,“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对这个洞府,我是一时疏忽了,只以为是龚毅刚卖好替范景堂求情,没想到他还有别的心思。”

    景幼南哼了一声,冷声道,“不过我非得要借这个洞府凝结元婴法身,到时候狠狠打这群背后鬼魅伎俩的脸。”

    内府中。

    陈岩坐在云榻上,背后的霜白之气弥漫,时而化为剑光,时而变成玉梭,时而又如长矛,千变万化。

    好一会,陈岩睁开眼,用手一指,袖中飞出一个玲珑的悬空山,长有三尺,上平下尖,七彩光环萦绕,玄音袅袅。

    这是他的伴生灵宝,两者密不可分。

    “怎么感觉师尊所在的玉枢山有点似曾相识?”

    陈岩把玩着手中的悬空山,摇摇头,可能是错觉。

    金月湖上,一道妖气掠过,森森的冷意侵染湖水,发出哗哗的声音,所到之处,水中的鱼虾均是生命力流失,然后化为白骨。

    与此同时,还有一缕细不可见的魔气盘旋,如丝如缕,浓如墨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