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54.第1054章 师出有名胆气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玉陵山,长津洞府。

    岫鄣高深,翠峰隐日,丹霞氤氲,寒树生烟。

    霜菊金橙,修竹松柏,兰草灵芝,青莲冬梅,水至清照,郁郁馥馥。

    玉子敬头戴银冠,上缀十二颗明珠,身披松鹤仙衣,盘膝坐在云榻上,天门上冲出云光,上面一个青玉葫芦上下沉浮,吞吐气机,澎湃有声。

    哗啦,

    葫芦轻轻一摆,细细的青气冒出,倏尔一卷,旺盛的生机几乎化为实质,周围的灵草灵木一下子颜色鲜活起来,枝叶哗啦啦作响。

    仔细看去,枝叶上生出尖尖的细刺,缠绕着繁琐的纹路,蟠螭蚯曲之间,自有一种野火烧不尽的顽强,还有春风吹又生的强大。

    “呼,”

    玉子敬自鼻窍中喷出一道青光,左右一转,灵草灵木上的异状消散。

    “不错,”

    玉子敬点点头,他修炼的是五功之一的《木皇弥罗尊王功》,可以调动木气,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威能。

    除此之外,他还花费大精力培育了不少奇异灵种,各有妙用。

    “越是发展,越是修炼,越是觉得资源不够。”

    玉子敬折下一枝蟠龙梅,嗅着森森然的冷香,眉头皱起,从发现灵种,到培育,再到嫁接进化,消耗的资源是海量的。

    即使他如如今他在宗内和家族中的地位都越来越高,但要维持这样庞大的支出,也是很头疼。

    “土生木,”

    玉子敬目光转动,或许是时候找个道侣了。

    敲了下手边的玉磬,唤来外边的道童,玉子敬开口道,“我闭关这段日子,可有他事?”

    听到主人询问,道童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道,“回禀老爷,小老爷已经在外面等了两天,说是有要事。”

    “是子纲啊,”

    玉子敬点点头,道,“让他进来吧。”

    少顷,玉子纲展袖而来,他还不是一个人,身边的同伴身材颀长,相貌俊朗,只是眉间挂着忧色,让他平时的锐气少了三分。

    玉子纲和自己胞兄见过礼后,介绍道,“阿兄,这是我的师弟,还是我最好的朋友,范青。”

    “是范青啊,坐吧。”

    玉子敬笑容温和,温雅如玉,道,“我听你的老师樊真人提到过你,很不错的年轻人。”

    “谢真人夸奖。”

    范青老老实实坐好,特别规矩,不得不说,玉子敬数届十大弟子,气场很足,已经到了不怒自威的地步。

    玉子敬让道童给两人奉上香茗,开口道,“子纲,你来有什么事?”

    “这个,”

    玉子纲很是怕自己的这位胞兄,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不是他能掩盖过去的,只能硬着头皮,道,“阿兄,我遇到困难了。”

    玉子敬静静地听完自己胞弟详详细细讲述的事情经过,修长的手指一下下叩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开口道,“你这个小子,真不知道天高地厚,十大弟子次席的脸,就是这么好打的?无知无畏!”

    玉子纲耷拉着脑袋,小声道,“以前又不是没做过这样的事,根本天衣无缝嘛,只是景幼南太可恨,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把范伯父缉拿回正清院。”

    顿了顿,玉子纲嘀咕道,“要是景幼南以后随便调查缉拿人,公报私仇,岂不是要把门中弄得人心惶惶?不能让他肆意妄为啊。”

    “你啊,就是会耍小聪明。”

    玉子敬狠狠地瞪了自己胞弟一眼,恨铁不成钢的道。

    自己的这个胞弟虽然资质不错,人也聪明,但到底是境界地位不够,看事情的眼光只限于表面,才犯下大错。

    范景堂应该是功德院的实权人物,要对这种人进行调查缉拿,不是简单的一件事,需要走不少的程序,甚至是需要执法堂的堂主亲自拍板。

    正如玉子纲所说的,要是正清院可以随便拿人审讯,岂不是要让宗内大乱?

    可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具体问题得具体分析。

    范景堂虽然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但到了景幼南这个地位,相当于宗内的高层,很多时候,根本不需要证据,讲究的就是个自由心证。

    这样的条件下,景幼南安排手下正清院的人马出动,缉拿范景堂,事情虽然是稍微出格,但宗内够身份的都会表示理解。

    还是那句话,十大弟子不可轻侮,不然的话,威严何在,脸面何在?

    “真人,我叔父?”

    范青看自己的好友被训的抬不起头来,心里也害怕,但到底是心系亲人,还是壮着胆子发问。

    “这个,你不要着急。”

    玉子敬虽然在心里埋怨范景堂过于愚蠢,这么大年纪了眼光见识还是停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活该倒霉,可是这个时候,他还得表达自己的支持。

    无他,毕竟范景堂是听了自己的胞弟的挑唆才出手的,而且范家背后的势力也是玉家一直交好拉拢的对象,于情于理,都不能不出手相救。

    想一想,真是无奈。

    把两个小家伙送走后,玉子敬回到云榻上坐下,没有了刚才玄功精进的喜悦。

    或许在普通弟子的眼中,景幼南的这个做派太过强势,还有打击报复的嫌疑,可是在宗内真正的高层看来,景幼南是师出有名,占着理呢。

    “真是头疼。”

    玉子敬并不怕景幼南,也没有太多的忌惮,反之亦然,在这样的情况下,道理最大啊。

    三元通仙小极天。

    炉燃烟气,风送荷香。

    景幼南接过鼓鼓囊囊的袖囊,笑道,“找个下人送过来就行了,何必让尚师妹亲自跑一趟。”

    “应该的。”

    尚依依头梳堕马髻,余发垂腰,用彩带络起,玉颜上浮出纤美的笑容,道,“这次是我们功德院做得差了,我来给景师兄赔礼道歉。”

    “你啊,太客气,”

    景幼南收好袖囊,目光幽幽,道,“开刀祭旗,斩人立威,大好的头颅自己送上来,算是一件好事。”

    尚依依能够听到话语中毫不掩饰的凛然冷意,不禁为自己的老对手默哀片刻,这个气量很小的家伙,这次真的碰上硬茬,凶多吉少了。

    还是自不量力,招惹祸端,怨不得别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