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52.第1052章 锋芒遥指功德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通玄山,小极天。

    白露暖空,素月流天。

    清辉悬瑶台,绿水照丹池。

    青藤上阶苔痕滑,白莲出水锁玲珑。

    尚有朱鹤,玉象,灵鹿,白猿,孔雀,龙雁,仙禽走兽,点缀其间。

    景幼南端坐在铜榻上,头扎双抓髻,斜插一根木簪子,目光幽幽,身后连绵的雷光氤氲,交织出古朴的纹路,如龙鳞般延伸,演化种种不可思议的雷音。

    他左手结雷印,右手拇指和食指掐了个古怪的道诀,似空非空,微不可查的青气在指尖流转,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酝酿,蕴含不可测度的力量。

    “咄。”

    景幼南剑眉一挑,道诀发出,只见十丈开外,突然炸开一团的雷光,如同烟花一样,虚空还生出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向四周扩散。

    “九空尘劫无形雷法,”

    景幼南皱着眉头,回想着自己这一连串的动作,到最后弹指发雷,无声无息,可以打人个措手不及。

    宗门传承于上古的《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堪称雷霆总纲,记载了不少雷法,威能或大或小,或是堂堂正正,或是剑走偏锋,或是简易平实,或是晦涩艰难,可谓是各有妙处,蕴含无上大道。

    只是修士的寿命有限,精力有限,贪多嚼不烂,景幼南在普修众多雷法的同时,专门挑出几门雷法进行重点修炼,毫无疑问,九空尘劫无形雷法就是其一。

    这门雷法不光是入门难,而且还有诸般的限制,但只一个无形无色,无声无息,就足以让它成为杀伤力惊人的神通。

    虽然在门中大比中对付轩辕彻失手过,但对方可是真正的绝世天骄,新生代之中的佼佼者,要是换个别的元婴真人,十有七八会中招。

    “一个是时机,一个是距离,”

    景幼南来来回回地考量上千次,若有所思,这门雷法实际上涉及到时间和空间,难怪自己觉得很有缘。

    要知道,当初自己穿越而来的时候,不仅在虚空中忍受过死寂和冰冷,还见识过星空的浩瀚,不知岁月的变化,对于宇宙时空,都有别人拍马都跟不上的认识。

    或许这样的感悟和认识太过高端,太过飘渺,在境界修为低的时候,并没有用处,但到了现在,开始要参悟规则法则,才知道,这是亘古上有的大机缘。

    心有多大,天地才会有多大。

    景幼南垂下眼睑,身后的雷光似乎多了一种玄妙的气息,混混沌沌,杳杳森森,时光的流逝褪去光鲜,只剩下朴实内敛。

    不知过了多久,景幼南才醒过来,掐指一算,已经将近过了百日。

    “百日,三个月,”

    景幼南蓦然想起一事,一敲案上的玉磬,唤来侍奉的道童,吩咐道,“清风,你去问下陈岩,去功德院领取材料之事如何了?”

    清风低着头,小声道,“陈岩小老爷已经在门外等候了五六天了。”

    “嗯?”

    景幼南坐直身子,隐隐猜测到有事情发生,沉声道,“让他进来。”

    “师尊,”

    不多时,陈岩从外面进来,神色平静,但仔细看,可以发现眉宇间有怒气积蓄。

    景幼南念头一转,就有了判断,开口道,“可是功德院那边出事了?”

    “是,”

    陈岩深吸一口气,答道,“原本还顺顺利利的,但到后面突然被人卡住,只说材料不够了,还要花时间收集,让我们安心等待。”

    “看来是想无限拖延啊,”

    景幼南怒极反笑,道,“可查出是什么人捣鬼?”

    陈岩心思细腻,胸中自有锦绣,他既然来告状,当然已经查的清清楚楚,毫不犹豫地开口道,“是功德院的执事范景堂,他的亲侄子和玉子敬玉真人的同胞弟弟拜在樊大修士门下,交情很好。还有,范景堂的道侣是傅家女。”

    “世家大族的触手果真是长啊。”

    景幼南笑了笑,神色转厉,道,“范景堂可能还不知道十大弟子次席加上正清院副掌院的厉害,陈岩,你去正清院找下陈宣华,限她三日内找到范景堂违规的证据,把他强制带回正清院接受调查。”

    “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乱插手,这样的人,就得拿下!”

    “是。”

    陈岩答应一声,自己的师尊刚上位十大弟子次席,正是风头正劲之时,不长眼的小角色居然跳出来搀和,活该被祭刀。

    正清院,丹桂殿。

    中央是寒潭,白石临水,水色青绿,周围生有兰草,绿叶紫茎。

    三只丹朱仙鹤栖息于潭边,高大神骏,雪羽上生有如梅瓣似的花纹,顾盼之间,隐隐有一种桀骜不驯。

    陈宣华身材高挑,肤白如雪,盘起的高髻上斜插一支玲珑玉剑,烟岚之气绕臀缠臂,似彩带飘舞。

    她安安静静地坐在宝树下,捧着一本道经,看得津津有味。

    正在这个时候,只听叮当一声,珠帘挑开,红衣侍女从外面进来。

    陈宣华细眉一挑,面露不悦之色,开口道,“什么事?”

    红衣侍女低头,她知道自家的主人最烦读书之时被人打扰,可来人太过重要,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是太玄洞天的陈岩,说是有要事要见您。”

    “陈岩,”

    陈宣华脑海中显现出那个银发银眸的少年,马上道,“快快有请。”

    陈岩进来,两人略作寒暄后,开门见山地道,“家师让我带话,三日之内找到功德院执事范景堂的不法证据,带他回正清院受审。”

    “功德院执事,”

    陈宣华放下书本,凝声道,“这可是个硬骨头。”

    在宗门中,功德院毫无疑问是最强势的机构之一,掌握弟子功德的考评,分发资源,等等等等,里面的执事位卑权重,后台很硬。

    陈岩坐直身子,如出鞘的利剑,道,“只要掌握不法证据,就直接传讯缉拿。”

    “我明白了。”

    陈宣华听话听音,听出陈岩话语中的坚决,这样的大事肯定是有景幼南亲自下令,看来这个范景堂要倒霉了。

    略一沉吟,陈宣华抬起头,玉声亦是铿锵有力,道,“最慢三天,一定会把范景堂缉拿回正清院。”

    强势的部门,通常是油水多,应酬多,关系多,范景堂这样位卑权重的人物,不查则以,一查就是问题。

    三天,足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