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46.第1046章 万象天元碑 九空尘劫雷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中,小界里。

    冰山乱叠,如削如攒,似骈笋,像挺芝,斜指青穹,森森冷意,跃然直入眉宇。

    霜白寒气自半空中垂下,倏尔卷为轻纱,似虚似实,如梦似幻,长有千丈,外泛赤光,萦绕在诸峰之间,流霞映彩,熠熠生辉。

    轩辕彻居于次席,显出百丈帝君虚影,紫气浩浩荡荡,雍容华贵。

    轰隆,

    天音奏鸣,金花飘落。

    这一刻,轩辕彻光芒万丈,气势惊人,风头之盛,甚至盖过不动如山的姬云昭。

    “哼,”

    景幼南冷哼一声,振衣起身,带起惊虹冲霄,灿烂锦绣,悍然开口道,“轩辕师弟,我来会一会你。”

    声音如刀似剑,好似铁骑突起,震动四方。

    “嗯?”

    轩辕彻正在体会一览众山小的强势,却突然被打断,神情不悦,拧眉而出,浩瀚的气机直冲云霄,沉声道,“早有此意。”

    轰隆,

    两人之间的气机直接在半空中碰撞,一个威严霸道,如皇者巡视九州,一个深沉刚毅,似雷神刑罚万物,针尖对麦芒,不分轩轾。

    “终于交手了。”

    周可法坐直身子,眸子中银色的光芒闪烁,少有地露出兴奋之色。

    “打个天崩地裂才好。”

    玉子敬剑眉舒展,很是幸灾乐祸。

    “不知道景幼南能否赢下来?”

    陈翩翩蹙着烟眉,有点担忧。

    “扶你上台是一回事,能不能站住又是一回事了。”

    姬云昭坐在云榻上,风轻云淡,目光深深。

    在场中对韩真人行礼后,景幼南和轩辕彻对视一眼,点点头,开始斗法。

    “起。”

    景幼南目光一亮,云袖展开,一点青芒自袖口中飞出,下一刻就到了轩辕彻头顶之上,往下一落,化为大五行化生葫芦。

    哗啦,

    葫芦倒悬,口下底上,数以千百的剑光倾洒下来,密密麻麻,交织成剑网,锐利到极致的杀意肆虐,令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三分。

    远远看去,剑气横空,金芒游走,排山倒海,无穷无尽。

    景幼南面对生平大敌,一出手就是强悍绝伦的杀招,快准狠,气势逼人。

    嗡,嗡,嗡,

    轩辕彻只听到剑气碰撞的声音,好似万千的蜂鸣,夹杂着不可思议的寒意,无孔不入,直入灵台,令人浑身战栗。

    这样的攻击,换个普通的元婴真人在场,说不定就得被打个措手不及,上来就落入下风。

    好在轩辕彻不是普通的元婴真人,他是上千年来少见的绝世天才,被轩辕家族寄予厚望能够振兴家族的超卓新锐,心智坚韧,处变不惊。

    面对大五行化生葫芦的威势,轩辕彻根本没有动弹,他只是用手一指,天门上的罡云一开,露出一座晶莹剔透的玉碑。

    哗啦,

    玉碑迎风而涨,到百丈高下,上面的碑文仿佛有灵性般,一个个绽放出无量的光明,照耀天地。

    咔嚓,咔嚓,咔嚓,

    石碑一出,一种不可测度的沉重力量降临,原本锋芒不可阻挡的剑光落入磁场中,就好似入了沼泽,进了泥坑,一下子陷了进去。

    “早防备你的偷袭了。”

    轩辕彻眸子中金光闪烁,目光炯炯。

    他手中的天元碑可是用天外陨石为主体打造而成的法宝,不仅重量不可思议,而且还可以形成一种古怪的磁场,对庚金之气有很强的压制作用,堪称对付剑修的利器。

    当年君无悔摆在他手下,这件天元碑就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要不是天元碑对法力消耗太大,不能长时间祭用,轩辕彻堪称剑修的克星。

    “好法宝。”

    景幼南不慌不忙,张口吐出一道法力,继续激发大五行化生葫芦的威能,右手却拢在袖中,掐了个古怪的法印,丝丝青气在指尖流转,牵动周围的气机。

    “嗯?”

    轩辕彻心神一动,蓦然觉得一股危机临近,他断喝一声,天元碑再次膨胀,上面的花纹仿佛活过来一样,记载浩瀚的星空,周天万象。

    顶着石碑,轩辕彻冲出剑光。

    咔嚓,

    下一刻,一道闷雷在他离开的位置炸开,丝丝缕缕的雷霆之气弥漫,周围充斥着暴躁的毁灭力量。

    “这种雷法,”

    轩辕彻抬起头,神色严肃。

    “可惜啊。”

    景幼南散去法印,暗叫一声可惜。

    他刚开始利用大五行化生葫芦进行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知道根本无法伤到轩辕彻,而是借此转移轩辕彻的注意力,发动神通九空尘劫雷。

    这一神通需要修炼大梵玉枢经才可以催动,发动之时,无声无息,非常适合出其不意的袭击。

    当然,这一神通也不是没有弱点,比如发动的时间要比一般的神通要长,比如虽然无声无息,但发动的时候会有气机牵引。

    像轩辕彻这样六感敏锐的对手,就是察觉了雷法发动时候的气机变化,才会躲了过去。

    两人第一个照面,神通和法宝尽出,景幼南攻击的是迅疾而又变化,轩辕彻应对的则是从容而又果断。

    虽然只是一个照面,但两人表现出的强悍实力,不愧是宗内新生代的旗标人物,几乎没有明显的破绽。

    “真是让两人成了气候。”

    玉子敬眯着眼睛,眸子中幽光深深,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压力,很不舒服。

    作为两届十大弟子,无论是景幼南还是轩辕彻,在他眼里都算得上小辈,可是刚才两人通过这一个回合表现出的强悍法宝,精妙神通,还有其中的决断和对自己的自信,都是让人心惊。

    即使他向来自负,也得承认,两人已经和他一个层次,以后不能再以小辈视之。

    “真是可恨。”

    玉子敬对景幼南和轩辕彻两人都看不上眼,嘀咕一句。

    “难怪能被宗内这么多人看好。”

    周可法眸子中的银光大盛,还原着两人交手的每一个片段,好似放缓一样,其中的玄妙,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

    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真正的天才对撞,碰出耀眼的火花。

    “很不错。”

    就连姬云昭都坐直身子,修长的手指敲着玉案,打着拍子,能够看到这样的斗法,好似喝了一壶琼浆玉酿,特别痛快。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