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35.第1035章 一战功成威名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上。

    桐花半亩,静锁庭雨。

    新绿翻旧池,烟光落花阴。

    镂空冷炉檀案上,攀树藤蔓别样青。

    景幼南静静地坐在铜榻上,身后的屏风展开,明光如扇形般氤氲,锦绣天成,璀璨生辉。

    “玉家,傅家,纳兰家,”

    景幼南目光幽幽,丝丝冷意在眸子中流转,笑道,“自作聪明,到头来却是一场空。”

    不得不讲,执法堂三大家族的布置确实是厉害,谁都想不到,三位血脉特殊的家族子弟车轮战后,能够接引三元九光太幻宝灯的力量,镇压乾坤。

    要不是自己身怀异宝,换个别的人,肯定会赶下十大弟子,继而执法堂的力量就会大肆扩展。

    只是如今三大家族的谋划失败了,对他们的打击同样很严重。

    “痛快啊。”

    景幼南用修长的手指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眉宇间清气流转。

    太一宗的门中大比向来是万众瞩目,自己凭一己之力击败三大家族的四名精英子弟,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全宗,甚至会传到别的上玄门,自己的威望就会在无形中提升。

    除此之外,纳兰轩四人都是三大家族精挑细选出来的潜力新星,在自己手中落败后,无望竞争十大弟子之位,不论是对个人还是对家族都是个重大的打击。

    不然的话,万一四人中有一人上位十大弟子,执法堂三大家族就在十大弟子中占据两个席位,想一想都是可怕。

    “这次三大家族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景幼南神情欢愉,对方跌得越惨,自己在正清院中的气势越强,此长彼消之下,或许可以谋取掌院正职。

    “咦,”

    正在这个时候,景幼南神情一动,他拿出九阳渔鼓,轻轻一摇,一种玄妙的青气溢出,倏尔一卷,进入到他的灵台中。

    轰隆,

    金文玉字,紫章青文,星辰焕彩,日月同炉。

    须臾金莲盛开,仙人登台,天翼垂青,赋就雄文,字字珠玑,光耀千里。

    “真是不可思议。”

    景幼南屏息凝神,灵台保持清明,整个人却进入到一种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状态,聆听幽远造化,仙界妙音。

    玄玄玄中玄,妙妙妙中妙。

    不知岁月,不辨春秋,万物隐去,天地匿形,唯有大道运转,仙人真意,超脱天外天,直上九重云。

    轰隆,

    下一刻,整个云台升腾起万道祥光,庆云景从,天青之气上升结为璎珞珠帘,垂下宝光,香气馥馥,玄音清越。

    “咦,这么大的动静。”

    诸葛真人看了一眼,在他想来,连番大战的景幼南肯定在抓紧时间恢复法力,没想到能弄出这么大的声势。

    “景副院主。”

    “一战功成啊。”

    “今日之后,肯定要宗内上下传颂了。”

    “啧啧,以后可得小心点,正清院真的要气势了。”

    围观的众人都目睹第八座云台上的异象,又是惊讶,又是佩服,还有隐隐的敬畏。

    不说普通的弟子,就是门中的诸位真人都是心生波澜,景幼南这次亮面可谓是大日初升,其道大光,真正奠定门中有影响力的权力人物的开始。

    这可以被称之为真正的成名之战,以后鲤鱼跃龙门,飞龙在天。

    上元阁中,三位大修士都是玄功精深之辈,隐隐可以感应道,自门中弟子身上腾起一点明光,数以万计,聚拢在第八座云台上空,凝成一种奇妙的磁场,幽幽深深,玄玄妙妙。

    这种磁场不具备真实的力量,但它就如同编制而成的天网,触角所及之处,都是欢呼雀跃。

    玉真人收回目光,玉颜清冷,寒声道,“想不到我们的一番安排竟然给景幼南做了嫁衣,让他真正成了气候。”

    “是啊。”

    傅真人皱着眉头,感应着虚空中磁场的变化,“公生明廉生威,自有威严气度,景幼南今日之后,强势的印象会落在宗内子弟心中,影响力急剧膨胀。”

    纳兰真人嘴角抽了抽,无奈地道,“看来我们这次没有把钉子拔掉,反而助了他一臂之力。”

    “不能善罢甘休。”

    玉真人虽然是女仙,但性情坚毅果敢,道,“我们需要联络更多的盟友,一定不能让景幼南再这样成长下去,万一真让他在太玄洞天的支持下拿下正清院掌院一职,咱们可真是无颜回去见家中前辈了。”

    “嗯。”

    纳兰真人和傅真人点点头,表示赞同。

    执法堂一直是他们三大家族的自留地,要景幼南这颗钉子打进来已经让他们很不满,要是再让他发展壮大,从钉子到码头,他们三大家族可就是颜面扫地了。

    “不会让景幼南好过的。”

    三位真人有了决断,手指轻轻晃动,一道道的信息发出,重新编制天罗地网,限制景幼南的发展。

    关系到利益,没有什么道理不道理的,就是针尖对麦芒。

    松月阁。

    烟气袅袅,青松带雨。

    潘越转过身来,看向陈岩,笑道,“景师弟此战之后,根基深扎,声望四起,有他护着你,你以后前途光明。”

    陈岩坐直身子,挺拔如松,答道,“晚辈一定竭尽全力,不给师尊他老人家抹黑。”

    “你啊你,太谦虚。”

    潘越点了点陈岩,然后又把目光投向自己两个晕头晕脑的小徒弟,道,“你们两个回去后给我好好磨砺剑丸,练习剑法,以后要是不成器,我可是丢人现眼。”

    “是。”

    顾小南和顾小北答应一声,心里哀叹,早知道就不来看什么门中大比了,这让别人家的孩子对比的,在自己老师的眼里待遇直线下降啊。

    廖真人看了眼场中,抱起胖乎乎的明月,叹气道,“我们走吧。”

    “我不甘心。”

    白青青拧着眉头,咬牙切齿。

    “来日方长,不要做傻事。”

    廖真人说完,举步往外走。

    “景幼南,”

    白青青咬了咬牙,跟在后面,也离开阁楼。

    “真是威风啊。”

    场中,左传明赞叹一声,从从容出列,清亮的声音响起,一字一顿地道,“云文修,可敢跟我一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