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30.第1030章 金火如炽烈骄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烟月在水,浮光跃彩。

    傅伯宁站在场中,清辉映照下,略显狭长的双瞳泛着淡淡的银光,好似把周围的光线吸入其中,诡异而神秘。

    他大袖飘飘,斑驳的花纹青翠欲滴,目光掠过第十云台和第九云台,径直落在第八座云台上,眸子中的神光倏尔炸开,一字一顿地道,“在下傅伯宁,愿意领教景副掌院高明。”

    景幼南睁开眼,眉宇间青气流转,身后的九重光晕徐徐转动,悄然无息,自有一种深沉,平平静静地道,“如你所愿。”

    轰隆,

    两人目光对视,在半空中交锋,寸步不让。

    “好。”

    “精彩。”

    “终于要打了。”

    “两位元婴真人直接交锋。”

    围观的众弟子原本被前面的两场弄得昏昏欲睡,现在终于见到针尖对麦芒,火星四溅的架势,纷纷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地哇哇大叫。

    于无声处听惊雷确实了得,但暗地里的兜兜转转再高明,给人的感觉也比不上正面的交锋,神通道术的对轰,法宝之间的碰撞,这才应该是门中大比的主题。

    普通的弟子还是最喜欢看力量的展示,境界的碾压,而不是下面的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

    “傅伯宁,”

    潘越晃了晃手中的酒盏,剑眉挑了挑,道,“我好像听说个这个名字,听说是傅家很有天赋的少年人,身上的血脉有点特殊。”

    陈岩坐直身子,面色平静,他对自己的师尊很有信心。

    哗啦,

    景幼南一挑云台上的珠帘,步步生莲花,用一种似缓实疾的步子来到场中,微微抬起头,道,“傅伯宁,嗯,勇气可嘉。”

    听到景幼南这明显居高临下的话语,傅伯宁嘴角抽了抽,没有说话。

    两人虽然都是元婴真人,但一个是位高权重,在宗内赫赫有名的正清院副掌院,一个是小有名气,冉冉升起的傅家新锐,地位的差距,足以让景幼南用这样老气横秋的话语来指点后辈。

    诸葛真人用手一指,天门上悬着的宝印滴溜溜一转,千百道金线垂地,引动阵法,形成一个透明的光罩,开口道,“不可动用法宝,符箓等等辅助手段,不可存心伤人,点到为止。”

    “好。”

    景幼南点点头,看向傅伯宁,开口道,“你先出手吧。”

    “好。”

    傅伯宁行了一礼,深吸一口气,玄功运转,背后一团金光跃出,表面却是赤红的火焰。

    “去,”

    傅伯宁用手一指,下一刻,千百的金芒爆发,尖子上是炙热的火星。

    “金火之术,”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身子不动,自然有雷光自卤门中冒出,须臾化为亩许大小,细密的雷纹交织如龙鳞,元磁之力升腾不休。

    “定。”

    景幼南从容不迫,雷煞之力向上一涌,幽幽深深,广岸无涯,从四面八方飞过来的金火毫光一下子被吸收过去,沉入到里面。

    见到景幼南应对得如此轻松,傅伯宁并没有任何的意外,他用手一抓,法力涌出,以一种极为玄妙的螺旋凝成金火长矛,长有丈许,矛身赤红,上面密布火焰花纹。

    “咄。”

    傅伯宁向前一步,左手的金矛快如流星,右手的火矛慢若沉石,一快一慢,一动一静,居然形成了一种极为诡异的磁场,金气纵横之中,无尽的火芒跳动。

    金火之光爆发,瞬间横扫全场。

    景幼南默念口诀,天门上的雷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展,惊电肆虐,雷声滚滚。

    轰隆,

    金火之光和雷火之气在半空中直接碰撞,发出宛若实质般的摩擦声,火星四溅,金芒乱飞。

    潘越看着场中越来越盛的金火之气,开口道,“看来傅伯宁走的是傅家很传统的路子,同时修炼傅家嫡传的《天元神火诀》和宗内五功之一的《太乙金阙真妙功》,两门功法一金一火,金火相生,爆发力可谓是无人出其右。”

    顿了顿,潘越继续道,“金火之气太浓,容易引起修士灵台不静,继而使得修士脾气暴躁不安,不过傅家自有秘术,能消除这样的隐患。”

    “金火之气,真的好狂暴。”

    顾小南伸着脖子,看得啧啧称奇,触目之际肆虐的金火之光,即使有阵法隔离,依然能感应到其不可测度的威能。

    陈岩却是坐得稳稳当当,沉吟少许,开口道,“刚不可持久,我师尊的雷法已经修炼到化雷为水的境界,刚柔并济,更上一层,稳操胜券。”

    潘越听得此言,再次侧目,景幼南收的这个徒弟还真是不简单。

    白青青同样关心着战局,她细细的柳眉蹙起,有点担心地道,“看样子傅伯宁不是对手啊。”

    廖真人把扎着双手的小明月放到地上,让小家伙自己去玩耍,摆动拂尘道,“景幼南可是太一宗千年一遇的绝世天才,即使傅家根基深厚,也不能出一个弟子就可以击败景幼南。”

    “只是消耗景幼南的法力?”

    白青青皱着眉头,想不明白。

    “安心看就是了。”

    廖真人拂尘一摆,面上露出笑容,道,“执法堂的三大家族出手,可不是简简单单,很有力度。”

    “嗯。”

    白青青点点头,坐直身子,她非得看着景幼南被打落尘埃不可。

    轰隆,

    场中,两团罡云对撞,爆发出震天大响。

    一个是金火肆虐,金锐之气和赤焰之火交织,如十日坠落大地;一个是雷潮汹涌,雷火击下幽幽深深,似天崩地裂。

    针尖对麦芒,刚猛激烈。

    “对方是什么打算?”

    景幼南微微眯起眼,心中暗自提高警惕,执法堂三家就是要将自己拉下马,不可能这样风平浪静。

    “差不多了。”

    傅伯宁见到自己的金火罡云逐渐后退,已经落入下风,不慌不忙地掐了个道诀,双瞳中淡淡的银光晕开涟漪,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交织成一盏金灿灿的四角宫灯。

    哗啦,

    宫灯中长长的灯芯一跳,赤红的灯焰中映照出景幼南的影子。

    “不好。”

    景幼南心中一毛,有种不好的预感。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