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25.第1025章 鹅毛不浮黑水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幽水之上。

    玄泉流丹,映日生辉。

    少顷,一道惊虹贯空,倏尔到了近前,然后层层的烟霞散去,走出一名中年道人,头戴莲花道冠,身披元阳六铢衣,手持玉如意,霜眉胜雪,不怒自威。

    中年修士全身氤氲玉色,紫烟升腾,金光缠绕,很明显是元婴法身,他径直走上高台,目光扫过全场,一字一顿地道,“奉掌教法旨,特来主持门中大、比。”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但话语一落,如同惊雷一般炸响,虚空回应,异象频现。

    “是烛天小界的诸葛真诸葛真人,”

    景幼南看着手中的符牌,上面云箓流转,显示出诸葛真的信息,不是很全,但足以有个印象。

    “没有什么复杂的背景,”

    景幼南翻着符牌,心中有数,看来宗门要保持公平公正,很是下了一番功夫啊。

    诸葛真在高台上焚香,看青烟袅袅升起,直入中天。

    不多时,得到洞天真人的回应后,诸葛真转过身来,深吸一口气,拿起挂在檀架上的玉缒,敲响铜钟。

    嗡,

    浑厚的钟声自幽水传出,晕开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千里之内,皆可听到。

    “正式开始了。”

    景幼南听着钟声,继续翻阅符牌,依然是老套的过三关,和上次的门中大、比大同小异。

    “第三关啊,”

    景幼南想到当初自己过第三关的遭遇,冷笑一声,闭目养神。

    不一会,层层叠叠的雷光冒出,瞬间弥漫整个云台,交织如龙鳞般的雷纹从上到下覆盖下来,惊雷声声。

    其他云台也同时显出异象,或是青林葱郁,或是石若山岳,或是幽水深深,或是赤日东升,或是星辰如图,或是帝君高居,千姿百态,诸法争辉。

    陈翩翩头梳飞云发髻,身披细纹青花仙衣,宝光罩身,云袖雪白,站在树下,看着前面光影变幻的阵门,眉头皱了皱。

    她刚才看的清楚,有宗内弟子进入其中,不到半个呼吸就被转了出来,然后昏迷不醒,被淘汰出局。

    陈翩翩仔细看了半天,依然没有头绪,只能银牙一咬,玉足轻轻一点,如轻盈的燕子,投身到阵门中。

    轰隆,

    一入阵门,陈翩翩只觉得天旋地转,一道道无形的金刺往灵台中钻,密密麻麻,多如牛毛。

    “啊,”

    陈翩翩娇呼一声,头晕目眩,恶心地想吐。

    这些金刺到了灵台之中瞬间化开,数不清的记忆片段一股脑地塞过来,都是支离破碎,信息量庞大到惊人。

    难怪刚才有人晕过去,这样的信息量简直如洪水肆虐,河道不够宽的话,肯定是冲破堤岸,引起泛滥。

    “天心我心,三元归一。”

    好在陈翩翩是元婴真人,虽惊不乱,立刻运转玄功,元灵化为星盘,交织纵横的纹路亮起,源源不断地吸收膨胀的信息流。

    哗啦啦,

    星盘转动,转化或者屏蔽信息,上面的星辰光芒越来越盛,如同点着了一般。

    “呼,”

    陈翩翩吐出一口浊气,只觉得头上胀痛消失,身子一晃,已经来到第三关。

    哗啦,

    见到陈翩翩从光门后出现,顺利通过第二关的众修士齐刷刷地把目光投过来,有的微笑示意,有的目露寒光,有的面无表情,利益之下,众生百态。

    “这么多人,”

    陈翩翩美眸一扫,就是一惊,通过第二关的加上自己已经超过二十人,全部是元婴真人,周身清气环绕,罡云绽放无量光明。

    “竞争激烈啊。”

    陈翩翩心里叹息一声,这一届的门中大、比肯定要波澜壮阔。

    稳了稳心神,陈翩翩找到一处角落坐下,显出天门上的云光,丝丝缕缕的气机氤氲,开始恢复法力。

    这次竞争的对手都是一等一的强悍,容不得半点的马虎。

    “是陈翩翩,”

    傅红叶盯着不远处无论是气质还是容貌都不逊色于自己的女子,长长的睫毛抖动,红唇轻启道,“听说她和景幼南走的很近。”

    “是,”

    玉子豪点点头,大袖如翼,声音不高不低地道,“应该是利益同盟。”

    “众人熙熙,皆为利来,”

    纳兰轩金眸转动,神色平静,缓声道,“只要我们能把景幼南打落尘埃,就是陈翩翩能够上位十大弟子,也翻不起风浪。”

    “嗯。”

    其他人都表示赞同,他们三家合力全心全意对付景幼南,拔掉这个在执法堂的大钉子。

    半个时辰后,只听轰隆一声,光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修士的化身,他大袖一扬,五彩豪光笼罩全场,清气上升,浊气下沉,风来云聚,汪洋成海。

    “这是第三关,一苇渡江。”

    修士化身扔下一句话,然后化为一道惊虹,消失不见。

    “这就是第三关啊,”

    陈翩翩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肆意汪洋的大河,幽幽的黑水流淌,悄无声息,有一种说不出的深邃悠远。

    这时,一根鹅毛轻飘飘坠下,落到河中,诡异得没有浮起,而是沉了下去。

    汩汩,

    黑水冒了个泡,重新恢复平静。

    “嘶,”

    有人倒吸一口冷气,这个第三关可是有点邪乎。

    “第三关。”

    第八座云台上,景幼南睁开眼,眸子神光暴涨三尺,透过法阵,照在一望无际的黑水上。

    “黑水河啊。”

    景幼南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拢在袖中的十指跳动,这一关,该给那些上蹿下跳的家伙们一点颜色看看了。

    轩辕彻坐在第九座云台上,身后的帝君虚影若隐若现,第三关的较量不光是在黑水前的诸多修士,他们十大弟子之间肯定也会有争锋。

    “景幼南,”

    轩辕彻目光沉沉,这可是一个打击对手的好机会。

    “要保驾护航,”

    苏则不由得想起家中长辈的叮嘱,心中不由得一阵苦涩,竞争真是容不得半点的脉脉含情,充斥着冷酷和不近人情。

    “失败就是得付出代价啊。”

    苏则忍着心里的钻痛,把目光投向第八座云台,满是怨恨,都是这个罪魁祸首,让自己沦落到这步田地。

    玉子敬则是面露欣喜,对付景幼南的计划从这一关就开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