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24.第1024章 瞒天过海显风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台上。

    丹晖如火,紫气生烟。

    流霞照赤光,天籁听玄鸣。

    青铜香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袅袅的烟气自镂花鼎盖中冒出,凝而不散,如龙如蛇。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玉如意上的花纹,面无表情。

    “居然是元婴三重,成就法身。”

    半响,景幼南吐出一口闷气,神情凝重。

    上次门中大、比,姬云昭因为闭关冲击元婴三重,要凝结元婴法身,没有出席。这一次,景幼南专门派人打探,传回的消息是姬云昭冲击元婴三重失败。

    可是没有想到,姬云昭却是成功凝结成元婴法身,却用假消息将众人蒙在鼓里。

    景幼南相信,自己不是唯一一个被假消息迷惑的,像在座的其他十大弟子,甚至其他有志于十大弟子的天骄人物,元婴法身一出,很多都成了无用功。

    要知道,很多的计划都是一环扣一环,在姬云昭这个重要环节中出错,要进行调整的话,会引起连锁反应,让原本缜密的计划变得漏洞百出,或者说难度加大。

    “真是厉害。”

    景幼南赞叹一声,他以前从来没有和姬云昭照过面,但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瞒天过海,却恰到好处地扰乱了几乎所有人的计划,由此可见其表现出的老辣。

    能被掌教真人收为嫡传弟子,寄予厚望,果然不是简单人物。

    景幼南用手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考量接下来的计划。

    原本他是打算和姬云昭碰一碰,要登顶十大弟子的,不过既然姬云昭已经凝结元婴法身,这一计划就得烟消云散了。

    要是碰到一般的元婴三重大修士,景幼南凭借自身的玄功和手中的秘宝,或许尚可以战而胜之,但姬云昭可是掌教的嫡传弟子,修炼的是三经之一的《九天生神道德本生经》,单论积累之雄浑,可谓是举世少有。

    景幼南虽然是锐气十足,但也不相信自己对这样的人物可以越级挑战。

    “看来只能是争取次席之位了。”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念头转动。

    十大弟子排名第二的崔止行沉默寡言,深居浅出,就是和同门都很少交往,但他同样是洞天真人的嫡传弟子,修炼的是六典之一《北斗诸天星辰图典》,单论资历之厚,还在姬云昭之上。

    可以说,崔止行是在场十大弟子中在位时间最久的,一步步从末席走到次席,根基很稳。

    “也是个难缠的对手。”

    景幼南念头转动,玄功运转,天门上云光中显出如龙鳞般的雷纹,惊虹闪电,不绝于耳。

    “元婴法身啊。”

    第九座云台上,轩辕彻目光深深,身后的帝君虚影收敛威势,一层又一层的光晕笼罩,无声无息。

    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姬云昭既然成就了元婴法身,晋升大修士,原本的计划就得搁浅了。

    “大兄,”

    轩辕变额头冒汗,面上满是歉意,小声道,“我明明自姬云昭座下的道童口中得知,他是冲击大修士失败了。”

    “没事,”

    轩辕彻摆摆手,他对自己的家族子弟向来宽容大度,开口道,“以姬云昭以及他背后势力的手段,要行瞒天过海之计,别说是你去打探,就是我亲自出马,也只能得到假消息。”

    顿了顿,轩辕彻继续道,“好在不光是我们被蒙在鼓里,其他人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只是这次很难能够争到首席了。”

    轩辕晓薇嘟着红唇,细细的烟眉弯成月牙状,道,“以姬云昭的修为境界,以后肯定要冲击洞天真人的,他在十大弟子的位子上坐不了太久。”

    “嗯。”

    轩辕彻点点头,首席拿不到,次席势在必得。

    松月阁里。

    紫桂摇曳,流金焕彩。

    层层叠叠的神光铺开,如莲花,似华盖,绽放光明。

    潘越缓缓收回目光,目中尽是复杂之色,好一会才叹息一声,道,“想不到转眼间姬师兄已经凝结法身,成就大修士了。”

    陈岩回想着刚才霞光千里,道德领域展开,浩浩荡荡,少见地开口道,“大修士之威,真是让人向往。”

    潘越一笑,又恢复到以往的洒脱不羁,点了点陈岩,道,“你这个小家伙倒是有雄心壮志。”

    站起身来,潘越在阁中来回踱步,开口道,“如今你们这一代只见到景师弟和轩辕彻双星争辉,光芒万丈,至于姬师兄则是我们那一辈最杰出的人物,出身高贵,入门得真传后拜入掌教真人门下,修炼的是宗内三经之一的《九天生神道德本生经》,配合十二法之一的神通圣人入天河,可谓是同辈之中无对手。”

    “当年我们玄门十派曾经举行过斗剑法会,让小一辈斗法切磋,姬师兄一人登台,连败八名其他宗门的青年俊杰,威势无双。”

    “呵呵,那个时候,姬师兄可是真正的风流人物,惹得诸多玄门女仙倾心,传为一时佳话。”

    “如今姬师兄又修炼出元婴法身,以他本来雄浑的积累,说不定能够直上六重天,这样的绝对力量,不是其他人能够撼动的。”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但在场的三人听在耳中,无不是在识海中勾勒出一幅幅的画面,白衣胜雪,万众瞩目,登临高台,飞剑出鞘,群雄束手,美人倾慕,潇洒离去。

    顾小南最是热血,双拳紧握,大叫一声,道,“大丈夫当如是!”

    潘越并没有训斥自己徒儿的无理,他仿佛也想到了当初自己年轻之时的恣意张扬,笑道,“你能有这个不服输的尽头,也算为师没有看走眼,好好努力吧。”

    玄空楼。

    廖真人坐在云榻上,看着幽水上第一座云台上笔直冲霄的精气,目光闪烁,道,“刚凝结元婴法身就有如此气势,太一宗三经之一的道德本生经真是了不得。”

    “咯咯,”

    胖乎乎的小明月则是晃着羊角小辫,在地上爬来爬去,时不时还打个滚,发出清脆的笑声。

    廖真人抬手把小东西抱在怀里,只觉得一种玄妙的气机涌入体内,自己的法力在发生变化,灵台清明,好似有片段闪过,道,“要开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