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23.第1023章 九天道德本生经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半月湖,幽水上。

    瑞云生彩,赤霞凝光。

    焕烂七宝花,璀璨传妙音。

    景幼南端坐在云榻上,目光沉沉,天门上的三朵罡云转动,雷霆精气氤氲,倏尔化为百亩大小的雷云,惊虹电闪,耀眼夺目。

    轰隆,

    第八座云台表面浮现出细细密密的雷纹,交织盘踞,如同龙鳞一般,一种煌煌天威横扫四方,蕴含无尽的威严。

    “哼,”

    景幼南体内的大梵雷池不停地震动,汩汩的雷水冒出,须臾进入窍穴中,然后化为源源不断的法力。

    “诸法无相,帝君本愿。”

    面对景幼南的锋芒毕露,轩辕彻这位横扫无敌的绝世天才毫不逊色,他运转玄功,幽幽深深的法力在身后凝成一具帝君虚影,头戴平天冠,冕旒垂下,腰佩天子之剑,一举一动,伟力加身。

    帝君虚影一出,漫天的神唱随之响起,虚空中天花坠落,地涌金莲,一种奇异的磁场悄然无声地扩散,划地为王,不容挑衅。

    “万物化生,生生不息。”

    玉子敬嘴角噙着冷笑,木皇弥罗尊王功运转,丝丝缕缕的青气上升,演化为万木葱郁,不可测度的生机充塞空间,如同永远都会存在人们心中的希望。

    五行之木,从来就是这样欣欣向荣,连绵不断,即使是野火烈焰,依然会春风吹又生。

    “土居中央,厚德而载物。”

    苏则面容如霜,眉宇间酝酿风暴,土行之气自卤门中升起,在半空中铺开,或是化成山岳,或是演化尘埃,大则无穷大,小则无穷小,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他对景幼南恨之入骨,上一届的门中大、比后,虽然没有跌落十大弟子的位子,但在身后人眼中的价值迅速下降,得到的门中支持每况愈下。

    “这三个家伙,”

    景幼南皱了皱眉头,他虽然自信法力雄浑,但一对三,还是力有不及。

    “起。”

    景幼南念头一起,半空中的雷云随之发生变化,化为一尊九层宝塔,悬于其上,绽放无量光明。

    宝塔居于虚空,镇压八荒六合,守得固若金汤。

    轰隆,

    这个时候,只见天际尽头星光大盛,垂落青紫,一道星辰图卷徐徐飞来,灵烟景云,八风回响。

    下一刻,星辰图一收,崔止行大步而出,云袖一展,领着座下弟子,进入第二座云台。

    轰隆,

    少顷,第二座云台涌出万千的星光,摇曳生姿,光耀霄汉,半空中的北斗群星照下,美轮美奂。

    “咦,”

    景幼南目光动了动,这位少言寡语,位列十大弟子次席的崔止行,玄功要比上次精深许多,几乎是大修士下最顶尖的存在。

    “看来,天地大劫之下,不光是新崛起的受益啊。”

    景幼南心中诸般念头起伏,看来这次要争夺十大弟子的首席必须要经过一场苦战了。

    “只剩下姬云昭了。”

    景幼南把目光投向第一座云台,目光沉沉。

    姬云昭身为掌教的嫡传弟子,一直是宗内上一代最有名气的天才,一路走来,扎扎实实,无论是在太一宗,还是在大千世界上,都很有威名。

    如果说他和轩辕彻等人因为崛起很快,还在不少老资格的真人眼中,尚被称之为新锐或者新秀的话,姬云昭则是当之无愧的宗内权力人物,羽翼丰满。

    要和这样的人物争夺首席,毫无疑问将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正在这时,只听半空中有天音响起,初始之时,尚不可闻,须臾之后,字字珠玑,绽放光明。

    一个又一个的音符当空升腾,丹晖缠绕,宛若天籁,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在半空中流转,凝结,汇集。

    哗啦啦,

    此气息弥漫开来,或化山河,或成江流,或显日月,或成阴阳,天地造化在其中,深不可测。

    “这是?”

    景幼南以雷音入道,要以雷心代替天心,对于声音非常敏感,他惊讶得看着半空中气息的变化,如龙如蛇,却自有一种教化众生,灵文自成的从容。

    非紫非青,含混太虚,非金非玉,道德自生。

    松云阁中。

    潘越正笑容满面地和陈岩闲聊,他本来只是闲得无事,来看一看自己的两个徒儿,没想到另有收获。

    在他看来,陈岩性子稳重,根器深厚,资质出众,天赋惊人,完全是一块尚未打磨的浑金璞玉,只要稍加教导,就能绽放出无量的光明。

    本来潘越还挺满意自己收的两个徒儿,但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和陈岩比起来,两人就差了一截子。

    要知道,在修道的生涯中,越往上走,天赋和灵性越是重要,那种勤能补拙的故事,只会出现在低层次的时候。

    如果不是知道陈岩已经是景幼南定下来的座下大弟子,将来要继承衣钵之人,潘越都忍不住要挥舞锄头,进行挖墙脚了。

    忽然之间,潘越神情一动,蓦然看去,耳边天音响动,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自心底油然而生,异常通透。

    “是道德天音,”

    潘越心中大振,大袖一展,站起身来,喃喃道,“这可是想不到的变化。”

    “道德天音,”

    景幼南一字一顿,坐直身子,抬头远望。

    只见不知何时,半空中出现一团混混蒙蒙的玄气,幽幽深深,浩浩荡荡,溟涬濛鸿。

    无光无象,无音无声,无宗无祖。

    俄而三气分判,万化禀生;日月列照,五宿焕明。

    清气上浮为天,浊机下沉成地,中气为和,走出一名玄袍修士,头戴莲花道冠,身披道德万法仙衣,腰系日月水火丝带,脚蹬三元一气履,面容平和,唇红齿白。

    他步步生莲,作歌道,“宇宙产黄芽,经炉煅作砂。阴阳烹五彩,水火炼三花。鼎内龙降虎,壶中龟遣蛇。功成归物外,自在乐烟霞。”

    歌声中,金莲盛开,妙音生香,仙女散花,神将出行。

    哗啦,

    玄袍修士一步步走到第一座云台前,目光缓缓扫过其他九座云台,眸子隐隐有青气氤氲,道德华章。

    “是元婴法身,”

    景幼南闭上眼,面沉如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