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19.第1019章 暗潮涌动生是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通玄山,小极天。

    宝盖飞辉,溢彩摇霞。

    明月照清霜,花开并蒂枝。

    仙鹤青鸾齐飞,玉兔白象奔走。

    景幼南端坐在铜榻上,天门上冲出半亩的云光,三朵罡云徐徐转动,神霄五雷印悬于其上,丝丝缕缕的雷线垂下,熠熠生辉。

    哗啦,

    神霄五雷印滴溜溜转动,显现出万千的罡雷,无穷无尽的雷光氤氲,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沉重,镇压万物,凝固乾坤。

    “不错。”

    景幼南满意地点点头,这宝印是晶壁走廊规则所化,经过天机阁的炼器师全力打造,一出世就是玄器本质,拥有无穷的力量。

    可以说,只要能够积蓄元气,神霄五雷印爆发出的力量,足以让它成为真正的攻坚法宝,以后对付乌龟壳手到擒来。

    “咿呀,”

    肉呼呼的胖娃娃在景幼南脚边爬来爬去,奶声奶气地叫唤,头上的羊角小辫乱晃,小身子散发出成熟药芝的香气。

    至于灵芝娃娃,不知道被古灵精怪的悟空灌了多少猴儿酒,到现在还趴在树下,呼呼大睡。

    “门中大、比可是要开始了。”

    景幼南捏了捏胖娃娃的小脸,笑容满面。

    “咿呀,”

    胖娃娃坐在地上,歪着脑袋,咬着手指头,一头雾水,看上去娇憨呆萌。

    青玉宝苑。

    烟霞影里,珠宫贝府。

    金龙绕铜柱,彩凤上高粱。

    依稀玲珑光彩,半枕松风,茶香未熟,仙音袅袅。

    三位大修士居于云榻之上,天门上显出亩许的云光,丝丝缕缕的气机自虚空垂下,如溪流般缠缠绵绵,悄然无息。

    纳兰真人眸子中青意氤氲,幽幽深深,声音看似平静,却如同暗含惊涛骇浪,风云席卷,缓声道,“景幼南占据正清院副掌院这一职位,兴风作浪,实在是令人如鲠在喉,不除不快。”

    “嗯。”

    傅真人知道最近的纳兰平一事令自己的这位好友大为光火,赞同道,“是要把这块绊脚石挪开。”

    玉真人发髻高盘,仙音妙姿,雪白的云袖挽起,皱眉道,“有太玄洞天全力,这可是个难啃的骨头,要想成功的话,得把他从十大弟子的位子上拽下来。”

    “不错,”

    傅真人摆动拂尘,道,“只要景幼南没了十大弟子的光环,我们三家合力,就能把他赶出去。”

    “十大弟子,”

    纳兰真人嘴角噙着冷酷的笑容,道,“不光是我们,恐怕长生洞天也不会无动于衷。”

    “是,”

    傅真人和玉真人都点点头,太玄洞天和长生洞天的恩怨在宗内广为流传,有机会落井下石,另一方肯定不甘其后。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次看景幼南怎么死,”

    纳兰真人掷下玉如意,发出叮当一声,纳兰平之事在宗内传的沸沸扬扬,他可是受到不少人的冷嘲热讽,早把景幼南恨之入骨。

    三位真人碰头之后,定下全力狙击景幼南的计划,然后手指尖灵光跳动,一道道的信息发出,开始协调各家的弟子,准备即将召开的门中大、比。

    只有将景幼南拉下十大弟子的位子,就和他算总账!

    寒碧台。

    金焰宝光,碧树琼林。

    青松叶带雨,梅枝晚来香。

    廖真人头戴鱼尾道冠,身披大红仙衣,面容清癯,三缕清髯披洒胸前,威严十足。

    真人的身后,有金童玉女打扇捧炉,曲柄华盖高有半丈,氤氲霞光,香气馥馥。

    三五只巴掌大小的玲珑玉象卷着长鼻子,跑来跑去,偶尔喷出水珠,洋洋洒洒。

    扎羊角辫的小女童明月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好奇地拎起玉象,看它翻着肚皮在自己掌心委屈地嘤嘤叫,眼睛弯成月牙状,咯咯直笑。

    不多时,只听环佩叮当,幽香细细,白青青飘然而至,依然是简单的黑白武士服,英姿飒爽。

    “师尊。”

    白青青上前行礼,又惊又喜地道,“没想到您老人家会来太一宗。”

    “嗯。”

    廖真人摆摆手,示意白青青起来,道,“我来太一宗拜访下几个老朋友,顺便看一看接下来太一宗的门中大、比。”

    顿了顿,廖真人继续道,“我来之后才听说,你在太一宗受了委屈?”

    白青青稳了稳心神,组织语言道,“委屈倒是说不上,不过也算很没面子。”

    “哦,”

    廖真人一摆长袖,捏了捏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小明月肉嘟嘟的小脸,敛起大修士的威严,风淡云轻地道,“你给我说说。”

    “是。”

    白青青把当日在华清池发生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没有任何的夸张,只是真实还原。

    廖真人静静听完,沉吟少许,里面的弯弯道道已经了然于胸,冷哼一声,道,“景幼南要对纳兰家下手,你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啊。嗯,或许景幼南已经知道你的跟脚,他是捞草打兔子,不仅拿纳兰平开刀,也是让你下不来台。”

    廖真人笑了笑,面上却没有半点的笑意,开口道,“没想到,一转眼,让这个景幼南成了气候,好,很好。”

    白青青低下头,没有说话,她明白这些年自己师尊对景幼南的注意,好似牵扯到一本经书,只是无法下手。

    廖真人大袖一展,站起身来,在高台上来回踱步,道,“黄髯公留下的关于火焰特别是异火的研究,现在已经基本确定是被景幼南得到了,如果景幼南在太一宗的地位越高,我们取回经书的可能性越低。”

    “除此之外,景幼南以及其背后的太玄洞天,对我们并不友好,甚至隐隐有一种敌对,和我们选择的执法堂三大家族也不和睦。”

    “于公于私,我们都要打压景幼南,不能再让他这样顺风顺水地发展下去。不然的话,不仅对我们,乃至我们宗门的布局都很不利。”

    白青青抱起跑到自己身边撒娇的小小明月,喂了小家伙一颗丹药,细眉皱了皱,道,“师尊,太一宗门中大、比即将举行,人们都盯得很紧,要是让太一宗的高层发现我们的小动作……”

    廖真人看向远处的山色,沉声道,“我心里有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