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9.第1009章 棋差一招无奈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妙真殿。

    白玉赤金,琉璃铺地,绽放无量光明。

    紫气东来结宝灯,金花玉萼影沉浮。

    三位真人端坐在云床上,显出半亩大的云光,丝丝缕缕的气机自虚空中垂落,蜿蜒如溪流,呈现淡青,无声无息。

    傅真人用手一指,日月宝镜镜面拉近,上面显现的景象愈发清晰,风起火动,雷光呼啸。

    玉真人是女仙,头梳白云髻,身披五铢仙衣,上绣彩云,下织群星,妙音仙姿,仪态万方,她蹙了蹙细烟眉,缓声道,“纳兰静和徐克都是积年的元婴二重真人,风火燎原之势更是少有人及,两人竟然还拿不下景幼南?”

    纳兰真人面色不好看,他捋着胸前的三尺美髯,沉默不语。

    傅真人仔细看着镜面中矫夭若龙的雷光,沉吟少许,道,“我们三人都大意了,只知道景幼南短短时间内就晋升元婴二重,下意识地以为他根基不稳,神通不精,没有仔细调查,现在看来,真真是了不得。”

    纳兰真人腰间的玉佩一亮,一道信息闪过,他翻阅之后,面色阴沉的几乎滴下水来,道,“刚才收到消息,景幼南回宗之前在天马洲大出风头,连续击杀魔宗妖族和金文大世界的元婴真人,无人能挡,被誉为大修士下第一人。”

    “好手段,好手段啊。”

    傅真人目光转冷,道,“其他宗门或许都传遍了,咱们还没收到消息,这内外封锁,隔绝消息的手段,真是了不得。”

    在场都是明白人,不用想都知道是谁做的手脚,信息不对称下,让他们吃了大亏,几乎要功亏一篑。

    玉真人俏脸生寒,美眸凝视着镜面中显现出来的越来越强势的雷光,轰然的雷鸣仿佛在耳边萦绕,道,“除非我们三人中的一人能下场。”

    “绝对不行。”

    傅真人很坚决地摇摇头,道,“要是我们下场的话,就破了宗内划下的界限,引起的连锁反应,你们都清楚。”

    玉真人和纳兰真人点点头,宗门内部的暗潮涌动,私底下的争斗,都有一种不成明文的规矩,谁要是过了线,坏了规矩,会被人们群起攻之。

    “只能希望纳兰静和徐克两人争气了。”

    玉真人叹口气,棋差一招,就是被动。

    话音一落,只听咔嚓一声,日月宝镜上青光大盛,铺天盖地的天雷碰撞,电蛇狂舞,霹雳惊人。

    哗啦,

    镜面上一道水纹涟漪荡起,光华明灭数次后,归于平静。

    看着空空如也的镜面,三位大修士面色铁青。

    天穹上,明月如练,星大若斗,青紫之气垂落,氤氲若霞。

    景幼南一推道冠,显出冲霄气机,身后的九重光晕中的雷音真种子碰撞,诸般雷音发出,如晨钟暮鼓,似当头棒喝,直入灵台。

    “风自火出,珠联璧合。”

    纳兰静和徐克静守灵台,忍受着一波又一波的雷音攻势,一人在前,一人拉后,身上气机流转,风火齐聚,凝成一种玄之又玄的卦象。

    哗啦,

    易卦一成,男外女内,一种坚守正道的意念传出,即使霹雳电闪,雷火肆虐,依然不改初衷。

    两人联手成卦,灵台之中绽放大光明,轰响不绝的雷音瞬间减弱了三分,原本摇晃的元灵开始稳住,冒出星星点点的焰火。

    “倒是有意思的神通,”

    景幼南凝视着两人神魂之中交织的卦象,浩浩荡荡的白光升腾,不可思议的力量弥漫,最大限度的减弱自己的雷音。

    要是时间充足的话,景幼南可能还有兴趣见识下这种奇异的神通,可现在正事要紧,只能够速战速决了。

    轰隆,

    景幼南玄功运转,体内百窍齐鸣,吞吐出千百的雷光和元磁,倏尔一卷,弥漫全场,凝成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磁场领域。

    “咦,这是?”

    纳兰静和徐克看得目瞪口呆,他们两人只觉得周身充斥着无穷无尽的雷芒,雷电,雷光,雷霆,恐怖到极点的元磁之力震动,令他们身上的宝衣猎猎生风,好像随时会破裂。

    压抑,可怕,惊惧。

    雷光包裹下,连体内的法力运转都变得晦涩艰难。

    “法身领域?”

    纳兰静花颜变色,春葱般的手指滑到袖中,取出一枚令符握在手中,丝丝缕缕的赤光交织,火焰燃烧,明光莹莹。

    “去吧,”

    景幼南心神一动,雷磁风暴激发,纳兰静和徐克两人如同风雨中飘摇的扁舟一般,被一股浩荡的毁灭力量远远推了出去,想停都停不下来。

    好不容易等两人稳住身子,抬头一看,就见一道惊天的雷霆冲上中天,景幼南清朗的声音传下,字字如金石,道,“两位不必远送。”

    见到青色雷霆消失在半空中,纳兰静整个人没了力气,软绵绵靠在徐克身上,喃喃道,“景幼南一定是去华清池了。”

    “是啊,”

    徐克轻轻叹了口气,很快收敛心神,安慰道,“纳兰真人可能都没有想到景幼南会有如此强横的实力,对方隐藏的太深了。”

    “我知道,只是有点不甘心啊啊。”

    纳兰静闭上眼,身为计划中的一环,她很明白计划失败后的后果,纳兰家族这次要被人立威打脸了。

    月下,华清池。

    瑞霭光摇,祥云五色,金花坠地,鹤唳轻鸣。

    玉磬钟鼓奏仙乐,琼香缭绕龙凤舞,簪花鼓瑟,走吅传觞,热闹非凡。

    真的是日、日开花,时时果熟,琼浆玉液,沁人心腑。

    仔细看去,只见绿水如轻纱,萦绕在霜石白沙之间,一个个晶莹剔透的玉盏在水面漂浮,如同一朵朵盛开的青莲花,郁郁馥馥。

    白青青皓腕如雪,抬手拿起一个玉盏,摩挲着上面天然的花纹,把玩许久后,饶有兴趣地开口问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华清夜光杯?”

    “是的,”

    纳兰平也拿起一个玉盏,法力轻轻一摇,如莲花般的玉盏三个开合后,原本空空如也的杯中多了一层如琥珀般晶莹的玉液。

    “白师妹饮一杯,”

    纳兰平送过去,美酒飘香。

    “多谢纳兰师兄,”

    两人郎有情妹有意,感情发展的很快,白青青接过酒杯,一饮而尽,浓郁的酒力化开,只觉得全身上下的毛孔张开,体内的法力在欢呼雀跃,如同传说中的成仙一样。

    “登仙酒,”

    纳兰平看着对面佳人酡红的双颊,红艳胜火,原本的飒爽英姿中多了一点娇媚,真真是吸引人。

    白青青可不是一个羞涩的主儿,自顾自拿起酒杯,又干了一杯。

    就在两人你情我浓之时,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纳兰平怒气上涌,拧眉看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