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8.第1008章 月下拦路起变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清风皓月,霜花满地。

    依稀飞燕红英,风吹翠竹,粼粼鸭绿,袅袅鹅黄。

    景幼南端坐在铜榻上,天门上冲出半亩的云光,清亮如水,千灵重元玲珑宝塔悬于其上,宝气垂下,如璎珞珠帘,叮当作响。

    少顷,景幼南睁开眼,目光一转,就见到天穹上星大如斗,摇曳生姿,垂落紫青,流光溢彩,映照之下,仿佛扯起的轻纱,似有似无,宝光莹莹。

    “好天气。”

    景幼南振衣而起,袖中的大五行化生葫芦发出一声剑鸣,然后他脚下一点,平地起了一道雷光,瞬间来到中天上。

    辨别了下华清池方向,景幼南身子一摇,霹雳电闪般而去。

    两刻钟后,华清池已经近在眼前,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氤氲,仙乐袅袅,不绝于耳。

    “嗯?”

    景幼南突然间停下遁光,自雷光中踱步而出,剑眉一轩,冷声道,“什么人?”

    哗啦,

    漫天的云光散开,赤霞缠绕如华盖,檐下明珠高悬,映照出拦路之人,一男一女,俱是罡云在顶,法力深沉。

    男子上前一步,他看上去中年模样,头戴书生巾,青衣加身,白白净净的面庞,看上去很斯文,如同世俗中的教书先生,平平静静地道,“在下徐克,见过景道友。”

    女子身材修长,斜眉入鬓,穿的简简单单的武士服,英气逼人,道,“纳兰静。”

    “纳兰,”

    景幼南一听这两个字,心中隐隐有了猜测,哼了声道,“不知道两位道友拦住我去路,所为何故?”

    徐克面不改色,很古板地开口道,“听说景道友玄功深厚,神通惊人,我们两人此来,特意要领教一番。”

    纳兰静补充道,“还请景道友不吝赐教。”

    “哦,”

    景幼南目光转动,大袖如云,从容地道,“今晚我还有要事在身,不如改日贤伉俪再领教不迟。”

    “择日不如撞日,”

    纳兰静宝光照耀,修长的玉手摩挲着腰间宝带上的纹路,似笑非笑,道,“今晚夜空澄清,月色怡人,正是好时候啊。”

    景幼南面上的笑容倏尔收起,板起的脸上冷若霜雪,厉声道,“我现在身为正清院副掌院,要去逮捕门中违规弟子,你们两人挡路,难道不怕门规制裁不成?”

    徐克和纳兰静只当是没有听到,只是开口道,“景道友,我们只是找你切磋一二,其他的事情完全不知。”

    “这两个家伙,”

    景幼南心里暗骂一声,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阻挡自己今晚的行动,进而打击自己和正清院的威信。

    搬出正清院的大帽子,能够吓得住其他人,但对于像纳兰家族这样根基深厚的世家大族,却没有太大的威慑力,几千上万年来,他们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来进行规避其中的风险。

    这样的事,即使告到掌门面前,两人得到的也不过是不轻不重的两句斥责。

    看了看天色,见半空中淡云疏月,暖风徐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的动静,景幼南目光一动,看来对方布置的极为缜密,连自己布置的后手都给拖住了。

    或许,这次出手的不止纳兰家族?

    石鼓山。

    高霞翼岭,白云出岫。

    松岭森蔚,寒潭照水,仙鹤清唳,林中猿啼。

    贺知章头戴竹冠,身披日月法衣,手中长剑细细如霜刃,上面镌刻有残缺的篆文,月光一映,如龙蛇起舞。

    他弹剑长啸,看向对面之人,铮铮然,道,“想不到你们傅家也搀和进来了。”

    傅半山一身白衣,面目疏朗,手摇折扇,说不出的洒脱从容,在森森然的剑光下,依然保持优雅的风度,道,“唇亡齿寒,道理很浅显。”

    “哦。”

    贺知章点点头,细剑刺出,无声无息,隐隐之间,一道银线一闪而逝,眨眼就到了对方的眉心间。

    “开,”

    傅半山眉心中裂开一道竖纹,一缕神光打出,巧而巧之地挡住银线,两者碰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哗啦,

    傅半山大袖一挥,大风一起,将失去后劲的银线残渣送到一边,面带笑容,道,“你我两人斗了上百年,真是再熟悉不过,我或许还是赢不了你,但要缠你三五个时辰,却是轻而易举。”

    “大言不惭,”

    贺知章细剑一抖,挽出一个剑花,随即一分为二,二化四,四成八,八变十六,……,到最后,密密麻麻,遮天蔽日。

    每一个剑花都蕴含森然的杀机,毁灭的力量在其中流转,发出呜呜的声音,刺激人的耳膜。

    “还是老样子啊。”

    傅半山一笑,用手一指,自卤门中升起一盏八角宫灯,金灿灿的灯光亮起,光芒所到之处,所有的剑花如冬日积雪遇到阳光一样,纷纷融化。

    “真是,”

    贺知章皱起眉头,对面这个可恨的家伙说的不错,两人作为老对手,实在是过于熟悉,这样的交手,在过去百年里进行了不下百次,很难分个胜负。

    试了几次,贺知章都无法突围,按照原计划去援助景幼南,他在霍霍剑光中开口道,“你以为你们派出的人能够拦住景师弟?”

    傅半山神色平静,道,“那是纳兰家该考虑的事情,我只负责拦住你就行。”

    “哼,”

    贺知章细剑无声无息,道,“你们就是再胆大妄为,也不敢太过破坏规矩,最多也就是派两个人去阻拦景师弟,小心牙口不好,崩坏了自己的大牙。”

    傅半山充耳不闻,一心一意驾驭八角宫灯。

    “多说无益,那就动手吧。”

    见自己布置的几个后手都没起作用,景幼南就明白今天别无选择,长啸一声,背后的九重光晕展开,九九八十一枚雷音真种子滴溜溜转动,碰撞之间,雷音震动四方。

    “火来,”

    纳兰静名字中带一个静字,但绝对不是文静的淑女,她一动手就是如同赤火烧天,拳头大小的赤焰飞舞,连绵不断。

    “风起,”

    徐克紧跟其后,大手一挥,平地起风,风助火势,火借风威,一发不可收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