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7.第1007章 华清池上暗潮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一宗,正清院。

    带绿屏风,悬萝藤椅,绿云上阶,青苔生烟。

    三五只仙鹤在松下剔着翎毛,长长的鹤喙一下下啄着垂下来的冰凌,清脆的声音远远传开,有一种森然到骨子里的冰冷。

    景幼南头戴莲花道冠,身披五云仙衣,端坐在神龟云榻上,眉宇间青气流转,溢彩流辉。

    “嗯。”

    放下书中的玉简,景幼南目光在下面垂手而立的长老弟子身上扫过,无悲无喜,开口道,“现在事情如何了?”

    “副掌院,”

    袁春秋身材颀长,皮肤白皙,嘴唇很薄,微微眯起眼,有种阴沉沉的感觉,他也是出身于太玄洞天,非常可靠,答道,“纳兰真人将我们正清院弟子赶出华清池,态度很强硬。”

    “嘿,”

    景幼南坐直身子,目中沉沉,冷声道,“纳兰平真是好大的胆子,置门规于不顾,难道他还真以为他们纳兰家族能够一手遮天不成?”

    下面的长老和弟子都不说话,屏息而立。

    现在的正清院已经在太玄洞天上下的渗透经营下,成为太玄洞天的自留地,景幼南已经有一言堂的威势。

    沉吟少许,景幼南有了决断,大袖一展,道,“袁执事,你再去华清池一趟,把院中的弟子领回来,这件事情我来处理。”

    “是,”

    袁春秋答应一声,叫上三两个人,就往外走。

    “纳兰平,纳兰家族,”

    景幼南目光幽幽,细细密密的雷霆在其中闪烁,交织成网,喃喃道,“那就碰一碰吧。”

    华清池。

    琼香缭绕,瑞霭缤纷,玉花坠落,钟起妙音。

    瑶台腾赤霞,宝阁升金光,玉象送灵果,白猿捧香芝。

    五彩描金桌上,摆放着珍馐百味异果嘉肴,还有琼浆玉液,风一吹,香飘百里。

    穿着曳地长裙的纤美侍女行走在花间松下,环佩叮当,软语柔音,给果会平添一分鲜艳的色彩。

    纳兰平头戴银冠,身披麒麟锦衣,眉分八彩,目若朗星,嘴唇上的小胡子翘起,透出一种难言的倨傲。

    他的对面,是一个女仙,头梳同心髻,身披细花条纹宫裙,秀眉丹唇,琼鼻秀挺,玉臂交织在胸前,美眸转动,看上去英姿飒爽,很是干练。

    纳兰平端着酒杯,笑容满面,道,“白道友,你看如何?”

    白青青感应着周围的气机,目光所到之处,尽是花红叶绿,仙鹤起舞,轻声道,“早听说华清池的大名,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

    “哈哈,”

    纳兰平很得意,能够得到心怡女仙的称赞,他只觉得自己的力气没白费,能博美人一笑,担少许风险也是值得的。

    白青青端起酒杯,道,“待以后纳兰道友到太霄七真宗作客,我可以给你当向导哦,我们宗门的地火盛景也很壮观。”

    “一定去,一定去。”

    纳兰平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喜形于色,对面的佳人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只需要再加一把火,就可以取得好感,道侣之事,大可以谈。

    正在这时,纳兰平目光一转,看到自家的一名子弟匆匆从外面进来,向他们两人所在的地方看了过来,目光闪烁。

    “白道友稍等,我去去就来。”

    纳兰平一看,就知道有事。

    “道友自便。”

    白青青抬了抬酒杯,她虽然是女仙,但酷爱美酒,华清池出产的琼浆玉酿天下少有,让她喝的很是尽兴。

    纳兰平又说了声抱歉,才起身离开,等来到自己家族的子弟面前的时候,面上的笑容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化不开的阴沉,冷声道,“你小子急匆匆的,什么事?”

    纳兰容可是知道自己这位族叔的脾气,自己打搅他和心怡的女仙闲聊,肯定是怒火冲天,他头上的冷汗都没有擦,连忙答道,“刚才正清院又来人了,把华清池外的正清院弟子领了回去。”

    “领回去了?”

    纳兰平先是一愣,随即笑道,“不是铁骨铮铮,不事权贵嘛,这么快就缩了?”

    “平叔,”

    纳兰容看了看左右,小声道,“正清院的景副掌院可是回来了,以那位强势的性格,咱们驱逐正清院的弟子一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景幼南?”

    纳兰平不屑一笑,道,“不到百年能够成就真人也算不错,但到底出身卑贱,不成气候。”

    “这个,”

    纳兰容目瞪口呆,他知道自己这个族叔对其他不是出身于修仙大族的弟子看不起,常常出言讥讽,甚至还因为这跟别人交过手,可是现在谈的不是别人,可是景幼南啊。

    能够成为太玄洞天萧真人的关门弟子,并强势崛起,上位十大弟子,隐隐压过光芒万丈的轩辕彻,即使对方出身再低微,这么多的光环加持下,谁敢小看?

    就是他自己想起景幼南的事迹,都心中战栗,如此天骄人物,一言一行都能够影响到宗内不少的人。

    纳兰平性子傲,但人不傻,看到纳兰容面上挣扎的表情,就知道他心中所想,冷哼一声,道,“上次我们纳兰家,傅家,玉家等等三家族受到宗内打压,不能轻举妄动,才让景幼南偷得一个十大弟子的位置。现在家族中已经腾出手来,准备全力出击,景幼南连十大弟子的位置都可能保不住,他泥菩萨过江,还敢来搀和我们的事?”

    顿了顿,纳兰平继续道,“他不管则罢,要是敢来,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纳兰平不再管自己的侄子,面上重新换上最和煦的笑容,找白青青聊天去也。

    “三大家族齐动啊,”

    纳兰容嘀咕一声,低声道,“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反正天塌了,有个子高的扛着。”

    整理了下自己的衣冠,纳兰容目光一扫,看到太宵七真宗一名秀美纤细女仙,咳嗽一声,上前搭讪。

    宝光殿。

    萧景存坐在云榻上,手持玉如意,星星点点的光华流转,隐隐之间凝成一尊横卧星空的大佛虚影,梵音禅唱,若有若无。

    “决断,”

    萧景存随手将腰间的玉佩摘下,扔到地上,紧紧握住玉如意,身后佛光升腾。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