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001.第1001章 清气上浮天 夜卧星河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太玄洞天。

    落日碧波,绿柳丹树。

    松柏鹤清唳,金船载花影,水际见鹥凫,烟光赤霞里。

    真的是,麋鹿卧花眠,玉象群嬉戏,龙吟虎啸,鹤舞猿啼。

    景幼南大袖飘飘,站在花树下,金容玉姿,身姿挺拔如流云,周身清气缭绕,罡云转动之间,隐隐有雷声发出。

    时间不大,云光如帷帐般轻轻卷起,挂在玉钩上,烟岚隐去,显出一个水榭亭台,萧真人端坐其上,怀抱拂尘,目光深深。

    两名童子侍立在身后,手托冷炉,袅袅烟气弥漫,如蟠龙,似虬松,凝而不散。

    景幼南上前大礼拜见,道,“弟子景幼南,见过师尊。”

    “起来吧。”

    萧真人一摆拂尘,上下打量了一眼,声音清清亮亮,道,“大劫降临,你能够勇猛精进,是好事。”

    “都是恩师教导。”

    景幼南一板一眼,神情恭敬。

    “哈哈,”

    萧真人一笑,道,“不用给为师面上贴金,说起来,我门下的诸多弟子,就是对你教导的少,你能走到现在这一步,都是自己争气。”

    景幼南没有说话,现在却明白,自己能顺顺当当修炼到元婴二重天,不光是资质出众,奇遇不断,洞天真人的光环起了很大的作用。

    没有洞天真人的照拂,没有太一宗明里暗里的支持,别说是冲到如今的境界,说不定早就陨落,身死道消。

    大千世界天才不计其数,跌倒在半路上的也是多若繁星,不到极强的境界,师门的庇护不可缺少。

    接下来,在萧真人的询问下,景幼南将自己在宝光大世界的经历和盘托出,并将回宗后的打算也说了一遍。

    “唔,宝光大世界,”

    萧真人沉吟少许,道,“又一个大世界对接,看来要加强天马岭的布置了。”

    顿了顿,萧真人继续道,“你带回的这个消息很有用处,再加上手中的晶壁钥匙,能够获得门中的天功奖励,学习大梵玉枢经和神通九天普化造化神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是。”

    景幼南松了口气,关系到门中的三经五功六典十二法,可不是让人随随便便就能学全的。

    萧真人天门上云光清亮如水,金灯璎珞垂下,如檐下滴水,络绎不绝,他用手一指,一点青芒自上面轻飘飘落下,然后缠绕金线银丝,眨眼之间凝成一枚法印。

    景幼南双手接过法印,就听萧真人的声音响起,道,“接下来的日子,你不要管门中是非,或者世界风云,给我专心致志地在洞天内修炼,夯实根基,为凝聚元婴法身做准备。若是有事,可以凭此太玄印去天一水阁翻阅经书,或者到功德院领取天材地宝。”

    “多谢恩师。”

    景幼南收起太玄印,喜形于色,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天地大劫之下,生灵涂炭,但自有机缘降世,也是我辈之幸事。”

    萧真人目光炯炯,发金石之音道,“错过之后,会后悔一辈子。”

    “弟子谨记教诲。”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大劫来临,亦是有世界大气运,天下修士共逐之。

    “好了,你退下吧。”

    萧真人说完这些,就闭上眼,他身后的道童一敲玉磬,清清脆脆的钟声中,水榭楼台渐渐地升起,隐入到明光中,不见了踪影。

    “天地大劫,”

    景幼南站在台阶前,微微眯起眼,即使是他,都能感应到虚空中无所不在的劫气,浓郁的气机如烈火烹油,非常旺盛。

    “是世界的回光返照,还是本能地回馈天地?”

    景幼南来回踱步,经过他的观察,已经发现整个太玄洞天正在发生前无声息的变化,好似在节节拔高,无穷无尽的清气托着洞天上升。

    这样下去,或许有一天,太玄洞天能够脱离地表,上浮到极天,如同典籍中记载的一般,遨游太虚,横渡星河,真正达到名副其实的洞天仙境的层次。

    到了那个时候,洞天真人才算是恢复上古中古炼气士的风采,周游诸天,徜徉于无尽的星空,上观日月,下落九幽,探寻天地之玄妙,万物之造化。

    “果然是大劫下的生机。”

    景幼南越想越激动,如果洞天真能遨游虚空,光是在那里寻回的天才地宝等等,就足以让仙道有一个井喷的发展,基本盘扩张了,其中的参与者都会大有裨益。

    正在这时,就听欸乃一声水音,一艘扁舟自湖中驶出,霞明水底,沙鸥避乐。

    上面一名锐目青年,围着小炉,喝着小酒,唱着小曲,怡然自得,很是快意。

    景幼南目光一扫,瞬间认清来人的面容,足下一点,就到了船头,笑道,“贺师兄,好久不见啊。”

    “哈哈,是小师弟啊。”

    贺知章抬抬手,令身边的小童拿出玉盏,斟满美酒,道,“小师弟你最近没在宗内,去哪里了?”

    对于去宝光大世界之事,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景幼南化繁为简,讲述了一遍。

    “唔,宝光大世界,”

    贺知章目光闪了闪,道,“小师弟你可是玩的畅快,师兄我最近忙于净化黑水,镇压异气,枯燥无聊的很。今日好不容易回来交差,才有心情放松放松。”

    “师兄,”

    景幼南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酒盏,问道,“现在的隧井还有不少没有镇压的?”

    “不少。”

    贺知章大口喝酒,答道,“最近几个月,爆发的隧井规模越来越大,喷涌的黑水越来越强,上来的九幽妖物越来越厉害,恐怕还得门中继续调动人手。”

    “看来形势不容乐观啊。”

    景幼南能够想到烽火遍地的状况,太一宗势力最强,占据的地盘最多,面临的九幽方面的冲击最强烈。

    “也不是全是坏事。”

    贺知章剑眉轩起,隐有杀伐之意,道,“在这样的景象下,门中的不少弟子都经过了生死锻炼,虽然有不少的陨落,但能活下来的都是修道种子,烈火淬真金,以后好好培养,不会让人失望的。”

    “去芜存菁,优胜劣汰。”

    景幼南叹息一声,眸子中青意氤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