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88.第988章 迅如疾雷传威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卯时三刻。

    霜凋岸草,叶绿琼花。

    春山染黛色,云中仙人家。

    景幼南头戴纯紫色莲花道冠,身披仙衣,上描雷池,下绘阴阳鱼,天门上雷云只剩下半亩大小,交织雷纹,氤氲光华。

    “咄。”

    景幼南口发真言,宝塔悬于天门上,垂下千百的宝光,抵挡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佛门篆文,在不可思议的挤压力量下,已经有些扭曲变形。

    三个真言寺的僧人眉宇间绽放毫光,冷眼看着下面越来越小的雷云,或许下一刻,金刚藏胎十方大法界就会彻底收缩,把这个还殊死抵抗的家伙冻结。

    咔嚓,

    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布下的防御结界已经出现裂纹,景幼南好似未察觉般,抬起头,看向远方。

    只见天际尽头,一点赤芒从海天相接之处跃出,倏尔化为大日,冉冉升起,瑞气升腾,金光万道,御风呼霞,紫气东来,其道大光。

    这一刹那,山谷中,林梢上,江水里,细细的金光如碎金,风一吹,真的是浮光跃彩,映红半边天。

    正在此时,灵穴深处传来龙吟虎啸之声,初始之时,尚不可闻,半个呼吸后,震动群山,声播千里。

    下一刻,一道宏达的灵机自灵穴中冲出,拨开云光,显出一尊玉身元婴,晶莹剔透,宛若琉璃,头戴玉清道冠,身披阴阳八卦仙衣,腰系水火丝带,脚蹬日月履,身后水火大磨盘转动,演绎日月之道。

    易明道人大袖一挥,收起异象,三灾八难九华钟悬于顶门,叮当作响,作歌道,“宇宙产黄芽,经炉煅作砂。阴阳烹五彩,水火炼三花。鼎内龙降虎,壶中龟遣蛇。功成归物外,自在乐烟霞。”

    “真是时候。”

    景幼南感应到丹田中勃发的生机,喜形于色。

    “咦,好雄浑的根基。”

    “没有半点杂色,是上品元婴。”

    “不用管。”

    三位真言寺的僧人瞥了易明道人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催动金刚藏胎十方大结界。

    在他们眼中,易明只是一个刚刚晋升元婴的菜鸟,虽然看上去潜力惊人,但现在对于他们来讲根本没有威胁。

    轰隆,

    千灵重元玲珑宝塔搭建的防御结界终于在金刚藏胎十方大结界的挤压下应声破裂,数以千百的音符向四面八方飞去,上面隐隐生出裂痕。

    “结束了。”

    三位真言寺的僧人面上露出笑容,只要金刚藏胎十方大结界完全封印下,就是炼成元婴法身的大修士都无法逃脱。

    “象化之术。”

    易明道人念动口诀,身子一摇,化为一缕金光,轻轻一折,已经进入到景幼南的灵台中。

    轰隆,

    弥罗三皇功自发运转,法力节节攀升,景幼南睁开眼,天门上的雷云轰然扩展,原本一虚一实的两朵罡云飞快转动,越转越快,到最后化为三朵罡云,光华耀眼。

    趁着金刚藏胎十方大结界还未完全聚拢,景幼南长啸一声,身化雷光,只是一闪,就到了半空中。

    “果然是玄妙。”

    景幼南赞叹出声,借助分身的力量,他不仅法力尽复,而且还暂时稳定在元婴二重的境界,三朵罡云就是明证。

    “怎么可能?”

    看到这一幕,神律下巴都要掉下来了,刚才发生的情况,大大超出他的意外。

    神法也一脸震惊,喃喃道,“明明是法力枯竭,马上就要被金刚藏胎十方大结界封印,怎么会突然变得生龙活虎?”

    神启亦是看不明白,有金刚藏胎阻挡,易明人如何突破其封锁,并还进入了景幼南的灵台中?

    “难道是身外化身?”

    神启心底涌出一个新念头,却发现易明道人和自己印象中的身外化身完全不同,真是迷糊不解。

    “风水轮流转,现在到我家。”

    景幼南倒是变得意气风发,汩汩的雷水自卤门中涌出,化为浩浩荡荡的雷霆,幽蓝色的电光闪烁,蕴含不可思议的毁灭力量。

    轰隆,

    数以千百的罡雷炸开,浓郁的雷磁之力包围住三人,开始消磨三人身上的佛光。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景幼南也是完全用法力碾压,针锋相对。

    “不好。”

    神律僧人金黄的眸子中酝酿怒意,他们三人刚才布置金刚藏胎十方大法界是很消耗法力的,如今形势逆转,被打压到下风。

    “哈哈,痛快。”

    景幼南头顶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左手握东华慈光星辰尺,右手拿大五行化生葫芦,五岳真形图和死亡罗盘两件道器悬在身后,进行连绵不断的攻击。

    这样的架势,活脱脱是多宝童子的战斗方式,法宝砸人。

    “不好。”

    神律僧人又说了声不好,淡金色的面孔上满是凝重,他们三人的佛力已经消耗大半,再斗下去,果断要吃亏的节奏。

    “走。”

    三人心意相通,有了决断,佛力逐步收敛,佛陀金身周围的舍利莲花暗淡,徐徐向正东方退去。

    “想走,哪里有这么容易?”

    景幼南腾身而起,天门上雷云扩展,和佛陀金身齐平,洋洋洒洒的罡雷落下,力量爆发。

    轰隆,

    九天雷霆落下,一道道地劈向佛陀金身,真的是金蛇乱舞,电闪雷鸣。

    这样声势浩大的景象,自然惊动了方圆数千里内的修士。

    墨山,开阳大殿。

    滕子敬寿眉如雪,身披万鹤仙衣,腰系宝带,瞠目结舌地看着半空中雷火交加,高有百丈的佛陀金身在这天罚一般的雷霆下,宛若风雨中漂泊的小舟,摇摇摆摆。

    “太残暴了,被压着打啊。”

    “这不是真言寺的三位神僧嘛?”

    “是啊,是啊,前段时间还来山上作客呢。”

    “谁敢这么打真言寺的三位神僧?”

    滕子敬坐下的弟子对真言寺的三位僧人并不陌生,不一会就认了出来,交头接耳地议论。他们可是记得上次三人来山上时候的庄严肃穆,排场大的惊人,没想到现在却被人打的如同丧家之犬。

    滕子敬灵机聚于双目,神光爆射,看出紧跟在三位真言寺僧人后的人影,服饰上的太一宗纹路一清二楚。

    “真是厉害啊。”

    滕子敬赞叹一句,努力记住了景幼南的模样,定为以后绝不能招惹的人物。

    不光是滕子敬,方圆几千里的各个修士见得这一景象,感到滑稽的同时,都是心生敬畏。

    景幼南之名,以一种霸道刚烈的雷霆之势,在天马洲扩散。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