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72.第972章 血河九曲染杀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峡谷。

    斜风细雨,淡月疏星。

    数峰悬碧水,翠色四天垂。

    半空中的楼阁水榭氤氲明光,暖烟拢霞,疏影当轩,隐见玉蟾。

    诸位真人居于云榻之上,天门上的罡云连绵成片,各种沉默不语。

    许真人刚把斗法失败的普真人接回来,就见血河倒悬,天穹变色,司徒朗骄狂的声音远远传开,四下皆闻。

    “司徒朗,”

    诸位真人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心下一沉。

    和合、欢宗的苏小眉相比,司徒朗可是名气大的多,作为血魔宗着力培养的人物,心志坚韧,神通玄妙,曾经在刚结元婴之时,就从四名玄门真人的必死杀局中脱身,声名赫赫。

    两年前,司徒朗更是强势击杀南华派天才姜者行,甚至引得洞天真人大怒,险些引起血魔宗和南华派的冲突升级。

    玄门两连败后,又有这样强横的魔道巨擘下场,真是让人头痛。

    “我去会一会司徒朗。”

    来自南华派的姜照重剑眉一轩,从云榻上起身,郁郁的明光自天门落下,垂地氤氲,交织为杀伐之音,叮当作响。

    许真人当然知道南华派姜家人和司徒朗之间的仇怨,不过他心中还是沉吟不定。

    无他,以姜照重的实力很难胜过司徒朗,最大的可能是交手败北,运气不好,都有陨落的可能。

    要知道,他现在是玄门的主事人,要是放任同道白白送死,以后会落埋怨,结私仇的。

    正在许真人犹豫之时,突然之间,一道青气冲霄,雷光驱散血云,雷霆炸响,生机勃发,显示出不属于司徒朗的强势。

    两个人的声音也从九天上传下,一问一答,在场众人听得清清楚楚。

    问:“变化由心,气生雷霆,玄幻真是令人赞叹,不知对面的是哪位道友?”

    答,“太一宗,太玄洞天门下弟子景幼南,见过司徒道友。”

    “嗯?有人对上了司徒朗?”

    “景幼南,是哪一位?”

    “没有听说过啊。”

    台中的诸位真人被惊动,低声交谈。

    “景幼南,”

    赵雁芙听到这个名字,先是愣了一会,随即才反应过来,俏脸变色,哗啦一下起身,三两步来到屏风前,凝目看去。

    只见半空中,一个俊美的少年头戴道冠,身披七彩仙衣,上锈雷池,下描阴阳,脑后九重光晕,真的是丰神俊朗,龙章凤姿。

    她仔细打量着这个十几年没见的身影,细长的眉毛蹙起,又是吃惊,又是高兴,又是担忧。

    “咦,”

    看到赵雁芙如此表现,几位玄门真人有些惊讶。

    他们可是都知道,别看赵雁芙只是最近一二十年才结婴的新晋真人,但手握秘宝,神通强悍,不属于一般的老牌真人,而且她性子高冷,很少说话,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

    这样的失态,对赵雁芙来讲,可是很少见。

    许真人作为主事人,德高望重,没有其他的顾忌,径直开口问道,“赵真人,你认识这位太一宗的景真人?”

    “嗯,”

    赵雁芙双臂环在身前,玉颜清冷,道,“一个熟人。”

    “熟人。”

    许真人点点头,若有所思。

    司徒朗头戴白骨道冠,身披血翊万魔法衣,颧骨如印,双颊消瘦,眸子中血芒跳动,显现出血海尸山的景象。

    他脚下的血河滔滔,数以千百的魔头从河中探出头颅,伸出鬼爪,仰天咆哮,却是诡异地没有半点的声音,不见水响,不闻魔啸。

    上下打量了景幼南几眼,司徒朗眸中血色弥漫,道,“没有听说过。”

    景幼南没有说话,用手一指,天门上罡云一转,显出大五行花生葫芦,往上一托,撕裂大气,直接落到司徒朗身前。

    嗡,

    葫芦滴溜溜转动,每转动一圈,就从葫芦口中喷出数以千百的剑光,眨眼之间,密密麻麻的剑光包围住司徒朗,风雨不透。

    “好厉害的法宝。”

    来自于太宵七真宗的真人靳节羽看着剑气葫芦,目中放光,道,“很像当初通天剑宗的秘宝,如今可是不多见了。”

    “唔,”

    许真人眯起眼,感应着半空中锋锐的剑气,目中满是霜白。

    赵雁芙只是盯着屏风,看司徒朗如何应对。

    “起。”

    面对铺天盖地斩过来剑光,司徒朗冷哼一声,脚下的血河蓦然间挡在身前,一只只魔头自血水中爬出,扑了过去。

    数不尽的魔头,用身体挡住剑光,斩之不尽,源源不断。

    “血河不灭,魔头不尽,看你的葫芦中有多少剑光。”

    司徒朗负手而立,神情倨傲。

    “有两下子。”

    景幼南招手收回大五行化生葫芦,赞叹一声,他没有指望祭出葫芦就能斩杀对手,但司徒朗应对的举重若轻依然令他警惕。

    “来而不往非礼也,看招。”

    司徒朗可不是被动挨打的性子,脚下一动,血河继续延伸,浓的化不开的血水汩汩往外冒着泡,看上去晶莹剔透,散发出一种香气。

    从屏风上看去,血水弥漫,没有尽头,好似整个空间化为血海世界,看上去异常恐怖。

    “血魔宗的血河真经。”

    许真人看着刺目的血光,神情凝重,道,“看样子司徒朗已经修炼到高深的境界,能够沟通无上血海,真是厉害。”

    其他玄门真人都是听得连连点头,血河之中的血水污秽到极点,要是修士不小心沾上,就会侵染灵机,一个不小心,甚至还能毁掉道基,非常阴损。

    除此之外,血水还会玷污法宝的灵性,绝大部分的法宝被血水洗涤后,肯定会灵性大减,或许掉落一个品级都是正常的。

    正因为如此,在场的不少真人都为景幼南捏了把汗,这样的神通,确实不好应对。

    “要避其锋芒,”

    姜照重知道自己的族兄就死在这一神通下,私底下没少研究,道,“有多远躲多远,不然的话,要是被血水沾上,灵机受到侵染,很麻烦。”

    “要用遁法躲开吗?”

    赵雁芙揉了揉眉心,虽然她明白这样的方法是应对无尽血河的最好选择之一,但是以她的了解,恐怕景幼南不会这么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