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70.第970章 衣薄朝寒待晚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春日,精舍前。

    绿柳朱户,桐花半亩,照水清寒,静锁庭雨。

    帘底吹香雾,黄云依燕路,琴书自乐,仙凡殊途。

    景幼南法冠仙衣,坐在云榻上,天门上的罡云转动,正中央升起一枚宝珠,黑白交织,雷纹俨然。

    “咄。”

    景幼南眼睛眯起,口吐真言,宝珠黑光大盛,毁灭的力量在半空中酝酿,演化出层层叠叠宛若龙鳞般的雷霆磁云,轰然炸响。

    “咄。”

    景幼南用手一指,真言变化,黑光隐去,白光勃发,一种郁郁的生机自宝珠中传出,瞬间弥漫周围。

    哗啦啦,

    雷霆落地,生机勃发,周围的花草树木顿时摇曳枝叶,细细的光华流转,连颜色都鲜妍了三分。

    “呼,”

    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宝光沉到罡云里,全身的气息一收,整个人平平静静,如深渊幽水,不可测度。

    “总算是恢复了。”

    景幼南眸子中的青意氤氲,感应到体内浩浩荡荡的法力,满意地点点头。

    “幸亏有帝一化雷池。”

    景幼南手一伸,雷池出现在掌中,表面浮现出雷水,汩汩地往外冒,却是满而不溢。

    在他将悬空山从晶壁通道中拽出来之时,体内的法力几乎耗尽,帝一化雷池的精华及时地进行补充,令他最后没有功亏一篑。

    要是只凭他自己积蓄的法力,肯定要吃个大亏。

    “当初能够在万魔狱的神秘空间中感应到曜日蹑玄斧,就是这帝一化雷池之功。”

    景幼南摩挲着掌中雷池上的花纹,沉吟,道,“可惜的是,岳老道不肯吐露雷池的消息,真是没有办法。”

    实际上,在诸般的法宝当中,雷池是公认的最难以炼制的法宝之一,上面的禁制之繁多,之复杂,足以令大有盛名的炼器师都要头疼。

    除此之外,雷池会接引九天雷霆入内,然后将暴躁的天雷化为绕指柔般的雷水,普通的材料根本撑不了。

    最后,或许是冥冥之中的天道规则,雷池总是劫难重重,能流传下来的少之又少。

    收起雷池,景幼南目光一转,正好看到妍儿层层叠叠的宝气氤氲,如烟似霞,在喂两个咿咿呀呀叫的胖娃娃白玉汤。

    最近妍儿调制烦了鱼羹,开始做白玉汤。当然,对两个胖娃娃来讲,名字不重要,重要的是都一样难喝。

    “咿呀,”

    “咿呀呀,”

    两个胖娃娃苦地小脸都皱成歪茄子了,噙着眼泪喝汤,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景幼南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反正不管妍儿怎么折腾,两个天生灵药都不会有事,不用自己担心。

    这个时候,一道霜白的烟气自半空中垂下,轻轻一折,往两边分开,陈岩踱步走出。

    “师尊。”

    陈岩上前行礼,一丝不苟。

    “起来吧。”

    景幼南摆摆手,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对自己收下的这个弟子很满意,道,“天马洲一带如何?”

    陈岩坐的笔直,双手放在膝前,道,“弟子打听到一个消息,魔门在白登大峡谷约斗玄门,斗法分胜负,最近不少人正往那里赶。”

    “哦。”

    景幼南有了兴趣,摆动手中的拂尘,道,“情况如何?”

    “斗得很激烈。”

    陈岩剑复述着打探到的消息,道,“听说不分轩轾,各有伤亡。”

    “各有伤亡?”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冷声道,“魔宗妖族真是长了本事了,嗯,还有佛教煽风点火,金文大世界的人蓄意捣乱。”

    顿了顿,景幼南大袖一展,道,“我们去白登大峡谷,我倒要去看看那里的群魔乱舞。”

    “是。”

    陈岩答应一声,悬空山岳划了个弧线,折向东南而去。

    景幼南抬头看天,见细雨已停,青穹若洗,远处黛扫晴山,依稀有双飞燕。

    “真是好景。”

    景幼南心情畅快,指点身边的弟子,道,“陈岩,要是以前,以你的资质,再有宗内资源的倾斜,可以不理窗外事,安安稳稳地修炼。不过如今大劫来临,诸人都在劫中,要夺一丝生机,需要争。”

    “闭门家中坐,闲棋诵黄庭,这样的静修已经不适合大劫下的乱世,唯有掌中剑,身上衣,才能护佑自身。”

    “我敢断言,大劫之中,能够斗法,敢于斗法,善于斗法的修士,会成为主流。”

    “陈岩,你要磨砺心志,勇猛精进,不能做苦修士。”

    景幼南自在宝光大世界中见到幽冥之地的投影,心中就有一种预感,这次天地大劫或许会超过任何人想象,能够席卷整个三千大世界。

    在这样的大劫下,再说什么长生都是空谈,首先最重要的是保全自己,认真地活下去。

    身有屠龙技,才登上天梯。

    “弟子谨遵教诲。”

    陈岩目中光华闪烁,丹煞之力化为霜白剑气,铮然有声。

    “好。”

    景幼南面带笑容,道,“路上无事,我给你观阵,正好让你练练手。”

    接下来,景幼南的日子变得愈发悠闲,他抽出大部分的时间来指导陈岩斗法,偶尔还有空逗弄下肉呼呼的胖娃娃,或温养下自己的法宝。

    就这样,十日过去,悬空山岳已经接近白登大峡谷。

    “呼,”

    陈岩刚刚斩杀一个同是金丹的魔宗弟子,消耗掉全身的丹煞之力,摇摇晃晃,几欲摔倒。

    景幼南沉吟少许,点评道,“考虑到魔宗的道术神通趋向于变化莫测,即使对方身上有伤,你能够斩之,这十天来,也是进步很大。不过,以后除非万不得已,要给自己留三分余地。”

    “是。”

    陈岩汗如雨下,刚才他和对方的斗法真的是飞出凶险,很多次都是差一点就栽在对方手中,对方很多道术之毒辣,之变化,之阴险,委实惊人。

    “知己知彼,才会百战百胜啊。”

    陈岩心里叹息一声,逐渐明白,见识和眼光的重要性,自己对仙道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景幼南捏了捏在自己脚边打滚的胖娃娃,开口道,“去。”

    “咿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手脚并用地爬到陈岩身上,软绵绵的小身子扭了扭,一种成熟药芝的香气弥漫。

    刹那间,陈岩就觉得心神一震,疲劳尽去,神采奕奕。

    “过度抽取丹力,会伤到自身的根基。”

    景幼南说了一句,笑道,“幸好我们有天生灵药。”

    “咯咯,”

    胖娃娃坐到陈岩肩膀上,听到夸奖,笑的眉眼弯弯。

    “咦,”

    还要说话,景幼南突然间抬起头,看向远处,只见天际尽头无穷无尽的魔云翻滚,遮天蔽日,弥漫一色,真的有垂天之翼的气势。

    随即,轰天的笑声远远传出,道,“血魔宗司徒朗在此,谁敢前来一战?”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