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66.第966章 匣中剑鸣舞霜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霜花秋叶,绿萼春枝。

    悉生兰草,丹叶紫茎,烟云缭绕,香气馥馥。

    景幼南头戴星冠,身披星月河山章服,腰束蕊彩宝带,端坐在精舍前,天门上冲出一缕气机,雷电在上,晃晃昱昱。

    自袖中取出晶壁钥匙,用手摩挲着上面天人生成的花纹,景幼南剑眉挑了挑,若有所思。

    好一会,景幼南吐出一口真火,火苗缠绕上钥匙,细细的赤光闪烁,开始祭炼。

    晶壁钥匙是小界法则规则的具现化,不属于法宝法器,只是稍一祭炼,就可以将之收入丹田中。

    景幼南闭着眼,法力在晶壁钥匙中徐徐流转,隐隐约约感应到,两个节点在不断地闪烁,分明是晶壁通道和两个大世界的门户所在。

    “不远了。”

    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面上带笑,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重新返回大千世界。

    “大五行化生葫芦。”

    想了想,景幼南大袖一挥,祭出法宝大五行化生葫芦,底上口下,吞吐出匹练般的剑光,倒垂如云,锋芒毕露。

    “起。”

    景幼南连续击杀了两位元婴真人,都是身家丰厚之辈,索性将他们积蓄的五行精粹全部打入到剑气葫芦中,提升这件法宝的威能。

    轰隆,

    剑气葫芦吞噬掉两位真人数百年积累的天材地宝后,法器内部所有的大阵齐齐激发,一层又一层搅动力量把材料碾成最精纯的五行元气,然后灌注到葫芦的各个角落。

    到最后,源源不断的五行元气甚至氤氲出霞光,如锦绣图卷,悬在葫芦口上,似水纹般流转,叮当作响。

    在吸收五行元气的同时,剑气葫芦本身的气息也在随之变化,或郁郁青森,或霜冷刺目,或赤火高燃,或古井不波,或有容乃大。

    天地五行,杀伐变化,俱在葫芦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一声清亮的剑鸣,大五行化生葫芦迅速缩小,到了巴掌大小,然后沉到景幼南的罡云中,自顾自吞吐五行光华。

    仔细看去,葫芦上交织玄妙的花纹,葫芦口上藤叶娇艳、欲滴,垂下的剑气,看似透明,实际上五彩缤纷,有一种难言的锋锐。

    “不错。”

    景幼南满意地点点头,击杀的两名元婴真人实力不强,但几百年积蓄的五行精粹委实丰厚,让自己的杀伐法宝获益匪浅。

    正在这时,天穹上青紫之气弥漫,结空凝星,垂落瑞光,摇曳祥云,丝丝缕缕的光华氤氲垂地,流彩飞霞,宛若实质。

    光华落下,在山峰下,小溪边,花木上,如烟似岚,又好似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薄纱,晶莹剔透。

    景幼南天门上的罡云转动,接引四周的天地灵机而来,缓声道,“好像还还不如刚进晶壁通道之时。”

    “当然。”

    曜日蹑玄斧的器灵岳真人仰头看着青穹上的繁星闪烁,道,“到了这一步,是晶壁通道中法则规则彻底成形,小界的红利逐渐减少,最后归于普通。”

    “由混乱到秩序?”

    景幼南感应到自己丹田内的钥匙逐渐清晰,交织花纹,笑道,“秩序俨然,我们就无法浑水摸鱼了。”

    “你知道就好。”

    岳真人神色平静,道,“在晶壁通道中,你的收获不小,如今你最紧要之事是回转太一宗,提升在自己宗内的地位。”

    顿了顿,岳真人继续,道,“天地大劫下,连洞天真人都无法独善其身,你要成为一个有用的棋子,才不会被轻易牺牲掉。”

    “我明白。”

    景幼南目光幽幽,尽管曜日蹑玄斧的话略显冷酷,但他明白,这才是仙门运转的道理所在。

    太一宗领袖仙门,上万年不倒,是不知道多少宗门长老弟子前赴后继地牺牲和贡献,以前不会少,以后只会更多。

    要让自己不会因为顾全大局而被牺牲,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成为宗内的真正高层,作总览全局的棋手。

    无论何时,运筹帷幄总比冲锋陷阵要安全地多,活得久。

    “玉枢宝经,正清院副掌院,太霄灵虚洞天,少阳宗景家,”

    景幼南念头转动,自己以前布置下的或明或暗的棋子到了全力整合的时候了。

    另一边。

    霜木青林,绿水下注深潭,晕光生彩,澄澈如黛。

    陈岩盘坐在潭边,自鼻窍中吞吐一道白气,足有三尺,霜白如雪,仔细看去,是数以千百的剑芒连绵成片,自生杀伐之音。

    随着习得上元书,他身上的天生神灵的气息日益收敛,越来越像正宗的玄门弟子。

    妍儿换了身青花细叶开襟裙,流苏摇动,半躺在软榻上,手中的鱼竿平举,悠闲地垂钓。

    “哗啦,”

    水花冒出,鱼儿上钩,妍儿手臂用力,提杆拉线,然后吩咐,道,“小东西,过来。”

    “咿呀,”

    白白胖胖的灵芝娃娃奶声奶气地应了声,扎着小手跑过来,抱住活蹦乱跳的大鲤鱼。

    “咿呀呀,”

    抱紧鲤鱼,灵芝娃娃摇摇摆摆地来到木桶前,小心地把鱼儿放到里面。

    “咯咯,”

    做完这些,灵芝娃娃蹭到妍儿脚边,仰着小脸,眼巴巴地看。

    “给你。”

    妍儿屈指一弹,一颗丹药恰到好处地送到胖娃娃嘴里。

    至于人参女,待遇就好得多,它被妍儿抱在怀里,软绵绵的小身子上散发出成熟药芝的香气,大眼睛滴溜溜转动。

    “唔,三条了。”

    妍儿捏了捏人参女肉嘟嘟的小脸,笑靥如花,道,“等钓够六条,我再给你们两个小东西做鱼羹喝。”

    “咿呀,”

    听到鱼羹两个字,饶是以胖娃娃的娇憨,都不由得委委屈屈地叫了声,实在是妍儿做出的鱼羹太难喝了。

    妍儿才不管胖娃娃的反应,继续兴高采烈地钓鱼。

    她最近闲来无事,不知何时起了兴趣,要亲手调羹做菜,两个大胖娃娃就被捉来当了壮丁,反正它们都是天生灵药,毒不死。

    当然,可想而知,在妍儿这个厨艺新手下,两只胖娃娃的饮食有多么恶劣,半生不熟是常事,少油没盐不少见,有时候甚至焦糊的,连从来不入厨房的景幼南都看不下去了,这做菜的天赋真是差到家了。

    更糟糕的是,妍儿偏偏没有自知之明,越做越高兴,还经常挑战高难度的菜谱。

    到如今,两个大胖娃娃一听到开饭了三个字就小脸发绿。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