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61.第961章 良才美玉为佳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二十日后。

    皓月灵照,浮彩跃金。

    天光自青穹上垂下,玉盘承露,珠满翻滚,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景幼南宽袖博带,御风而行,身后的九重光华熠熠升腾,千百的雷霆音符似圆非圆,似扁非扁,或大若山岳,或小如芥子,心意转动,自由组合。

    混乱的灵机自四面八方涌来,各有不同,灵符也随之千变万化,弥漫出针锋相对的磁场,化解锋芒。

    就这样,令人惊惧的通天之路,居然让他走出一种烟雨任平生的豁达和自信。

    又行了不到十里地,景幼南停住步子,抬头看去,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座悬空山峰,通体霜白,上平下尖,细细密密的庚金之气在周围凝成圆珠,碰撞之间,玄音清越。

    再仔细看,峰上水木相映,泉石争晕,尚有惊虹横跨两岸,七彩流光,如烟似岚。

    花草斜影中,搭建一精舍,高甍凌虚,垂檐带空,俯眺云霞,烟杳在下。

    混乱的气机冲刷下,悬空山峰屹立不动。

    这时,精舍门户一开,走出一个垂髻童子,银眸银发,面容精致,见礼,道,“小童见过仙师。”

    景幼南目光一扫,见小童灵光曜照,莹莹如丹,身具异象,讶然道,“天生神灵?”

    “只是小界中初生的土著罢了。”

    垂髻小童低眉顺眼,没有半点曾经路上袭击古玉音的胆大妄为。

    “很有意思。”

    景幼南振衣上了精舍,和垂髻小童聊了几句,发现对方思维缜密,心性不凡,确实是一等一的修道种子,不愧是小界天生的灵长。

    就连妍儿都出来围观,啧啧称奇。

    虽然只是一个小界,底蕴不足,孕育出的天生神灵不可能像大世界的那种一出生就有翻天覆海之能,但秉天地气运而生,自有灵异,潜力惊人。

    垂髻小童面容精致,眉宇间则自有一种坚毅,径直开口道,“小童想拜在仙师门下,聆听教诲。”

    “哦,”

    景幼南剑眉挑了挑,送上门的良才美玉,他可不会拒绝,略一沉吟,道,“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小童自生出灵智来,就以长生为念,矢志不渝。”

    银发童子声音不大不小,但隐有金石之音,掷地有声。

    景幼南一路行来,或有波折,但问道纯阳的念头从没有动摇过,此为志同道合,道,“可入我门下,为座下大弟子。”

    “弟子陈岩,拜见师尊。”

    银发童子大礼参拜,一丝不苟,法度森然。

    他身为天生神灵,少而聪慧,不是普通的童子。

    景幼南坐在云榻上,稳稳当当地受了大礼,道,“陈岩,拜入我门,当守门规,尊师重道,爱护同门,不骄不傲,守拙存一。”

    “弟子谨遵师命。”

    陈岩再行大礼,面容庄重。

    “起来吧。”

    景幼南摆摆手让陈岩起身,然后上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他一番后,道,“看你自悟的道术神通,应偏向于金行一脉,只是过于锋芒毕露,不是存续之道。”

    顿了顿,他继续开口道,“我现在传你一卷《七本九转上元书》,等你随我回宗后,再修炼最上乘的道经。”

    陈岩不愧是天生神灵,聪慧机敏,对于景幼南讲解的上元书,忘其形,而存其意,神与意合,自然流转。

    只用了不到三天,陈岩已经基本掌握上元书的要诀,体内积蓄先天灵气化为上元丹煞,浮在卤门,状若霜雪。

    “真是精妙。”

    陈岩把玩着一缕丹煞,在指尖缠绕,喜上眉梢。

    比起他自己悟出的法门,《七本九转上元书》实在是超乎常理的玄妙,好像打开了一扇窗,能够看到光明大道。

    “道家三宝,道经师也。”

    陈岩目光转动,道本虚空,无形无名,非经不可以明道。道在经中,幽深微妙,非师不能得其理。

    要走长生路,当择传道师。

    这一日,陈岩行功完毕,来到景幼南身前,行礼后,道,“师尊,弟子前段时间在附近一带见了几个修士。”

    实际上,他并不是盲目地拜人为师,在之前经常暗自观察进入晶壁走廊中的修士,最后综合考虑,才认定景幼南。

    “嗯。”

    景幼南静静听完,点点头,从陈岩的描述中可以得知,周围应该有七八个人,其中还有自己的老熟人古玉音。

    “以古玉音的修为,要待在此气机混乱之地千难万难。”

    景幼南用水敲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喃喃,道,“事出反常者为妖,古玉音回到这里来,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想了想,景幼南吩咐道,“徒儿,你盯一下这个古玉音,看看她搞什么鬼。”

    “好。”

    陈岩答应一声,没有太大的压力,这是他的主场,天然拥有优势。

    “妍儿你也跟着去一趟吧。”

    景幼南担心古玉音身上的古怪道器凤簪,又加了重保险。

    “嗯。”

    妍儿身子一摇,化为小巧的罗盘,别在陈岩的双抓髻上,光华闪烁不定。

    把陈岩送走后,景幼南一拍腰间的龙角海螺,青光垂地,托出粉雕玉琢般的胖娃娃。

    “咿呀,”

    胖娃娃一出现,就扎着手,摇摇摆摆走过来。

    “咯咯,”

    胖娃娃来到景幼南脚边,然后坐在地上,抓着绿兜肚,咯咯笑个不停。

    景幼南伸手把胖娃娃拎起来,捏了捏,发现小东西吸收了太华玉液后,小身子更加软绵绵的,郁郁馥馥的药芝味道,沁人心腑。

    “咯咯,”

    胖娃娃发痒,小胳膊小腿乱蹬,咯咯笑着扭动身子。

    “也活泼了点。”

    景幼南把胖娃娃放到地上,然后拿过身旁的鱼竿,信手一抛,细若银丝的钓鱼线不断伸长,一头扎入虚空的混乱气机中,金灿灿的的鱼钩晃动。

    “真是不错。”

    景幼南坐在精舍外,手持鱼竿,双目空空,垂钓于千里内的气机混乱之内。

    “咿呀呀,”

    胖娃娃在景幼南脚边蹭了一会,见景幼南不理它,就奶声奶气地叫了几声,然后像个皮球似的,在地上滚来滚去,自己玩耍。

    “上钩了。”

    景幼南觉得鱼线绷紧,轻声一笑,往上一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