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40.第940章 魔音千里异象显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关岳山脉。

    危峰峭嶂,崖高石峻。

    群山林立,森立陡拨,穹然耸高,摩云插天。

    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在群山怀抱之中,有千亩青湖,深泓澄碧,不见其底。

    正值霜月时分,月白霜清,夜寒秋。

    新月悬于崖顶,垂明光入湖,静中沨沨水声,夹杂林间若有若无的猿啼。

    不多时,阴风吹来,水声渐大,到最后,如雷霆炸响,震动四方。

    汩汩,

    湖中开始冒出海碗大小的水泡,幽深如墨,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气息蔓延,周围死寂。

    如此异象,足足持续三个月。

    这一天,旭日悬天,映晕掩彩,星星点点的火芒跳动,连绵若彩带。

    突然之间,一道魔音突兀地响起,如哭似泣,不绝于缕,好似声音细不可闻,却清清楚楚地传到方圆万里的每个人耳中。

    “啊,”

    “什么声音?”

    “好舒服啊。”

    声音入耳,仿佛勾起了人们最美好的回忆,农夫看到了地里庄稼的丰收,商人看到了仓库中堆满的金银,官员们看到了加官进爵公侯万代,修士们看到了自己得道成仙白日飞升。

    “啊,”

    几乎每个人都发出满足的叫声,手舞足蹈。

    不少的人甚至跪在地上,口中念念有词,眉心若有若无的黑气隐现,交织成魔纹,如一只半睁半闭的眼眸。

    镇南王张裔也听到魔音,他先是一愣,随即用手一抹,额头上显出一个竖曈,神光照耀,洞穿周天。

    在他的目光中,一个硕大无朋的鬼脸浮现在半空中,不狰狞,不恐怖,反而有一种安详和温暖。

    “这是?”

    镇南王面色大变,自袖中取出一个卷轴,往外祭出,眨眼化为一座金桥,延伸到虚空,金光万道,瑞彩千条。

    “起。”

    镇南王脚踏金桥,稳稳当当上前,立在虚空,居高临下。

    “镇压。”

    镇南王五指虚抓,如轮如印,浑厚的法力涌出,结成律令,涵盖四极八荒,天下太平。

    哗啦啦,

    可是下一刻,律令就静止在半空中,一动不动。

    “嗯?”

    镇南王张裔的眉头皱成疙瘩,目光闪烁。

    少顷,只见东南方飞烟流火,赤霞如盖,丝丝缕缕的祥光自天穹上垂落,化为金灯璎珞,光明大放。

    一名女仙脚踏莲花而来,头梳高髻,宫裙束腰,凤目细眉,嘴角一颗美人痣,手提玉蕊宝灯,光耀千里。

    镇南王目光一动,认出来人,道,“金道友。”

    “张道友。”

    金真人敛衽还了一礼,望向半空中的鬼脸,美眸中满是惊疑之色,柔声,道,“不知这是何物?”

    “应该是邪魔的手段。”

    镇南王声音低沉,道,“可是我没有破解之法。”

    “我试一试。”

    金真人细眉一挑,纤纤玉手掐成道诀,玉蕊宝灯徐徐升起,倾洒出万千的火星,如推到炉鼎,火焰坠落,流火千里。

    一种炙热的温度降临,可以焚山煮海,威能强到不可思议。

    可是,如同镇南王的神通一般,无尽的火焰在接近鬼脸后,马上化为静止,一动不动。

    “这是,”

    金真人身为女仙,脸皮薄,她一咬牙,自云袖中取出一个细脖玉瓶,然后拔开瓶塞,倒出一滴金灿灿的灯油。

    哗啦,

    金灯灯芯上的火苗窜起多高,一朵朵的火焰莲花绽放,映红半边天。

    还没等金真人面上露出笑容,火焰莲花同时枯萎。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金真人沉不住气了,俏脸气的通红。

    正在这时,香风氤氲,烟云四起,童子举旗,玉女打伞,又一名真人摆法驾降临。

    “张道友。”

    “金道友。”

    “靳道友。”

    三位真人相互见过礼,只是盯着半空中变化的鬼脸,沉默不语。

    实在是宝光大世界中的魔门不成气候,纵然他们是元婴真人,对魔修也是知之甚少,根本判断不出半空中的异象。

    不过,他们三个都可以确定,这么大的动静,肯定不是好事。

    张裔看了眼鬼脸,耳边依然响起似有似无的魔音,道,“我已经飞剑传书给燕王,要不了多久,燕王就会赶来。”

    “那就好。”

    金真人和靳真人点头,燕王一到,水族肯定也得来人,三方势力到达,就是邪魔能玩出花来也不怕。

    半个时辰后。

    祥光盈空,流霞飞彩,一股浩浩荡荡紫气从正东方升起,扶摇直上,宛若天柱。

    远远看去,华盖连云,玉辇成排,还有数以百计的飞舟护佑左右,声势惊人。

    “是燕王他们来了。”

    镇南王三人大喜,心头的大石落地。

    这个时候,异变突起。

    原本半空中的鬼面生出变化,神情从安详到高兴,到大笑,到大哭,到疯狂,到阴鸷,到狡诈,到恶毒,到邪恶,到混乱,到冷漠。

    千人千面,不可思议。

    嗡,

    又是一轮的魔音发出,不同于前面的如泣如诉,这次的魔音好似是魔王居于地狱之中,宣讲道理,阐述弱肉强食之道,适者生存。

    “攻击。”

    “掠夺。”

    “杀伐。”

    无数的人影在魔音中振臂高呼,面上满是兴奋,吼声震天。

    “攻击。”

    “掠夺。”

    “杀伐。”

    越来越多的人影出现,目中冒着森森的幽光,跳动的欲、望,呼之欲出。

    燕王王冠冕服,珠帘遮面,端坐在沉香宝座上,目光炯炯,看着下面一点点的黑芒闪烁,好似交织成网,又似乎组合成图,不停变化。

    “好浓郁的魔气。”

    水族的瑾王妃伸开手,掌中的藏日琉璃宝灯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显示出前面邪魔的可怖之处。

    另一位冬王妃轻纱罩面,露出的美眸中毫不掩饰其中的惊讶之意。

    说起来,他们已经和九空地界中肆虐的邪魔斗了近十年,可是这是第一次藏日伏魔宝灯有如此状态,可以称之为预警了。

    “十年了,来一个了断吧。”

    燕王坐得稳稳当当,目光深沉。

    湖底百丈深,幽幽深深的天魔之气弥漫,须臾聚拢到一起,化为林平之,他猛地睁开眼,身上笼罩着莫名的光华,道,“魔。”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