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36.第936章 云梦台上观斗法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梦台。

    崎崖险峻,水澹盘纡,古林郁盛,鹤唳轻鸣。

    仔细看去,绿叶青枝,丹茎白蒂,纤条交垂,重叠成盖。

    徐真人头戴飞云冠,身披黑水仙衣,浓眉如墨,面容古板,他抬起头,看着半空中的斗法,沉默不言。

    全真人则是头梳堕马髻,余发垂到腰间,身披九色锦帔,怀抱拂尘,美眸清亮。

    徐真人摇了摇头,缓声,道,“这个景幼南好深厚的玄功,法力依然是雄浑如海。”

    “嗯。”

    全真人点点头,玉容上不显露出半点情绪,只是道,“不光是玄功惊人,手中还握有重宝道器,要是真的硬来,不论是你,还是我,恐怕都不会是他的对手。”

    “是啊,”

    徐真人叹息一声,背后水光滔滔,映照山河,道,“他锐气十足,这次是势在必得,我们两人反正没有太要紧之事,让就让吧。”

    全真人没有说话,事实上,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如非得已,是不愿意和别人斗法的。毕竟,修行不易,要是出个意外,真的是让人后悔不迭。

    只是被人欺上门来,全真人依然有几分火气,低声,道,“最好刘道友能够好好教训他一顿。”

    “也许吧。”

    徐真人再次抬起头,关注半空中的斗法。

    刘豫州脚踏莲花,立于虚空,双目沉凝,一手掐道诀,一手结法印,赤青白三色剑光冲霄,风雨不透。

    他修炼的这门神通是采集九天之上的云母精气和庚金精华,日夜用婴火,淬炼十年方才成形。赤青白形似飞剑,却又如同剑光,变化由心,杀伤力惊人。

    凭借这门杀伐神通,他才闯出偌大的威名。

    “起。”

    眼见剑光三路袭来,景幼南心神一动,天门中冒出一缕精气,倏尔上卷,化为法宝千灵重元玲珑宝塔,雷光垂落,如璎珞珠帘。

    叮咚,

    剑光斩在宝塔垂下的宝光上,发出拨动琴弦的叮咚清音,又好似涧边滑过苔石的泉水,随即响声愈来愈密集,如同雨打芭蕉,连绵成片。

    远远看去,三色剑光纵横,交相斩杀,但宝塔悬于中天之上,却亘古不动,任凭风吹浪打,不能动起分毫。

    “防御法宝。”

    刘豫州眉头皱起,这样的乌龟壳总是让人很头疼。

    “看你能坚持多久。”

    刘豫州倒是斗法经验丰富,一掐剑诀,赤青白三道剑光由有形转到无形,似实还虚,似虚还实,虚虚实实,让人分辨不清。

    他打的主意很明显,就是让你虚实不分,迫使你不得不紧绷住弦,这样一来,不仅是容易疲劳,而且很消耗法力。

    景幼南轻轻一笑,大袖一挥,大五行化生葫芦飞出,滴溜溜一转,千百的剑气迸发,斩向刘豫州。

    “哼,”

    刘豫州见剑光袭来,冷哼一声,玄功运转,自卤门中升起一个符牌,层层的精煞在剑光下剥落,反而露出里面的白玉质地,笔走龙蛇,荧荧光华。

    叮当,叮当,叮当,

    剑气源源不断地斩在符牌上,发出清脆的叮叮当当的声音,可是符牌不仅不见损坏,反而节节拔高,玉质光华到最后几乎凝成实质,把周围的群山都映照出一层羊脂颜色。

    “好法宝。”

    景幼南赞叹一句,用手一抹额头,显出一个竖瞳,幽幽深深,不见起底,好似包罗万象,又如同混元为一。

    刺啦,

    破灭神光下一刻击中符牌,幽深的光华如同吞噬万物,符牌的气机登时混乱,宝光明灭不定。

    “这是,”

    刘豫州第一次露出惊愕之色,他手中的异宝吞天玉牌最擅长于吞噬诸般气机为己所用,堪称越战越强,没想到居然如此地被人轻易破去。

    “杀,”

    景幼南可不会等对方想明白,用手一指,大五行化生葫芦倏尔出现在刘豫州身后,璀错的光华升起,如孔雀开屏,百里之内,尽是可见。

    “危险。”

    刘豫州被剑气所激,后背的冷汗都出来了,他忙不迭地自袖中取出一个玉盒,往外祭出。

    咔嚓,

    玉盒大开,一颗种子出现,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抽枝发芽,亭亭如盖,剑气斩在其上,即使枝叶断去,瞬间就重新长出,如同生生不息一般。

    “呼,”

    刘豫州吐出一口浊气,连忙施展遁法,逃离剑光所指。

    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法宝只能抵挡剑光一时,玉盒中的生机所剩不多,生机一断,此法宝就废了。

    果不其然,他刚遁走,就听噼里啪啦的声音爆竹般响起,剑光将枝叶吞噬。

    “这是?”

    刚站稳脚,刘豫州隐约之间听到微不可查的雷鸣,似有似无。

    “是错觉。”

    刘豫州眉头一凝,下一刻,他就双目瞪圆,满脸的不敢置信。

    轰隆,

    绚丽的雷光在身前炸开,五光十色,璀璨夺目。

    这一刻,无论是护身宝光,还是身上的法衣,都挡不住爆炸开的惊雷,一种毁灭的力量紧跟其后,疯狂地往身上窜。

    “啊,”

    刘豫州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悄无声息地中了招。

    “啊,”

    发出一声惨叫,刘豫州看向自己已经被雷光炸的支离破碎的肉身,一咬牙,遁出自己的元婴。

    “景幼南,你不得好死。”

    刘豫州元婴只有巴掌大小,周身弥漫霜白的光华,三柄飞剑盘旋,护住周身,他回头望了景幼南一眼,发出最恶毒的诅咒。

    “恐怕你是见不到了。”

    景幼南玄功默运,一道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自虚空中落下,击中要逃之夭夭的刘豫州元婴。

    “啊,”

    刘豫州的元婴的遁法硬生生被打断,他挥舞着三柄飞剑,拼命抵挡雷光。

    “陨落吧。”

    景幼南一步跨出,自袖中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玉尺一晃,打在元婴上。

    “啊。”

    刘豫州发出一声痛入骨髓的哀嚎,原本晶莹细腻的元婴上浮现出一道道细密的裂痕,好似是破裂的瓷器,看上去触目惊心。

    景幼南毫不犹豫,法剑斩下,引动风雷,杀机森然。

    “刘道友陨落了。”

    观战的徐真人和全真人对视一眼,都能够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