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35.第935章 寻衅上门挑是非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琼林阁。

    老藤虬枝,木石阴翳,猿啼上下,应声不绝。

    天光垂下,峭壑深谷,松竹青葱,五色流彩,灿若锦绣。

    景幼南蓦然睁开眼,长啸一声,体内百窍中雷神隐去,只剩下眸光如电,洞彻周天。

    “咿呀,”

    胖娃娃被吓得跌了个跟头,头上的羊角小辫乱晃,眼泪汪汪的。

    这时,一点光芒冒出,须臾之后,摇曳百丈烟岚,然后在半空中往下束起,倏尔化为一个红裙少女,玉肌雪肤,眉眼如画。

    “回来了?”

    景幼南开口问道,背后雷霆之气弥漫,演化诸天万雷,轮转不休。

    “嗯。”

    妍儿扶了扶鬓角上的细花,抿起红唇,道,“有四人答应,有七人模棱两可,还有三人直接拒绝。”

    “这样啊。”

    景幼南摩挲着手中玉尺上的花纹,道,“模棱两可的应该是要坐地起价的,可以再进行接触,直接拒绝的三人看来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还有一个老家伙,”

    妍儿气鼓鼓的,咬牙道,“脾气暴躁,说话难听,差点就和我动了手。”

    “嗯,”

    景幼南眸子中寒芒跳动,道,“正好缺一个杀鸡儆猴的,我去给你出气。”

    “狠狠地教训他。”

    妍儿恶狠狠地接了一句,目光一转,看到坐在地上的胖娃娃,手一伸,把小东西拎了起来,捏了几把。

    “咿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四肢习惯性地蜷缩,像个肉呼呼的皮球。

    “真是气死我了。”

    妍儿抓住软绵绵的胖娃娃,捏来捏去。

    “咿呀,”

    胖娃娃呆萌呆萌的,只是露出黑漆漆的眼睛,咿咿呀呀地叫唤。

    “还是小东西好。”

    妍儿怒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很快又笑靥如花,抱着肉嘟嘟的胖娃娃,喂它丹药吃。

    “咿呀,”

    胖娃娃乖巧地偎依在妍儿的怀里,小口小口地咬着丹药,没有半点自己刚刚成为别人出气筒的委屈。

    “走吧,先去教训一下那个老家伙。”

    景幼南大袖一展,长身而起,脚下生出一缕清气,将他托到半空中,然后身子一摇,化身为一道雷霆,轰隆一声响,消失在原地。

    忘机大殿。

    金楼玉堂,琉璃铺地。

    银烛高燃,紫烟祥腾。

    刘豫州带白鹤冠,披五色云衣,端坐在云榻上,天门上冲出一道云气,霜白的剑气纵横,碰撞之间,杀伐之音惊人。

    正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大殿都晃动了一下,随后一道冷冷的声音,道,“刘真人,还请出来一见。”

    “什么人?”

    刘豫州猛然间睁开眼,眸子中剑芒跳动,殿中瞬间如坠入冰窟中,冻得童子玉女牙齿打颤。

    “居然敢攻击我的住处,真真是找死。”

    刘豫州原本就是个暴躁的性子,断喝一声,身子裹起一道剑光,撕裂大气,下一刻就来到外面。

    见刘豫州出来,景幼南停止道术轰击,负手而立,道,“刘真人,听说你不仅不愿意让出地火烘炉的使用权,还出口伤人?”

    刘豫州听到这话,立刻知道眼前是何人,怒道,“景幼南,你一个新晋的元婴修士,何德何能要我相让?还不速速退去,不然的话,休怪我辣手无情。”

    要不是他马上就要入地火烘炉中炼制法宝,需要保持最佳状态的话,以他平日的性子,才不会这么说话,肯定一碰面就是刀剑相加。

    “刘豫州,”

    景幼南直呼其名,眉宇间满是倨傲之色,道,“你最好跟我的道器道个歉,陪个礼,让她消气,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哼哼。”

    他是要故意登门打脸,自然是言语刻薄,咄咄逼人。

    刘豫州见对方的嚣张样子,只觉得怒火上涌,他踏上一步,双目瞪圆,吼声如雷,道,“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你要找死!”

    “废话少说,”

    景幼南大袖一展,身后雷光升腾,道,“刘豫州,要是你不赔礼道歉,我们只有手下见真章了。”

    “小子,纳命来。”

    刘豫州被对方气的三尸神暴跳,长啸一声,五指伸开,天地之间的庚金元气汇聚过来,化为霜白森然的五道剑气,遮天蔽日。

    哗啦啦,

    五道剑气每一道都有上百里,撕裂大气,连串的爆音入耳,如晴天霹雳,震人耳膜。

    刘豫州是发了狠,一出手就是杀招。

    今天都让人打上门来欺辱了,要是不给对方厉害瞧瞧,自己以后非得在圈子里名声扫地不可。

    “起。”

    景幼南不慌不忙,立在中天之上,然后罡云一转,显出大五行化生葫芦,底上口下,一股无形的吸力发出。

    轰隆,

    好似百川归海,半空中的剑气被大五行葫芦罩住,源源不断地被葫芦收入其中。

    “哈哈,”

    景幼南摘下葫芦,看着上面氤氲的剑纹云光,大笑,道,“刘真人,多谢你的剑气。”

    要是换成以飞剑闻名的同境界上清剑派弟子,一枚剑丸演化千百剑光,景幼南尚未祭炼完成大五行化生葫芦占据不到上风,但对上修炼金行道诀,以庚金之气凝练剑芒剑气的刘豫州,大五行化生葫芦可是来者不拒。

    大五行化生葫芦正好吞噬庚金之气,来提升自己的法宝本质。

    “景幼南,”

    刘豫州双目冒火,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好不容易提取精炼的庚金剑气让对方收走,成了嫁衣裳,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好在刘豫州是老牌的元婴真人,怒而不乱,他把手一招,天门上的罡云一阵翻滚,徐徐拨开宝光,露出青白赤三色飞剑。

    “斩,”

    刘豫州手掐道诀,飞剑拔空而起。

    远远看去,霜白飞剑横空,撕裂大气,狂暴激烈,不可阻挡;赤霞飞剑摇曳火光,日月暗淡,声势惊人,不可思议;紫青飞剑却是无声无息,无形有质,融入虚空,伺机而动。

    三柄飞剑,三种色彩,三种风格,却在刘豫州的掌控下,完美地衔接起来,组合成一套令人无法躲闪的杀招。

    “要付出代价。”

    刘豫州目光沉沉,杀机森然。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