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27.第927章 真人一怒风云动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值秋日时分。

    黄叶落阶,月映寒池。

    云间舞白鹤,窗下听虫鸣,还有霜寒天冷,依稀梧桐声。

    景幼南头戴赤气冠,身披蕊彩仙衣,大袖如翼,停在阁楼前,剑眉轩起,开口道,“梧桐阁,这是给我安排的住处?”

    “是的,真人。”

    领路的道童听出景幼南语气不善,吓得小脸雪白。

    “梧桐阁,”

    景幼南眯起眼,仔细打量。

    阁楼前有奇松修竹,悬泉飞瀑,花木交映,青翠沾衣,三五只仙鹤悠闲地在树下剔着翎毛,时而发出几声清脆的叫声。

    仔细看,泉水激石,泠泠作响,天光一映,有一种嶙峋之气冒出,自然令人心静如水。

    不得不说,梧桐阁布置精巧而典雅,不落俗套,灵机也算得上充盈,一般的修士能够在这样的香舍休息,肯定是喜形于色。

    可是,对于一位真人来讲,居住于此,只能够称得上寒酸。

    他可不信,会有人能出这样明显的纰漏,这分明是要给自己难看。

    想到这,景幼南板起脸,对道童吩咐道,“你去把你们的负责人喊来。”

    “是。”

    道童不敢多说,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不多时,一个中年人赶来,笑容满面地道,“景真人,在下王袍,不知有什么吩咐?”

    “有何吩咐?”

    景幼南负者手,目光鹰隼一般,落到这个红袍中年人身上,直到把他看得冷汗直流,才缓声开口道,“是你安排的让我入住梧桐阁?”

    声音不大不小,但自有一股沉沉的威严。

    红袍执事知道元婴真人眼里不揉沙子,连忙道,

    “景真人,让您住在这里是委屈您了,可是最近城中来了很多客人,香舍实在是紧张,还请真人您多多体谅。”

    要是换个别的人可能会相信对方的说辞,但景幼南玄功精深,六感敏锐,轻而易举地察觉到这个红袍执事内心的不安和躁动,知道他在说说谎,冷笑道:

    “是真没有了合适的香舍,还是你不愿意给安排?”

    红袍执事满头大汗,心里惊惧,但依然咬紧牙关,道,“景真人,是真的没有了合适的香舍。”

    景幼南目光逐渐变冷,心中愈发相信,对方是故意为之。

    钟橦头戴银冠,身披白蟒袍,居高临下,看着园中两人的对峙,面上露出笑容。

    要知道,真人两个字可不仅仅是修为境界,更代表一种身份和地位,要是景幼南真在梧桐阁住下,钟橦就会大肆宣扬,让他在整个真人圈子里大大地丢次脸,充当笑柄。

    如果景幼南真不依不饶,自己到时候也可以出现,大度地让出自己的香舍,一来可以坐实确实没有合适的香舍,让景幼南的动作显得斤斤计较,嚣张跋扈,二来借他作垫脚石,表现自己的大局感和风度。

    反正不管怎么做,都能让景幼南吃个亏,就当是给他的下马威。

    就在钟橦觉得自己算无遗策智珠在握之时,就听景幼南充满杀伐的声音传来,道,“真人岂是尔等可以慢待的?今日废去你的修为,权当惩戒。”

    说完,景幼南出手如电,一掌按在王袍的天门上,法力一吐,击碎了他丹田中的金丹。

    “啊,”

    王袍双目圆整,惨叫一声,仰天栽倒。

    金丹破碎,道基断绝,从此之后,王袍就从一名高高在上的金丹宗师,变成一个连养气都不如的小小修士。

    “啊,”

    “直接废去修为,”

    “元婴真人之怒啊,”

    “王袍真是飞来横祸,”

    正关注的众人眼见这一幕,只觉得一股寒气自颈椎骨后冒起,整个人仿佛坠入到冰窟里,浑身上下没了知觉。

    一名外来的元婴真人废掉了一个金丹修为的迎客执事,水族和大晋皇室,光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怎么会这样?”

    钟橦也是目瞪口呆,他万万没有想到,景幼南会不按常理出牌,直接一下子把王袍废掉。

    “这次要闹大了。”

    钟橦面色铁青,被废去修为的王袍可不是普通的金丹弟子,他是城中镇南王的亲外甥,在飞鹤城中颇有地位。

    钟橦现在用脚趾头都能够想到,这样的大事谁也掩盖不住,很快就要被递上城中大人物的案头,然后就是进行最严肃的调查。

    如此一来,自己在背后的小动作肯定无法遁形。

    “该死的景幼南!”

    想到可能引发的可怕后果,钟橦在心里连连咒骂不已。

    “不能在这里干等。”

    钟橦到底是元婴真人,很快冷静下来,沉吟少许后,转身离开。

    真极殿。

    祥云紫烟,琉璃宝地。

    玉案上的兽面鼎炉中烧着上好的香料,细细的檀香飘出,凝而不散,状若华盖。

    镇南王张裔安置好两位龙族王妃后,正坐在宝座闭目养神,天门上的罡云流转,隐有一方大印高悬,紫青之气氤氲,镇压四方。

    这时,有管事慌慌张张地跑进来,一边跑,一边叫道,“王爷,出大事了。”

    “什么事,慢慢讲。慌里慌张的,不成体统。”

    镇南王张裔睁开眼,眸子沉沉,不怒而威。

    “是,是。”

    管事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才开口道,“刚才有下人来报,王袍公子被人碎了金丹,现在还躺在梧桐阁前。”

    “什么?”

    陡然间听到自己外甥遭遇不测,镇南王怒火冲顶,眼珠子都红了,他愤然起身,拍着玉案,大声问道,“谁这么大的胆子?”

    “是,是,是和水族两位王妃同来的景真人。”

    管事吓得结结巴巴,好歹解释清楚。

    “景真人,是景幼南。”

    水族一共来了五名元婴真人,身为地主的镇南王张裔自然早记在心里,马上对号入座,拧眉道,“这是在飞鹤城,不是在他们东海,真真是欺人太甚。”

    踱了两步,张裔又冷静下来。

    同是元婴真人,他不相信对方如此不知轻重,能让景幼南含怒出手,肯定别有隐情。

    想了想,镇南王张裔暂时压下报复的念头,吩咐左右,道,“来人啊,给我好好的查,查清楚来龙去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