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21.第921章 雨微云薄朱颜改 赤龙时下玉清池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海,金阙上宫。

    金钉珠门,玉阁琼房,曜光宝辉,蕊彩焕落。

    仔细看去,甘泉涌动,白浪横飞,百味珍羞,俱在檐下。

    尚有奇松异竹,千年不谢,祥禽瑞兽,声声不绝。

    肤白貌美的水族少女,身穿曳地长裙,鬓角带花,笑语晏晏,迎接自四面八方赶来的水族俊杰。

    少顷,只听云卷潮声,赤光氤氲,气势万千。

    不知何时,被光华映照成丹色的水中,一条条的细鱼浮出,巴掌大小,金鳞红尾,足有上千条连成一线,如同朝拜一般。

    “锦鳞同游,万鱼朝拜。”

    负责接待事宜的王复生见到这一幕,眉头挑了挑,喃喃道,“不知是谁家的坐骑,有如此威势。”

    时间不大,一点赤芒出现在海天一线,须臾之后,层层叠叠的海浪推动,如水花绽放。

    正中央显出一只牛首银角,通体金鳞的庞然大物,摇头摆尾,吼声如雷。

    狰狞的异兽背上,放置有一个状若宝塔似的阁楼,一个鼻梁挺秀,凤目有神的少女婷婷而立,火焰般的纱裙罩身,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氤氲,整个人就如同燃烧的火焰,令人瞩目而不敢接近。

    “吼,”

    牛首异兽到了泊位口,前足抬起,发出一声大吼,声若龙吟,还有一点洋洋得意的炫耀。

    哗啦啦,

    这一声大吼,吓得周围聚过来的细鱼扇贝四下乱窜。

    红裙少女拍了拍异兽的银角,示意它安静下来,然后整理了下衣裙,迈步行走,沿着虹桥,来到迎宾楼前。

    红裙少女身量极高,足有九尺,再加上宝光罩身,以及高高挽起的发髻,立在场中,简直有一种鹤立鸡群的俯视感。

    王复生眼皮子跳了跳,连忙迎上去,笑容满面地道,“朱瑶啊,好久不见。”

    “王复生,”

    朱瑶美眸一闪,细细的烟眉挑起,红唇胜火,开口道,“你不是快要冲击元婴境界了嘛,怎么有空来迎来送往?”

    “结婴哪里有这么简单,”

    王复生苦笑一声,道,“没有头绪,出来放松放松,换换心情。对了,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冲击元婴境界的打算?”

    “这个,”

    还没等朱瑶回答,突然之间,天光照下,隐约有千百琉璃宫灯高悬,瑞气祥光,缠绕成丝,倏尔下垂,层层叠叠的光华氤氲垂地,把周围照的如同粉妆玉砌一般。

    哗啦,

    烟光敛去,一个少女踱步出来,头梳飞云髻,身披细花仙衣,眉心一点朱砂印记,琼鼻小口,容颜极为精致。

    少女先和王复生打了个招呼,然后看向朱瑶,用清脆脆却很夸张的语气,开口道,“呀,这不是朱姐姐,我们东海百年一出的天才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是金丹境界啊。”

    “白玲儿,”

    朱瑶收敛起俏脸上的笑容,冷声,道,“总比某个不光长不大,还可能一辈子都突破不了金丹的幼稚女强。”

    “啧啧,幼稚女,”

    白玲儿身材娇小,站在朱瑶面前简直如同长不大的萝莉似的,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四下打量,故意用好奇地语气道,“咦,朱姐姐,不是听说你找了一个凤骨龙姿资质出众的道侣了嘛?怎么没见到,是不是故意藏在家里,怕被人抢走啊。”

    “你,”

    朱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身后的法力哗啦啦作响,恨不得给眼前这个可恶的小妮子一拳。

    最近谁不知道,她挑选的道侣在冲击元婴境界时,不慎天魔入体,百年的道行被毁,成为废人。这样的事,几乎成为幸灾乐祸的家伙们口中的笑柄。

    白玲儿很明显是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打人传打脸,骂人必揭短。

    见到两个女人舌剑唇枪似地交锋,差点都要打起来了,在一旁看得头上直冒冷汗的王复生连忙插进来,劝道,“两位,里边请吧,都给你们准备好房间了。”

    白玲儿嘴角上翘,似笑非笑地道,“我还要等一个人。”

    话音未落,只见云光一开,青气回旋,绿意盎然,竹叶摇摆,风吹藤动。

    丝丝缕缕的木叶之气如珠帘璎珞般垂下,化为法衣,披在一名青年人身上。

    王复生抬眼打量,只见来人容貌俊伟,气势昂扬,天门上一朵青色罡云转动,一件青莲法剑悬于其上,铮然有声。

    “是元婴真人。”

    王复生眯起眼,心中颇为惊讶,这可是水族中年轻一辈的聚会,能够在这个年纪结成元婴,真的是前途无量。

    白玲儿自然而然地揽起青年人的胳膊,用撒娇般的语气道,“来晚了哦。”

    “路上有点事,耽搁了下。”

    青年人笑容温和,额头上的龙角熠熠生辉,他跟白玲儿小声说了几句后,目光投向一边的闫秀君,道,“秀君,好久不见。”

    “是你,钟橦。”

    闫秀君妙目中露出少许复杂之色,道,“恭喜你结成元婴,成就真人。”

    “侥幸罢了。”

    钟橦虚虚地客气了一句,只是看他顾盼生辉的样子,肯定心里得意。

    白玲儿身后的真气不断地变化,时而如铜钟,时而如玉如意,时而似钟鼓,时而如云鹤,时而似孔雀,等等等等等等,叹息道,“有人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不识金镶玉啊。”

    一边说,她还一边用眼睛瞄朱瑶,意思显而易见。

    闫秀君俏脸变色,美目中几乎冒出火来。

    白玲儿的话,真真是恶毒。

    要知道,当初钟橦曾经追求过闫秀君,还搞得声势很大,不过闫秀君认为钟橦资质一般,冲击元婴境界的可能性很小,果断拒绝。

    现在看看,自己放弃的人已经是元婴真人,而自己千挑万选的道侣则成为废人,扣一个有眼无珠绝对不冤枉。

    这样简单粗暴的打脸,连一边的王复生都快看不下去了。

    “好了,玲儿,”

    钟橦目中余光瞥过闫秀君,见她悲愤的样子,心中积蓄的怨气一扫而空,整个人仿佛轻松下来,道,“我们先进去吧。”

    “好,”

    白玲儿小鸟依人,路过闫秀君身边时,还瞥了她一眼,作趾高气扬状。

    只是还没等两人进殿,一声嘹亮的号角声远远传来,绿水起波,万鱼朝拜。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