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08.第908章 祥瑞呈五彩 灵机映霜天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日后,锁青台。

    霜含流彩,昼若浓光。

    圆影倒寒池,玉露滴衣裳。

    景幼南盘膝而坐,天门上升起云气,千灵重元玲珑宝塔悬于其上,垂下丝丝缕缕的宝光,氤氲铺地,仙音袅袅。

    仔细看去,景幼南眉宇间有赤气流转,如火光跳动,熠熠生辉。

    很显然,这是化丹三重圆满境界,金丹中火性上涌而显现出的异状。

    正在这时,景幼南突然睁开眼,双目神光迸发,看向天际尽头。

    只见赤气东来,火星如雨,洋洋洒洒,璀璨如星,大片大片的晚霞腾空,映红半边天。

    “是赤气冲霄。”

    闫秀君手掩红唇,喜形于色。

    须臾之后,赤光隐去,取而代之的是郁郁葱葱,欣欣向荣的绿意弥漫开来,浓烈到极致的生机酝酿,沸腾,爆发。

    “青木撑天。”

    古玉音粉拳攥紧,玉颜上的笑容一闪而逝。

    下一刻,青光褪去,幽幽黑水涌出,浩荡千里,波浪汹涌,神龟交游,蛟龙沉浮。

    “黑水涌泉。”

    再然后,黑气消散,道道庚金剑气腾空,撕裂大气,锋锐之意,贯通天地,周围的一切,统统化为齑粉。

    “白金战意。”

    到最后,是土黄的山岳显形,层层叠叠,连绵不尽,位居中央,厚德载物。

    “黄土厚德。”

    景幼南低吟一声,大袖展动,自云榻上起身,目若星辰,一字一顿地道,“五气轮转,异象频出,灵穴要成形了。”

    话音一落,就听一声震天大响,五道光华冲霄而起,拨开云光,贯通天地,赤青白黑黄,五色流转,仙音自生。

    这一刻,陆洲上的修士连同周围上千里的修士统统被惊动。

    足足一个时辰后,异象消失。

    景幼南站在青松下,把景象尽收眼底。

    眼前原本狂暴到能够把法器都碾压成齑粉的灵机已经抚平,五色光环层层叠加,正中央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穴,天花乱坠,地涌金莲。

    “灵穴正式成形了。”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压抑住心中的兴奋。

    “真是一等一的灵穴。”

    闫秀君目瞪口呆地看着半空中的灵机如雨,喃喃道,“这样的灵穴,足够作为一个传承宗门的根基。”

    “准备行动吧。”

    古玉音隐秘地打量了闫秀君一眼,轻声道,“灵穴刚刚成形,灵机会演化出很多的天材地宝,就看我们运气如何了。”

    “嗯。”

    闫秀君捋了捋耳边的秀发,表示同意,她同样是对灵穴中成形的天材地宝眼馋,早就摩拳擦掌,要满载而归。

    “你们注意安全。”

    景幼南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到灵穴中结婴成就真人,至于天材地宝,要往后放一放。

    “走。”

    古玉音最先动作,她脚下起一道遁光,细腰一扭,已经到了半空中,认准方向后,一头扎进灵穴。

    “我也去了。”

    闫秀君和景幼南打了个招呼,自袖中取出一个圆盘似的飞行法器,玉足一点,落在上面,很快消失不见。

    景幼南抬眼看去,就见一道道流光冲灵穴而去,知道这是陆洲上的修士按捺不住,要分一杯羹。

    “该我了。”

    景幼南大笑一声,平地起一道惊雷,太乙化雷诀发动,只是一闪,就进入灵穴。

    轰隆,

    一入灵穴,耳中响起诸般妙音。

    景幼南默念口诀,灵台之中元灵性光化为三盏金灯高悬,保持清明。

    下一刻,景幼南只觉得自身仿佛置身于温泉中,全身的毛孔张开,几乎化成实质的灵机涌来,舒服到极点。

    “真不愧是是灵穴。”

    景幼南暗自赞叹,丹田中的金丹滴溜溜转动,一点阳火在里面蕴含,呼之欲出。

    “继续向下。”

    景幼南按捺住金丹的雀跃,驾驭遁光,继续向下。

    即使在下潜的过程中,景幼南看到有宝物散发灵机,他都果断舍弃,现在需要抓紧时间结婴。

    正在这时,就听头顶之上一声震天大响,层层的灵机向两旁散开,一股深沉的力量降临,几个躲得慢的修士直接殒命当场。

    哗啦啦,

    灵机自发结成曲柄华盖,显出一位女仙,头戴莲花道冠,身披散花仙衣,玉音仙姿,容颜精致。

    “是元婴真人。”

    景幼南心神一动,眼睑垂下,挡住眸中异色。

    “嗯?”

    蔡真人抵达灵穴后,美目一转,正好看到景幼南,先是微微错愕,然后一种凛然杀机发出,道,“景幼南?”

    “不知真人如何称呼?”

    景幼南感应到对方杀机笼罩自身,不得不停下遁光。

    蔡真人细眉一挑,冷声道,“敢堂而皇之地击杀我金山派弟子,谁给的你这么大胆子?”

    “金山派,”

    景幼南眼睛眯了眯,他想起在海上死在自己手中的金山派弟子,还有观雨楼的楼主提醒的话,金山派可是擅长于推演追踪。

    真的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走,”

    景幼南身子一动,摆脱对方的气机锁定,身子化为遁光,往灵穴下方风驰电掣而去。

    要是换个时间,换个地方,他还真不忌惮和元婴真人交交手,试探下这个世界中元婴真人的深浅,不过现在结婴最重要。

    “想走?”

    蔡真人冷笑一声,纤纤玉手伸出,如春葱般的手指掐了个法印,刹那间,灵机凝固。

    “咦,”

    景幼南只觉得自己仿佛成了琥珀中的昆虫,周围是透明的光华,却一动也没法动。

    “轮转。”

    蔡真人法印再变,一种天旋地转的意念降下。

    “罗盘。”

    景幼南虽惊不乱,心神一动,沟通道器罗盘。

    哗啦啦,

    妍儿坐镇罗盘中央,波动幽深的指针,昏黄的光华照出,死亡气息弥漫,不到半个呼吸间,腐蚀掉周围已经化为金刚般的气机。

    趁着这个打开的缝隙,景幼南卷起罗盘,倏尔一动,如游鱼般摆脱蔡真人的控制,扎入到一个沟壑中。

    “你跑不掉。”

    蔡真人玉颜寒霜,云袖一摆,一个堪舆图浮现在身后,星星点点的篆文交织成北斗七星,勺柄徐徐转动,在捕捉景幼南的气机。

    不多时,蔡真人有了发现,美目一亮,纵身追了过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