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905.第905章 枝动生乱影 变化心不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暮,戌时三刻。

    绿嶂百重,高崖入霄,动枝乱影,谷深猿啼。

    洞中水声潺潺,有石通体紫青,蟠曲如龙,龙首垂下,口含明珠,光华荧荧,晕光氤氲。

    景幼南盘坐不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天门上云光清亮如水,千灵重元玲珑宝塔,东华慈光星辰尺,大五行化生葫芦等等法器吞吐灵机,熠熠生辉。

    突然之间,景幼南只觉得丹田一动,金丹悬于其上,丝丝的火气滚动,带起周围层层叠叠的丹煞,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

    这一刹那,周围大片大片的云气沸腾,灿烂若锦绣。

    半个时辰后,景幼南从入定中醒来,吐出一口浊气,目中若有所思。

    丹有阳火,日伏而动,显然已经是积累足够,只等灵机入窍,龙虎调和,阴阳自生,即可冲击元婴境界,成就真人。

    想了想,景幼南取出腰间的袖囊,里面放置三个药葫芦,正是他为结婴所准备。

    “只等灵穴成形。”

    景幼南心情激荡,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成就真人,自可在此世界中翻云覆雨,逍遥自在。

    目光一动,景幼南看到对面的闫秀君。

    她今天一身暗花云锦仙衣,宝光氤氲,精致的俏脸微微仰起,幽幽深深的光华自眸中流转,溢彩流霞。

    这时,闫秀君自鼻窍中吐出一道白光,足有三尺,似龙似蛇,烟云四起,偶尔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出,飘渺若仙音。

    白光不断地翻腾,或盘踞,或伸展,或遨游,不可名状。

    “是要结成龙珠。”

    景幼南记起典籍上的记载,只有结成龙珠,才算是真正踏入龙之道,登堂入室。

    “或许可以试一试。”

    景幼南沉吟少许,心神沟通龙角海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弥漫出来,不到半个呼吸间,笼罩闫秀君。

    这股气息看似微弱,但自有一种沉淀万年的雍容,自强,奋发,扶摇而上。

    哗啦啦,

    闫秀君鼻窍中吞吐的白光受此气息一激,倏尔一卷,落地化蛇,然后云气来聚,生出爪子,最后惊雷炸响,龙鳞覆盖。

    只是下一刻,异象崩溃。

    闫秀君睁开眼,用力一吸,白光自鼻窍中而入,沉入丹田,覆于丹田之上。

    “刚才是?”

    闫秀君仔细感应着刚才的气息,只觉得身上的毛孔都要张开,每一个窍穴都在欢悦。

    “以前得到的一点小东西。”

    景幼南悄然地把龙角海螺收起来,面上不动声色,道,“不知道对你有没有用?”

    “有用,很有用。”

    闫秀君精致的玉颜上满是喜悦之色,这样的气息,对于修炼化龙之道真是大有裨益。

    顿了顿,闫秀君看向景幼南,满怀期待地道,“不知景道友是从哪里得到的?”

    “一个奇妙而又危险的地方。”

    景幼南说起谎来不眨眼,在四海之中,龙角海螺关系重大,是他以后计划的关键,自然不会现在透露,道,“等我结成元婴,成就真人,倒是可以再次试一试。”

    “这样啊,”

    闫秀君光洁额头上的珊瑚龙角晃动,不知道是相信还是不信,不过她真是个聪明人,轻轻一笑,明艳动人,道,“我以后要结成龙珠,就要你多多帮忙哦。”

    “当然,”

    景幼南一伸手,把闫秀君抱起,揽在怀中,大手在她细腻的肌肤上摩挲,笑道,“凭我们的关系,我不忙你还会帮谁?”

    闫秀君双颊上飞起两团红晕,娇艳胜火,吐气如兰,娇嗔道,“你不是还有华音嘛。”

    “华音,”

    景幼南嗅着鼻尖的幽香,紧了紧手,道,“我自有安排。”

    “嗯。”

    闫秀君点点头,没有多说。

    景幼南怀抱佳人,心中却没有旖旎之意,念头转动。

    他和古玉音合作,自然要借助她龙女身份,借机在富甲天下的水府中攫取一部分的利益,用来继续以后的计划。

    不过,计划不如变化快,现在器灵妍儿用奇术收服闫秀君后,这个计划就应该变一变了。

    闫秀君或有自己的小心思,但总体是要听自己的话,把她扶植上水族高位得到的利益,远比支持古玉音这个拥有不知名道器的修士要好的多。

    合作者怎么会比得上自己的人用的顺手?

    “就看古玉音是否识时务了。”

    景幼南目光炯然,只要成就真人,大势在握。

    另一个洞穴中。

    乳石如玉,低垂而下,连络成帏,中央有一孔,光华自穹顶射入,然后束成一线,落到洞中,亮如白昼。

    古玉音半卧在云床上,周身丹煞之气涌动,化为凤凰虚影,五德流转,不拘于外。

    下一刻,凤簪子轻轻一摆,青光垂地,眉眼纤长的器灵显出形体,凤冠霞衣,气息愈发地深沉。

    “景幼南,”

    古玉音眉头皱成疙瘩,道,“他不是一个好的合作者。”

    “不错,”

    凤簪器灵表示同意,道,“景幼南出身大宗,见多识广,身上还有异宝护佑,即使你们两人合作,他都是占据主动。一旦他晋升元婴,成就真人,你会越发被动。”

    顿了顿,她叹口气,道,“计划不如变化快啊,原本我以为他即使要寻灵穴成就真人,怎么也得等个几十年,趁着这个时间,我会恢复一大部分实力。”

    “另一个,你现在龙女的身份很重要,没有你这身皮,他景幼南只能够简单粗暴地去打破秩序,事倍功半。没想到,他还真有手段,短短时间内就降服了一个龙女,真真是令人意外。”

    “接下来该怎么做?”

    古玉音拧眉沉思,自从她被景幼南用不知名的手段撞破真身后,就处于下风,现在形势更是恶劣。

    “有两点。”

    凤簪的器灵见识过沧海桑田,无穷变化,声音沉稳,道,“首先我得抓紧时间恢复力量,不然的话,景幼南说不定成就元婴后会对我下手。其次你要寻机击杀新来的闫秀君,断了景幼南的路,让景幼南不得不倚重你。”

    “好。”

    古玉音深吸一口气,美眸中寒芒跳跃,她早不是原本万魔狱不起眼的女修,而是磨砺獠牙等待涅槃重生的天之骄女。

    挡路者,必死!

    正在这时,只听一声大响,古玉音先是一愣,豁然起身,道,“有人闯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