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96.第896章 华阳东渡欲寻仇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暮,折子岛。

    昆山玉树,丹丘青林。

    依稀白猿啼于深谷,仙鹤鸣上枝头,灵鹿饮在泉边。

    景幼南头戴道冠,身披仙衣,腰束宝带,端坐在树下,天门上云气翻卷,龙角海螺晕出一层层的光华,叮当作响。

    少顷,景幼南睁开眼,把手一招,龙角海螺落在掌中,细密的篆文交织,飘渺的仙音犹在耳边。

    “去,”

    景幼南心神往里一探,瞬间穿过禁制法阵,降临到龙角海螺里面。

    弯弯的月牙岛。

    丹霞连天,腾云涌烟。

    石前水苔绿,树下蟠桃红。

    人参女躺在落花堆里,肚皮朝天,呼呼大睡,嘴边的口水都留下来,弥漫出成熟药芝的香气,引来仙禽驻足。

    头上扎着羊角辫,穿着红兜肚的灵芝娃娃则在地上滚来滚去,咿咿呀呀地叫,这小东西不知道吃了多少蟠桃,小肚子圆滚滚的,跟个皮球似的。

    见到景幼南出现,灵芝娃娃小身子吓得一哆嗦,然后马上手脚并用爬到一边,不愿意待在景幼南身边。

    景幼南自然不会管这个娃娃,他把目光投向月牙岛环绕的海面上。

    轰隆,

    下一刻,水花四溅,两头异兽从海中钻出,探出半截身子,细细密密的鳞甲泛着光芒,引颈长鸣。

    景幼南仔细感应着海螺中禁制法阵的变化,一种玄之又玄的意念在心头盘旋,挥之不去。

    “果然是这样。”

    景幼南点点头,目露喜色。

    把异兽收入到龙角海螺中,不仅可以提升龙角海螺的威能,而且还可以让异兽成长,真的是双赢的局面,一举两得。

    除此之外,异兽越多,对龙角海螺的增益作用越强。

    “还有水族也可以,”

    景幼南来回踱步,周围的海域中他安置了一部分水族,同样可以对龙角海螺有良好的作用。

    “咿呀,”

    胖乎乎的灵芝娃娃被异兽的叫声吓得摔了个跟头,疼地咬牙咧嘴。

    小东西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捂着屁股,小身子上沾满泥土,脏兮兮的。

    “来,小东西,”

    景幼南已经明白龙角海螺的作用,闲的无事,就抓起灵芝娃娃,把小东西放到水里,进行洗刷刷。

    “咿呀呀,”

    灵芝娃娃手脚踢腾,奶声奶气的叫。

    景幼南对灵芝娃娃可没有像人参女那样耐心,在洗刷过程中,灵芝娃娃连着喝了几口水,呛得小脸通红,眼泪都快出来了。

    “好了。”

    景幼南很快把洗地白白嫩嫩的灵芝娃娃从水中拎出来,正想逗逗这个小东西,突然之间,他脸色一变,身子一摇,出了龙角海螺。

    轰隆,

    刚出龙角海螺,景幼南就见到层层叠叠的光华如莲花般盛开,随后裙裾摇动,环佩叮咚,古玉音缓步走出。

    仔细看去,古玉音周身丹煞之气盘旋,隐隐凝成一只鸿前、鳞后、蛇颈、鱼尾、鹳嗓鸳思,龙纹、龟背、燕颌、鸡喙的凤凰之相。

    半个呼吸后,凤凰之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粒圆坨坨的金丹,绽放出无量光华。

    “是上品金丹,还不错。”

    景幼南老气横秋地点评,道,“不算太废柴。”

    古玉音瞪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经过这次结丹,古玉音才明白为何上品金丹如此难成,真的是资质,机缘,玄功,缺一不可。要不是她有神秘的凤簪相助,根本不可能成功。

    也正是因为此,古玉音第一次直观感受到,对面的这个可恨的家伙丹成一品又是何等的惊采绝艳,如果不是亲眼见到,她都不敢相信,世上真有人能够结成一品金丹。

    静了静心,古玉音开口道,“现在我已结成金丹,以往不方便做的事都可以做了,接下来,我会全力调动我所能够调动的水族力量,帮你打探灵穴的消息。”

    “嗯,得抓紧时间。”

    景幼南沉吟少许,道,“你得把你这个龙女的身份发挥到最大,尽可能地调动水族力量。只要我能够结成元婴,我们就能摆脱被动局面,很快把乌龙海掌握在手中。”

    “我知道,”

    古玉音心里也着急,她修炼的《凤凰五德经》玄妙精深,可是每次晋升需要的天材地宝都多的吓人,光靠她自己肯定不行。

    “等我成就真人,就推你上位。”

    景幼南早有打算,道,“东海水族如此豪富,只要利用得当,你的修为会突飞猛进。”

    东海,双生岛。

    杨柳依依,桃花夭夭。

    翠云半夕映,卧听老松声。

    赵雪燕头梳飞云髻,身披葱黄绫棉裙,宝光加身,唇红眉翠,她垂手而立,好似在等人。

    大约过了半刻钟,只见半空中云光一开,香气氤氲,仙乐袅袅,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踏云而来,身后跟着童子,手捧拂尘和玉如意。

    “见过师长老。”

    赵雪燕见到老者,连忙大礼参拜,这可是宗内的太上长老,就连掌教都得礼敬三分。

    “起来吧,”

    师长老面沉如水,长长的寿眉压得很低,道,“查的如何了?”

    “禀告师长老,”

    赵雪燕清了清嗓子,开口道,“事情已经查清楚,师师弟是在观雨楼的拍卖会上和一个叫景幼南的修士起了冲突,然后师师弟求助于邱长老,一起去寻景幼南的麻烦。师师弟之死,肯定和这个景幼南脱不了关系。”

    说完,赵雪燕从袖中取出一个册子,捧在手中,高举过顶,道,“这是晚辈收集的全部信息,请师长老过目。”

    “嗯,”

    师长老令仙鹤童子把册子取过来,随手翻了一遍,就放到一边,怒形于色,道,“你没有查到这个景幼南的来历?”

    “晚辈无能,”

    赵雪燕光洁的额头上渗出香汗,小声道,“他就好像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一样,晚辈调动了手头所有的力量,仍然一无所获。”

    “嘿,能够被东海的那条老龙接受,下嫁龙女,景幼南肯定有来历。”

    师长老缓缓站起身,目中杀机森然,道,“不过,不管他是什么来历,一定要血债血偿。这次我亲自前往东海,拿他的头颅来祭祀元长和邱长老等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