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92.第892章 雷霆收震怒 江海凝清光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殿中。

    庆云翔集,青气氤氲。

    细细的管弦之音若隐若现,光影浮动,幽香弥漫。

    龙君端坐在宝座上,高冠冕服,上玄下朱,绘有纹章,只是冕旒垂下,看不清面容,只见得气势如渊似海,不可测度。

    “元婴三重。”

    景幼南垂下眼睑,感应到高台上弥天极地的冲天气息,一道白光上接天穹,下连东海,分明是已经修炼到法身出游,来去纵横的大修士境界。

    不同于殿中其他人见到大修士的战战兢兢,景幼南已经跟数位大修士打过交道,自己的师尊更是日月独游的洞天真人,他的心态无疑更为平和。

    “东海龙君无疑是宝光大世界中的顶尖存在,”

    景幼南念头转动,就是不知道,四海之中,是否有洞天真人坐镇。

    这时,龙君开口说话,他的声音醇厚温和,有一种不知名的沧桑,道,“在座诸位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今天难得同聚一堂,先共饮一杯。”

    说完,龙君端起酒杯,遥遥一举,然后一饮而尽。

    “多谢龙君,”

    景幼南和在场众人一般,回了一礼后,满饮此杯。

    “好,”

    龙君的声音再次从上面飘下,道,“下面有请诸位鉴赏下我们水族的乐曲。”

    哗啦,

    话音一落,大殿中央水光纵横,层层的浪潮之中,上百名的水族战兵踏水而来,都是甲胄在身,手持利刃。

    上百名的战兵只是往场中一站,自然结成大阵,一种凛然的煞气冲天而起,直接刺入到人的眉梢,冷飕飕的。

    “嘶,”

    在场几人猝不及防下,被杀机一冲,打了个寒颤,差点失态下没握住手中的酒杯。

    “法度森然,”

    景幼南看着场中英武而又煞气冲霄的战兵,目光转动,暗自道,“这应该是龙宫的下马威,起震慑作用。”

    要知道,场中在座的人身后基本都是有势力支持,无论是仙门还是大晋王朝,多多少少对水族都有想法,龙族此举就是要斩断他们不切实际的念想。免得以后起了龌龊,伤人伤己。

    景幼南并不在意,只是看接下来的阵舞,好似是讲述的龙君初定东海,率领水族四处征战,斩杀海妖等等异端的故事。

    整个舞曲大气磅礴,还有前所未有的豪迈,仿佛真的置身于那个波澜壮阔的时代,在荆棘遍地的海域,一柄斩刃,横扫异端,书写真正的神话和传奇。

    不少的修士甚至情绪都被调动起来,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恨不得早上上千年,亲眼见证。

    “养气,”

    景幼南把场中景象尽收眼底,若有所思。

    宝光大世界的修士,或许修为境界不差,但比起大千世界的上玄门精英,很明显少了几分骨子里的笃定和平静,从而有些浮躁。

    这样的心性,要往上走,无疑要更难。

    少顷,一曲舞尽,众水族精锐退下,没有半点的声息,显示出龙族四海称雄的底蕴,真的是深不可测。

    正在此时,前面云台上站起一个俊美的青年,头戴银冠,身披锦衣,巍巍如玉山,崖高月明。

    他起身后,先向龙君见礼,然后环视全场,朗声道,“今日喜见龙君,又与诸位俊贤同堂欢聚,真是一大幸事。在下郑凡不才,愿献上一曲,以祝酒兴。”

    “好,”

    龙君点头答应,拍拍手,有侍女从后面走出,怀抱各种乐器,有七弦琴,八音钟,牛皮鼓,玉水笛,洞箫等等,应有尽有。

    “献丑了。”

    郑凡取过一把古琴,盘膝而坐,然后简单调了调音色,静心凝神。

    下一刻,琴音炸响,如刀兵突来,一上来就是激烈高亢,风急雨狂。

    轰隆隆,

    一个个的音节如同重锤一样,硬生生地砸进每个人的耳朵,没有软绵细语,没有精致婉约,只有简单到粗犷,张扬而又野性。

    “好手法,”

    景幼南赞叹一声,古琴实际上并不适合这样激昂的曲子,但对方却从从容容地奏出,很有举重若轻的范儿。

    除此之外,这首曲子就如同给在场的其他人下的战书一样,硬邦邦的,很有力度。

    景幼南已经发现,场中有几个修为略低的子弟,好似对这爆炸性的声音根本无法抵挡,面上显出痛苦之色。

    哗啦啦,

    西厢上的帷帐好似也在乐曲中荡起一层层的水纹,后面的龙女心知肚明,这一支曲子已经吹响了竞争的号角,接下来会有人出局。

    绝大多数龙女都是面露紧张之色,毕竟是利益攸关,只有三个龙女坐的稳稳当当,很有一种清风明月照大江的闲适。

    仔细看去,这三个龙女额头上居然生有如珊瑚般的小犄角,眸子中有金黄的色彩流转,即使在众多绝色的龙女之中,依然是光彩夺目,一下子就吸引住别人的目光。

    古玉音也在偷偷打量,她知道,这三个龙女是在场龙女之中血脉最浓厚的,据说有返祖之相,也是最有希望更进一步,成就真人的。

    “确实很有潜力,”

    古玉音眼珠子滴溜溜转动,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这个时候,场中又生变化。

    一个宽袍博带的青年大笑一声,有金石之音,道,“郑兄一人独奏未免无趣,我也来助助兴。”

    这个青年取过竖笛,鼓气吹响,下一刻,一种如泣如诉的低吟如夜间的寒风吹进大殿,瞬间令郑凡的激昂爆炸无法肆意汪洋。

    “哈哈,杜乐乐不如众乐乐,”

    再有一人加入场中,手拍铜鼓,咚咚的声音,蕴含狂野的跳动,一出现就震慑全场。

    其他众人也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极力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好令自己脱颖而出。

    “有趣,”

    景幼南再饮一杯酒,然后双目一凝,大五行化生葫芦自天门中冒出,滴溜溜一转,自葫芦口中垂下森森然的剑气,寒光照人。

    “起,”

    景幼南默念口诀,千百的剑气激荡碰撞,汇成杀伐的乐曲,没有激昂,没有澎湃,没有婉转,没有精致,却是毫不动摇的坚定,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执拗。

    剑气如歌,甫一出现,全场一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