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90.第890章 池藏苔绿 剑光灭宗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正是春日时节。

    枝挂桃红,池藏苔绿,影来水里,花落衫中。

    古玉音头梳堕马髻,身披暗花细丝褶缎裙,流苏垂地,氤氲清光,真的是翠眉瑶质,颅瞳赪唇,亭亭似月,嬿婉如春。

    她扶了扶头上的凤簪子,轻提裙摆,过虹桥,转山石,就见前面千叶绯桃,花苞如珠,其红映日,赤焰升腾。

    再往前走,入园子。

    展目看去,是一株三本乔松,耸干参天,接荫蔽日,细若青针般的松叶连绵,状若华盖。

    景幼南坐在在虬松下,天门上云光清亮如水,上面托起大五行化生葫芦,自葫芦口中垂下五行五色剑气,碰撞之间,发出叮当有声的轻鸣。

    尚未接近,就有一股不可抵御的锋锐袭来,令人头皮发麻。

    “嗯,”

    古玉音娇躯一震,发髻上的凤簪子轻轻摆动,形似凤凰般的虚影浮现在身后,化去剑气的威能。

    “差距这么大。”

    古玉音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心里是很不高兴。

    “不要多想,好好修炼,等你把《凤凰五德经》修炼到圆满境界后,五德护身,万劫不磨,那才是真正的存身之道。”

    凤簪子中那个眉眼纤长的器灵声音传来,道,“刚者易折,锐则不惜身,不论是通天剑派和葫芦剑宗或是消亡或是衰弱,可见如此。”

    “嗯,我明白。”

    古玉音点点头,平心静气,心中的负面情绪逐渐散去。

    又过了大半盏茶的功夫,景幼南从入定中醒来,把手一招,收起化生葫芦,然后开口道,“办得如何?”

    “你看,”

    古玉音纤纤玉手一点,两个锦盒飞到景幼南的手中,道,“你拿出的灵草药芝年份足够,是炼制丹药最佳的主药,水族中的几位真人都很感兴趣。”

    “唔,不错。”

    景幼南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满意地点点头,道,“品质都不错,看来水族是够富裕。”

    “不是没有隐患,”

    古玉音袅袅娜娜般入座,精致的俏脸上映着光华,如明珠生晕,轻声道,“有几个老家伙已经在旁敲侧击你的身份来历,看来是起了觊觎之心。”

    “谁不知道四海之中最缺灵草药芝,他们有想法也正常。”

    景幼南按了按眉心一闪而逝的如斧似钺般的雷纹,嘴角带起一道诡异的弧度,道,“不过,要是他们不长眼,我也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嗯?”

    古玉音细眉一挑,这样的话语说的如此从容,难道景幼南真的有把握击杀真人不成?

    “他刚才身上的气息不对,”

    凤簪子的器灵突然开口道,“这种气息有点熟悉,可是想不起来。”

    顿了顿后,凤簪子的器灵继续道,“或许是景幼南真正的底牌,你们现在是合作共赢,先不要动小心思。”

    “走吧,到时间了。”

    景幼南大袖一展,从宝树下起身,然后来到古玉音身前,伸手拦住她柔软的腰肢,拥着她往外走。

    古玉音身子习惯性一僵,然后放松下来,玉颜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口中却小声警告道,“手不要乱摸。”

    “你放心,”

    景幼南嗅着鼻尖传来幽香,同样用低低的声音道,“我对半人半龙的家伙可是没有兴趣,想一想就是怪怪的。”

    “你,”

    古玉音把银牙咬得咯咯响,恨不得把这个可恨的家伙咬死。

    两人来到山崖前,在显眼的望海石上,如往日那样依偎而坐,真的是郎才女貌,深情款款的样子惹得路过的众人停步观看。

    “啧啧,”

    “天作之合,”

    “真是令人羡慕啊。”

    路过的人都是议论几声,对两人表现出的亲密已经渐渐习以为常。

    这就是景幼南和古玉音两人想要的结果,形成既定的事实,以此来增加景幼南入赘龙宫的砝码。

    毕竟,两人的合作都是建立在景幼南能够进入龙宫的基础上,要是万一水族高层不许,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与此同时,两人也在窃窃私语,低声讨论。

    古玉音依偎在景幼南的肩膀上,轻声道,“经过我们这几天的造势,就是各大宗门和大晋皇室的人都已经得知,水族很要面子,高层要否决你,也得注意影响。”

    “嗯,”

    景幼南微微眯起眼,道,“只要能找到灵穴,让我顺利结婴,成就真人,以后做事就不必这样束手束脚。”

    “对了,有件事你要去办,”

    古玉音柳眉一动,道,“广元宗的人现在正在四处寻找我的下落,为了以防意外,需要你去解决掉。”

    “要不要活口?”

    景幼南笑着和一个路过的水族弟子打了个招呼,低声问古玉音的意见。

    “一个不留。”

    古玉音声音清冷,现在可不是表现善良的时候。

    “好,你等我的消息。”

    景幼南从容地答应一声,广元宗的人还不放在他眼里。

    两人又聊了一段时间,看到天色渐晚,古玉音率先离开。

    自酌自饮地喝了一坛灵酒,景幼南笑了笑,把玉杯随手扔到水里,然后纵起一道遁光,折向东南方向。

    宝灵阁。

    灯火初上,熠熠生辉。

    广元宗众人聚集在大殿之中,正在进行讨论。

    “还是不见踪影。”

    “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没有任何的消息。”

    “好像突然蒸发一样。”

    居中而坐的玄衣青年皱着眉头,听同门的报告,出现这样的变故,真的是让人想不到。

    正在这时,突然中天云光一开,一点金芒冒出,须臾之后,化为一个葫芦,在半空中滴溜溜转动,祥光万道,瑞彩千条。

    “不好,”

    玄衣青年人身为金丹宗师,自有感应,敏锐察觉到一种铺天盖地的杀机席卷而来,冷森森,凉飕飕,令人胆寒。

    可是,还没等他动作,半空中的葫芦猛然间吐出千百道的剑光,如惊虹在世,天罚降临,犁地三尺。

    所有广元宗的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无穷无尽的剑气撕成碎片,全部丧命。

    确认没有一个活口后,五行化生葫芦滴溜溜一转,重新回到景幼南手中,他看了眼已经成为废墟的大殿,笑了声,展袖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