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43.第843章 扶摇九万里 表智即称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下。

    霜叶红枝,白石绿水。

    景幼南头戴映日冠,身披万雷法衣,上绣阴阳,下描生死,腰间带有玉佩,行走在山路上,大袖飘飘,气质沉凝。

    不多时,转过山石,就见到晏家家主迎上来,恭声道,“景上师,法坛已经搭建好了。”

    “嗯,头前带路吧。”

    景幼南点点头,没有颐指气使,但眉宇间自有一股凛然的威严。

    虽然两人都是金丹宗师,一个是洞天真人的弟子,天下第一宗的十大弟子之一,一个只是九回山附近小修仙家族的族长,两人之间的差距,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是,”

    晏家家主答应一声,很自觉地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大约行了半个时辰,两人到了山顶。

    “景仙师稍等,待我打开禁制。”

    晏家家主自腰间取下一个铜铃,口吐真言,道,“叱。”

    话音一落,玄音响起,烟雾散去,光华尽敛,显现出山顶的景象。

    “咦,”

    景幼南抬目看去,就见眼前是半截光滑如镜的白石,上面起了三层玉楼,高二十丈,去地四十九丈。玉楼之上,尚有天龙台,舒尾若飞。

    南面是赤阳台,层层细纹若火焰莲花,熊熊燃烧;北面则是冰井台,叠叠霜冷若积雪覆盖,阴寒彻骨。

    一冷一热,一阳一阴,两种气息聚拢到中间的天龙台上,细细密密的篆文同时亮起,隐隐有龙吟震天。

    “不错,”

    景幼南点点头,然后转身对晏家家主道,“百丈之内,不准任何人接近,违者杀无赦。”

    说完,他大袖一展,平地起了一道雷光,托住身子,轻飘飘地来到天龙台上。

    轰隆,

    仿佛感应到景幼南的气机,整个祭台晃动了一下,好似天龙在苏醒。

    “不错。”

    景幼南背着手走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纰漏之处,就在台上坐下,闭目养神。

    他可是记得清楚,当初陈留王说过,祭炼龙角海螺必须要心无旁骛,全神贯注,要是状态不好,别说祭炼不会成功,自己恐怕都会受到反噬。

    三天后,景幼南再次睁开眼,眸中精光透出,长有三尺,灼灼其华。

    “就是这个时候,”

    景幼南深呼一口气,站起身来,接下腰间的龙角海螺,放到平台最中央用唤龙石雕刻成的龙口中。

    轰隆,

    祭台又是震动了一下,台上的玉龙上氤氲出如烟如雾的光华,原本空洞洞的龙目仿佛有星芒跳动,好似要活过来一样。

    “真是神奇,”

    景幼南喃喃一句,早已经准备好的血瓶拔开瓶塞,把里面金灿灿的蛟龙精血全部倒入到龙口饮水的玉池中。

    金灿灿的蛟龙精血,如同有生命一样,一落到玉池中,登时分解出数以千百的细小蛟龙状篆文,满场游走,嘶嘶作响。

    “开始,”

    景幼南把手按在玉龙的龙头上,掌中的丹煞之力缓缓吐出,通过这一中枢阵眼,调动整个祭台的力量。

    嗡,

    下一刻,自半截白石到玉楼,从玉楼到赤阳台,从赤阳台到冰井台,从冰井台到天龙台,一层层晶莹的光华亮起,螺旋状上升,远远看去,简直如同一尊真正的天龙在云中扭动身子,抖动龙鳞。

    哗啦啦,

    赤阳台和冰井台同时冒出一股气机,只是赤阳台灼热似大日,冰井台寒冷如冰窖,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同时聚拢到天龙台上,落到龙口下的玉池中。

    哗啦啦,

    阴阳磨盘出现在玉池里,徐徐转动,每转动一圈,都有一缕精血被吸入其中,然后通过复杂的法阵,灌注到龙口中衔着的龙角海螺里。

    “起,”

    景幼南右手操控阵眼,左手打出法诀,一丝丝的蛟龙精血进入到龙角海螺中,迅速被这件法宝吸收。

    嗡,

    龙口中衔着的龙角海螺剧烈地颤动,龙吟声此起彼伏,好似转瞬就会化为真正的天龙,翱翔于九天之上。

    “就是现在。”

    等到九九八十一声龙吟后,景幼南心神一沉,借助蛟龙精血的作用,刹那间穿过龙角海螺中不可计数的禁制法阵,来到了他一直无法触及的法宝核心。

    什么是龙族?

    是血脉高贵,寿命悠长?是拥有天赋神通,能行云布雨?还是天生水神,可以纵横四海?

    都是,或者都不是。

    起码,景幼南在龙角海螺的核心处,见到的是这样的龙。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背有八十一鳞,具九九阳数。

    它横卧在虚空中,口旁有须髯,颔下有明珠,喉下有逆鳞。头上有博山,又名尺木,光华璀璨。

    景幼南看着眼前如山岳般的龙,感受到的不是它的不可匹敌的强大,而是它的一种不可言表的意志。

    龙,刚开始只是蛇身鱼形,可是到最后却聚集鳞虫之长,成为“九似”,到最后能显能隐,能细能巨,能短能长。春分登天,秋分潜渊,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说到底,龙并不是指的强大,而是在追求强大的过程中集千家之所长,融为一炉,不断地进行蜕变和进化。或者还有审时度势,风物宜放眼的长远。

    不由得,景幼南想起了一段很熟悉而又很陌生的话语:龙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

    渐渐地,景幼南灵台一片空明,似乎眼前的龙已经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一个模模糊糊的符号,不停地闪烁。

    百丈之外,晏家仿佛有所感应一样,蓦然抬头,就见山顶祭台上,一尊长有百丈的蛟龙虚影浮现,盘踞于天穹之上,垂髯若云。

    “这是什么异象?”

    “好似是龙,真正的龙啊。”

    “怎么会这样?”

    晏家的众弟子很是好奇,目光碰撞之间,小声议论。

    “都到一边给我老实呆着,不说话没人把你们当哑巴。”

    晏家家主先把他们训斥地噤若寒蝉不敢吭声,然后又吩咐道,“二弟,三妹,你们带人再坚持一下周围的禁制,切不可出现半点意外。”

    “是,”

    两人答应一声,他们知道,在得罪明道书院后,这个引起异象的少年就是他们唯一可以依靠的支柱。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