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42.第842章 山上广陵城 月下闻姓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天后,广陵城。

    城在山阜之上,下临岫壑,东西北三面阻涧,广袤数百里。

    远远看去,腾云冠峰,高霞翼岭,岫壑冲深,含烟罩雾。

    景幼南坐在郁郁葱葱的宝树下,天门上雷云连绵成片,托起一粒宝珠,熠熠生辉。

    “龙角海螺,”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腰间龙角海螺上的花纹,念头转动。

    在灾难真君的洞府中,他如愿以偿地找到蛟龙精血,而且非常纯正,只要晏家能够筑造好祭台,就可以进行祭祀,彻底祭炼龙角海螺,使这件蒙尘的法宝重现光彩。

    要知道,龙角海螺是当初中古时代,四海中的炼器大师炼制而成,自成一方须弥空间,甚至可以装载货物,远远不是现在的袖囊,香囊,腰囊等等可以比拟的。

    传说中海螺还沾染了龙王的精血,蕴含龙族的威严,可以号令普通水族和海族,只要经营得当,完全可以在四海中形成一股举足轻重的势力。

    收好龙角海螺,景幼南大袖一挥,手中多了一件锦盒,上面镌刻篆文,氤氲光华。

    啪嗒,

    锦盒打开,里面平躺有一件兽面铜环,生有八目,双耳垂地,若有若无的吟唱不时响起。

    “真的是那一面的气息。”

    景幼南重新把锦盒盖上,吐出一口浊气。

    这件不知名的兽面铜环明显和黑水,还有他手中从鼎湖秘境中得到的鬼面令牌气息相似,极有可能是来自于九幽,或者或是黄泉地狱。

    如此来看,汲取的记忆中有关灾难真君借助九幽之力成就洞天,或许并不是虚言。

    再深一点讲,只凭当时尚未得到的灾难真君,有什么资格联系九幽?他背后的水族又在这个过程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真是水深啊。”

    景幼南叹息一声,只觉得眼前迷雾重重。

    “咿呀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的声音把景幼南从沉思中惊醒,他低头一看,就见这个小东西歪着小脑袋站在自己的脚边,大眼睛眨呀眨的。

    “来,胖娃娃,”

    景幼南把人参女抱在怀里,用手捏了捏小东西肥嘟嘟的小脸,只觉得成熟的药芝香气弥漫,笑道,“好吃贪睡,还真是长了不少肉。”

    “咯咯,”

    娇憨呆萌的小东西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依偎在景幼南的怀里,钻了钻去,笑声清脆。

    “来,”

    景幼南取出一粒丹药,塞到胖娃娃嘴里。

    “咯咯,”

    小东西登时眼睛眯成缝,用肉呼呼的小手抱住丹药,像个胖松鼠一样,嘎嘣嘎嘣地咬。

    “咿呀,”

    在树下玩耍的灵芝娃娃嗅到丹香,小碎步跑过来,小鼻子不停地抽动,馋的哈喇都快留下来了。

    “咿呀呀,”

    灵芝娃娃一边奶声奶气地叫,一边围着景幼南一个劲地转圈,咿咿呀呀地比划。

    小东西虽然智商也就是相当于三岁多的小孩,但它也是清楚景幼南的好恶,知道要是自己不拼命叫唤的话,他肯定不会主动喂自己丹药吃。

    自己和人参女,差别对待的厉害。

    “喏,”

    看到绕着自己转圈都要转出满头小星星的灵芝娃娃,景幼南取出一颗丹药,扔给小东西。

    “咿呀,”

    灵芝娃娃连忙用红兜肚兜住丹药,小鼻子抽了抽,眉开眼笑的样子。

    “咿呀,”

    灵芝娃娃坐在地上,抱住拳头大小的丹药,大口大口咬地起劲。

    这丹药虽然比不上人参女手中的品质高,但对在周真真和朱云泽两人手中过惯苦日子的灵芝娃娃来讲,无疑是很好很好的丹药。

    这个时候,一声清音响起,景幼南取出传音符打眼一看,就笑出声来,道,“倒是动作不慢。”

    抬手把人参女放到地上,景幼南开口道,“你们两个小东西老实待在这里,不要乱跑。”

    “咿呀,”

    人参女像小鸡啄米一样点了好几下头,表示自己一定老老实实。

    灵芝娃娃则是依然在嘎嘣嘎嘣咬着丹药,腮帮子鼓鼓的,充耳不闻。

    “你这个小东西,”

    景幼南敲了一记贪吃的灵芝娃娃,站起身来,大步向外走去。

    反正是殿内外有他布置的法阵,还有玄器千灵重元玲珑宝塔镇压阵眼,就是两个胖娃娃插了翅膀也飞不掉,他叮嘱一声,只是习惯谨慎而已。

    九回山。

    山高岭峻,岩鄣寒深,阴崖积雪,山涧凝霜。

    峣宽负手站在崖前,看着下面明道书院的弟子们组织入山的修士正在抽取最后的黑水,古板的面上露出少许笑容。

    书院的组织力量果然是值得信赖,即使是黑水滔滔,也在他们众志成城下退去,没有酿成大祸。

    这一次回到书院,只是凭此事的顺利解决,或许就能够得到不小的奖励。

    绯衣少女用木簪子把自己的发髻挽起,她美目扫过黑水退去后坑坑洼洼的地面和岩石,细细的黛眉不由得皱了皱。

    黑水中蕴含难以想象的怨气和死气,就是现在被他们用法器汲取抽尽,但流毒难消,这一带的灵机完全被毁去,成为名副其实的鬼蜮。

    可能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才有可能逐渐恢复地气,真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黑水的侵蚀能力太强了,”

    绯衣少女念头转动,要不是门中洞天真人及时赶到封印了深井出口,那么一旦爆发出来,想一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另一边,黑水退去后没了压力的崔膺正在翻阅门中传来的关于景幼南的资料,他越看面色越难看,到最后几乎阴沉地凝出水来,咬牙道,“想不到这个小子居然是太一宗新晋的十大弟子。”

    “十大弟子,”

    峣宽猛的回过来来,目中满是讶然之色,他当然知道太一宗十大弟子的分量,不光是本身的天资高绝,背后的势力肯定也得深厚。

    “不错,这个景幼南是新上位的十大弟子,据说修道不足三十年。”

    崔膺声音中满是不甘,即使他再心高气傲,看到手中的这份宗内收集的信息后也得自叹不如,那个景幼南实在太变态。

    “景幼南,”

    这个时候,听到景幼南三个字,向来清冷的绯衣少女惊叫出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