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35.第835章 笔墨传玉音 万载落丹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高台上,神龛一分为二。

    层层叠叠的篆文从栅栏扶手上浮现出来,碰撞之间,发出金玉之音,叮当作响。

    妖神连声怒吼,六只手臂上的器物摇动,降下一道道的乌光,交织成网,笼罩高台。

    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对抗,一金一黑,噼里啪啦的声音,连绵不绝。

    到底是三头六臂的妖神得到新生力量的滋养,更胜一筹,不多时,高台上的篆文就开始败退,幽光占据上风。

    “吼,”

    妖神六只手臂抓住高台,奋起最后的神力,只听轰隆一声,高台被掀飞。

    “这是,”

    景幼南目光一缩,他看到高台下是一口深井,一种不知名的黑水汩汩地往上冒,花骨朵一样,密密麻麻,看不到边界。

    黑水弥漫,怨气沉浮,源自于灵魂的死寂袭来,场中仿佛响起神魔沉沦的哀嚎,痛入到骨子深处。

    “开,”

    景幼南后退一步,天门上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垂下宝光,如璎珞珠帘,挡在身前,黑水难以加身。

    “起,”

    鹤背老人一扬赤眉,祭出一个铜环法器,护住他和敖丙。

    至于其他的人可没有景幼南和鹤背老人这样的实力,特别是后面冲进来的修仙家族和小宗门的人,被深井中的黑水一冲,登时倒在地上,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这样的气息,”

    景幼南眉头皱起,几乎要拧成疙瘩。

    汩汩往外冒的黑水弥漫的气息非常诡异,不是魔宗的狡诈阴险,不是妖族的残暴嗜血,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绝望和怨气,仿佛积蓄压抑数以百十万载,只是稍一接触就令人身子发麻,噩梦连连。

    “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景幼南感应到袖中的东华慈光星辰尺的雀跃,还是决定静观其变。

    “吼,”

    妖神兴奋地大吼,一跃而起,跳到深井中,六只手臂上托着的器物浸泡在黑水中,源源不断的吸收黑水中蕴含的怨气。

    “吼,”

    妖神身子节节拔高,身上的鳞甲抖动,细细密密的篆文交织成图案花纹,有夜叉,有修罗,有恶鬼,有罗刹,还有十八层地狱,令人魂断的黄泉路。

    “不好,我们退,”

    鹤背老人看着气势大盛的妖物,面色变幻了数次,决定退走,对于这样来历莫名的家伙,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正在这个时候,虚空中突然裂开一道细线,须臾之后,金黑两色交织,缠绕成一只金灿灿的竖曈,只是周围晕出层层的黑圈,说不出的诡异。

    竖曈悬于其上,冷漠俯视全场。

    “是龙目,”

    敖丙作为龙君的后代,对这样的竖曈最是熟悉,一下子就认出其来历。

    “龙目,难道是灾难真君,”

    景幼南用手按在眉心上,似斧似钺的雷纹闪烁,隐有杀伐之音。

    下一刻,竖曈坠下,如同大日沉到汤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入到黑水中肆虐的妖神体内。

    “吼,”

    低沉的龙吟声响起,妖神缓慢地从黑水中站起来,六只眸子闪烁着幽光,没有了刚才的张扬,取而代之的是阴沉和内敛。

    “是龙族的小辈,”

    妖神已经涨到十丈高,声音如同打雷一样,道,“血脉稀薄的吓人,龙族堕落了,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你,你,你真的是灾难真君?”

    敖丙看着眼前传说中的人物,声音都变得结巴起来,道,“你,你,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哈哈,我怎么不能活着,”

    妖神或者说是灾难真君放声大笑,虚空回音,荡起层层的涟漪,道,“这才是新生,新的开始。”

    “难道传说是真的,”

    敖丙面色煞白,没有半点的血色,喃喃道,“你真的借助了那边的力量?”

    灾难真君没有理会如筛糠般的水族子弟,把目光投在景幼南身上,眸子中幽光闪烁,开口道,“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修为,真是了不起。”

    景幼南没有说话,眼前滔滔不绝的黑水倒是让他记起典籍上的记载,那是很少人敢提起的禁忌。

    “该死,”

    景幼南心里暗骂,碰到这样的倒霉事,真是令人头疼。

    “可惜,你运气不好,今天必须死在这。”

    灾难真君说完,大袖一挥,深井中黑水再次喷发,携带不可抵御的怨气和死气,横扫全场。

    除此之外,一个个鬼物出现在黑水中,或是青面獠牙,或是身高过丈,或是手持镰刀,或是长耳垂地。

    这群鬼物千姿百态,身上都生有细密的鳞甲,在黑水中兴风作浪,桀桀怪笑。

    “我们走,”

    鹤背的元婴真人放出一道宝光,裹住水族剩下的几人,往外突围。

    “走,”

    景幼南也不愿意多待,脚踩雷光,风驰电掣。

    灾难真君没有兴趣去管这些小虫子,他直接在黑水中盘膝而坐,六只手臂上托起器物,幽深的光华垂下,重重叠叠,看不清楚。

    “九幽之地,沉沦苦海,万世死寂,黄泉地狱。”

    灾难真君口吐神咒,身后的黑水冲霄而起,铺天盖地,弥漫天穹。

    “真是来势汹汹,”

    景幼南驾驭遁光,回头看了眼越叠越高的黑水,压抑不知道多少岁月的怨气和死气,即使隔得这么远,依然令人浑身战栗。

    这样的黑水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它们的存在就是吞噬和毁灭。

    在考量的过程中,景幼南手上也不慢,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一尺子把一个要偷袭自己的长爪鬼物打死。

    “咦,这是,”

    景幼南突然停住步子,心神一动,自袖嚢中取出一个令牌,上面交织纹路,隐隐成鬼面状,狰狞可怕。

    这个时候,令牌上正散发出幽幽的光华,令牌正中央的鬼面仿佛活过来一样,正在汲取刚才死在东华慈光星辰尺下鬼物的精华。

    他可是记得清楚,自己手中的令牌是当初在鼎湖秘境发生异变后击杀千面鬼物所得,现在明显和此地黑水中出现的鬼物有同源的气息,难道他们之间有关联不成?

    眼看黑水弥漫天穹之际,有歌声传来,道,“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之乎曰浩然,笔墨传玉音。诛魔拂袖去,万载落丹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