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32.第832章 千莲宝叶灯 幽冥待花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叶落玉阶,离禽嘤鸣。

    明光透过稀稀疏疏的叶子,斑驳出轮影,风一吹,不停地晃动。

    景幼南一振长袖,自山石后走出,腰间的龙佩腾起毫光,包裹住全身,悄然无声息。

    能够坐上太一宗十大弟子,掌握的资源自然是普通人根本想不到的。

    比如他现在腰间的龙佩,就是元婴三重的大修士亲自炼制,佩戴之后,隐藏气机,常人无法察觉。即使是刚才水族的鹤背老人身为元婴真人,近在咫尺内,都没有发现。

    要不是启用龙佩法器后,丹田中的丹煞之力凝固无法动手,景幼南都打算来一个偷袭,把水族之人一网打尽了。

    收起心中的诸般念头,景幼南大袖飘飘,顺着已经被水族众人联手打开的殿门,往里走。

    迎面是悬空阙楼,雕甍画栋,峻桷层榱,覆以琉璃瓦,祥光瑞气氤氲垂到檐下,凝成挂钟,叮咚作响。

    再往里走,就是亩许金池,菰蒲莲荷,三寸许的赤鱼游弋其下,成群结队,荡起层层的水纹涟漪。

    然后过了虹桥,来到大殿中。

    “咦,”

    景幼南停住步子,目中露出惊讶之色。

    原因很简单,殿中是空空如也,只有一个高有两丈的铜镜悬在半空中,隐隐可以看到,镜面之后是层层叠叠的毫光,交织成门户。

    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门户仿佛是时刻变化,有的打开,有的关闭,有的半开半闭。

    “看来,他们是都进去了。”

    景幼南低语一声,略一沉吟,举步迈入。

    哗啦啦,

    好似穿过一层水纹,景幼南眼前一个恍惚,已经双脚落地。

    这个时候,由于景幼南的龙佩的功能失效,先进入的水族之人察觉到背后气机有异,猛的转过头来。

    这是个典型的水族青年人,头戴银冠,身披白蟒袍,面如冠玉,剑眉入鬓,下巴微微扬起,有一股子倨傲之意。

    “原来是赵昌,”

    景幼南刚才藏身于山石后,早把水族之人的相貌记下,现在对号入座,笑道,“你可是不走运,正好让我碰到。”

    “嗯?”

    赵昌一惊,面色阴沉下来,寒声道,“你到底是谁?”

    “雷来,”

    景幼南才不和他废话,信手一招,掐起法诀,一道小儿手臂粗细的雷霆落下,蕴含煌煌天威,震慑妖邪。

    “雷法,”

    赵昌心里咯噔一声,对于水族来讲,诸般道法之中,以雷法对他们的克制最强。

    “千莲宝灯,”

    不敢怠慢,赵昌祭出自己的法宝,是一盏千叶莲花宝灯,晶莹剔透,宛若玉琢雪雕一般,细如金丝般的灯芯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

    宝灯一出,雷霆之力仿佛受到接引一样,被灯芯吸过去,一阵晃动后,恢复平静。

    “不错的法宝,”

    景幼南赞叹一声,没有再继续动用雷法,反而从袖中取出大五行化生葫芦,用手一拍,下一刻,细细密密的剑气自葫芦口喷出,如开闸的洪水,势不可挡。

    轰隆,

    锋锐的力量迸发,数以千计的剑气碰撞之间,火星四射,铺天盖地。

    “该死,”

    赵昌大惊失色,要是换个别的地方,他只要施展遁术,自然可以从容躲过,可现在这个通道狭窄,根本没有躲得地方,只能够硬抗。

    “千莲花开,”

    赵昌一咬牙,从袖囊中取出一个小瓶,拔开瓶塞,一点金黄的灯油滴在灯芯上。

    嗡,

    刹那间,灯火大盛,千百朵莲花同时绽放,郁郁馥馥,香气弥漫。

    “合,”

    景幼南目含冷意,敕令出口,细细密密的剑光居然聚拢在一起,化为一道五色五行剑气,只是一斩就破了宝灯的防御,刺到了赵昌眉目前。

    “啊,”

    这一下变化简直如同天外飞仙一般,由刚猛化为锐利,繁琐变成精巧,赵昌躲闪不及,被剑气波及,惨叫出声。

    “中,”

    景幼南趁着这个机会,取出东华慈光星辰尺,劈头盖脸地打过去。

    水族自成一系,不同于其他的妖族,但东华慈光星辰尺对他们的克制犹在,被剑气所伤的赵昌瞬间被景幼南一尺子打在脑门上,只觉得眼前金星狂舞,摇摇欲坠。

    “斩,”

    景幼南的动作干净利索,上前一步,斩杀赵昌,并用的精血炼制成慈光神符,翻阅这个水族俊杰的记忆碎片。

    好一会,景幼南睁开眼,沉吟道,“灾难真君留下的洞府,来头倒是真不小。”

    能够被称之为真君,这位蛟龙得道的洞府之主应该是洞天真人一个层次的强者,这样的人物,已经是大千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存在。

    要是这样的大人物留下的府邸的话,行事得更小心谨慎些。

    昼空殿。

    晏家家主头戴高冠,身披锦衣,目光掠过殿外沉沉的夜色,沉吟不语。

    他的身后,晏家的二长老和三长老,连同其它的晏家子弟已经没有了刚入洞府的兴奋,不少人还露出惊慌之色。

    原因很简单,他们才进入洞府不到一个多时辰,已经有将近一半的人陨落,这样的死亡比例着实令人心惊胆战。

    “你们也见到了,”

    晏家家族的声音显得很平静,道,“这一路上,不光是我们晏家有人死去,其他进入洞府的势力几乎每时每刻都有人丧命,要想最后活着出去,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是,”

    众人答应一声,这样的时候,有一个好的领导能够站出来,确实是鼓舞士气。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晏家家主看着吞噬掉死去人精血的灰雾以一种肉眼难见的速度钻入地下,然后消失不见,眉头皱成疙瘩。

    实际上,晏家家主并不知道,灰雾并没有消失,而是沿着一种诡异的引力,不动地前行。

    在前行的过程中,又有数股灰雾从别的方向涌来,汇成一股,细细密密的触手如同,宛若活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灰雾从地下冒出,轻飘飘地往一处屏风上涌去,无数的鬼面在刹那间隐去,最后凝成一个金灿灿的竖瞳,周围却晕出诡异的黑色,深沉如地狱一般。

    “地狱大开,灾难降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