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29.第829章 利益熏人心 千年魔影现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落西山,余晖染林。

    远处交柯云蔚,霾天晦景,重岭叠嶂,郁郁青青。

    突然之间,一道明光自九回山中冲霄而起,拨开云气,大片大片的紫霞氤氲,凝为龙鳞,灿烂若锦。

    天地之间,大放光明,玄音激越,经久不绝。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水虚映,天宫真府,赤鱼游弋,如乘空也。

    这样的大动静,自然惊动了九回山一带的修士,不知道多少人披衣而起,望向明光之地,目中阴晴不定。

    山下,晏家。

    高堂中点着莲花灯,晏家家主宽袖大衣,缓缓收回目光,凝声道,“天有异象,应该是天宫真府出世。”

    “这是好事啊,”

    晏家的二长老喜笑颜开,道,“大哥,附近我们晏家势力最强,如果真是天宫真府出世,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啊。”

    “不错,不错,”

    三长老是个女子,拖地长裙,丰腴动人,轻声道,“大哥,这是天赐良机,我们可不能够错过。”

    “我总是心绪不宁,”

    晏家家主的眉头皱了皱,用手摩挲着掌中玉如意上的花纹,一时拿不定主意。

    “大哥,你还犹豫什么?”

    二长老是个火爆性子,声音很大,道,“要是让明道书院的人得到消息,咱们别说是吃肉,就是喝汤都喝不到。”

    听到明道书院四个字,晏家家主面色一震,咬牙道,“二弟,三妹,你们去点齐族中精锐,咱们即刻出发。”

    明道书院别看宣扬的是秉承古圣贤的意志,实际上行事异常霸道,顺我者,逆我者亡,对自己地盘内的其他宗门和修仙家族打压的厉害。

    如果让明道书院的弟子赶到圈了地,其他人连喝汤的份都不会有。

    “行动喽,”

    晏家的二长老扯起嗓子,洪亮似铜钟一般。

    不光是晏家,在九回山附近的修士或者修仙家族,或是小宗门,凡是目睹仙府出世者,都收拾利索,往九回山深处而去。

    天降机缘,若不取之,反受其咎。

    不多时,就见一道道遁光冲天,谁也不愿意落在后面。

    中天上,骊龙飞舟。

    祥光瑞气氤氲,化为水莲花,香气溢出,郁郁馥馥。

    敖丙从宝座上起身,看向沛然不可测的灵机,剑眉挑了挑,道,“真府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出世了?”

    鹤背老人没有说话,自袖中取出一个龟壳,放在身前,念念有词,须臾之后,有火凭空生出,煅烧龟壳,天然生出纵横交织的纹路。

    “天机紊乱,算不出。”

    老人额头上的皱纹深深,声音嘶哑。

    “管他如何,”

    敖丙头上的龙角熠熠生辉,用一种强大的自信道,“这灾难真君的龙府,一定要归我所有。”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响起,道,“来人止步。”

    “嗯?”

    敖丙抬眼看去,就见飞舟的前面出现了几十个修士,或是乘仙禽,或是坐云车,或是驾遁光,都是统一服饰,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宗门的人。

    居中的是一个白衣儒服的中年人,手举金灿灿的令牌,大声道,“明道书院谕令,征召尔等飞舟,赶紧交接,不得有误。”

    “明道书院,”

    敖丙嘴角抽了抽,道,“要是明道书院的真传弟子在此,我或者会忌惮三分,但只是明道书院下面的附庸势力都敢这么猖獗,真是不知死活。”

    顿了顿,他一摆手,吩咐道,“鲨鲸卫,不留活口。”

    “是,”

    四个人影答应一声,水光隐去,瞬间消失在原地。

    噗,

    一道月牙状的寒芒闪过,连同仙禽和上面的修士,硬生生劈成两截,鲜血飞溅。

    噗,噗,噗,

    又是三声响,人头落地,死于非命。

    神出鬼没般的鲨鲸卫一出现,就是腥风血雨,代表着死亡和灾难。

    “啊,你怎么敢?”

    为首的中年人睚眦欲裂,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亮出明道书院的令牌,还有人不知死活一样对自己一方发动攻击。

    不过,四个鲨鲸卫才不会和他废话,四个人影手持弯月般的利刃,行走如风,血光弥漫,每一次挥动,都会带走一条性命。

    猝不及防下,华阳书院的弟子被鲨鲸卫近身后,简直毫无抵抗之力,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成为他们的刀下亡魂。

    十几个呼吸后,战斗结束,华阳书院上下,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继续出发。”

    敖丙冷冷一笑,骊龙飞舟撞开血雾,往明光处进发。

    水底数百丈。

    明光浸染,绿云上覆,天花坠地,妙音生香。

    景幼南收起叶小月所送的玉佩,望着眼前光芒万丈的真府,轻声道,“想不到这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轻轻一笑,景幼南一振法衣,脚下腾起一朵瑞莲花,托住身子,昂首迈入真府。

    轰隆,

    水光来袭,都被莲花刷开,景幼南不疾不徐,往里走。

    刚开始是千丈的石阶,两旁竖有雕像,或是三头六臂,或是独目赤眉,或是魔气滔天,或是身高百丈,千姿百态,栩栩如生。

    “真是龙府?”

    景幼南目中的讶然之色一闪而逝,喃喃道,“怎么如同魔窟一样?”

    石阶的尽头,是一座屏风,宽有四丈,高有九尺,上面不是山水花鸟,而是描绘的火山迸发,岩浆倒灌,灾难降临,生灵涂炭。

    如浓墨般漆黑的底色,有一种阴森森的死亡味道弥漫,令人很不舒服。

    “奇怪,”

    景幼南只是盯着屏风看了一会,就觉得幽暗的气息悄无声息的袭来,后背都是冷汗。

    “真是怪异,”

    景幼南来回踱了几步,按捺住袖中雀跃的东华慈光星辰尺,心中哼了一声,大踏步向前走,不再管这个诡异的屏风。

    只是景幼南没有发现,当他转过石门后,屏风上的幽深之色越来越浓,到最后化为一个泛着黑光的金色竖瞳,没有半点的生气。

    少顷,屏风中荡起层层涟漪,竖瞳隐去。

    “有趣,”

    景幼南若有感应一般,用手摸了摸眉间,一个如斧似钺的篆文发出一声轻鸣,有杀伐之音。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