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27.第827章 高甍凌飞虚 垂檐带水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秋来霜寒,遍地黄花。

    峄阳山中有悬楼飞阁,高甍凌虚,垂檐带空,俯眺江水,烟霞飘渺。

    精舍中镂金兽面香炉中升起袅袅烟气,凝而不散,沁人心腑。

    景幼南头戴法冠,身披万雷法衣,端坐在云榻上,天门上大五行化生葫芦滴溜溜转动,吞吐五气,氤氲五光,隐有剑鸣。

    “来,”

    景幼南用手一招,葫芦落到掌心中,表面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篆文,光华流转,演绎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画面。

    “不虚此行啊,”

    景幼南摩挲着葫芦上的花纹,满意地点点头。

    在剑冢里的四十多天的日子里,大五行化生葫芦经过洗剑池洗去杂气,终于凝练出剑心在玉壶,然后疯狂吞噬掉剑冢中弥漫的剑芒和剑气,整个法宝几乎发生蜕变。

    要知道,在中古时代,通天剑派是毫不逊色于纯阳宫的超级势力,大五行化生葫芦剑诀也是一等一的剑诀法门,如今洗去铅华后,终于显露出葫芦剑诀的威能。

    如果是以前的话,大五行化生葫芦只能够对付金丹宗师以下的修士,而现在,威能大涨的葫芦剑诀就是金丹二重修士碰到都得头疼不已。

    本命法宝千灵重元玲珑宝塔现阶段是主要用来防守,东华慈光星辰尺又是专门对妖魔鬼怪才有大用,至于其他的法宝,已经跟不上景幼南境界修为的暴涨提升,成为鸡肋,只得令易明拿去使用。

    好在现在有了大五行化生葫芦,这件法宝是杀伐利器,对敌之时,会有妙用。

    把大五行化生葫芦收起来,景幼南想了想,一拍腰间的龙角海螺,青光垂地,两个白白胖胖的大娃娃跳了出来。

    “咿呀呀,”

    人参女一出来就往景幼南腿边蹭,小东西咿呀呀叫着,仰着小脸,可怜巴巴的样子。

    习惯了待在外面,即使是龙角海螺这样的天生空间的灵宝,依然让胖娃娃这段时间很不舒服。

    “咿呀,”

    灵芝娃娃则转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头上的羊角小辫乱晃。

    “来,”

    景幼南从云榻上起身,弯腰抱起胖娃娃,踱步到小窗边。

    只见高山带江,重荫被水,重岫叠岭倒影在水中,精致如画。

    再远处,渔商樵隐,桂棹兰栧,帆挂云空,渔樵唱晚,别有一番滋味。

    “咿呀呀,”

    胖娃娃缩在景幼南怀里,咬着手指头,看着窗外的景象,一边咿呀呀地叫,一边用手比划,肉呼呼的小身子散发出成熟药芝的香气。

    小东西倒是第一次见到这样波澜壮阔的江景,很是好奇。

    有玄器千灵重元玲珑塔镇压一方空间,景幼南不担心两个胖娃娃会暴露,他摸了摸人参女的小脑袋,开始考虑接下来的动作。

    自己现在已经是化丹三重境界,离结婴成就真人只差堪堪一步,可是这一步却是迟迟无法迈出,见门而无法入其内。

    或许是积累不足,或是是机缘不到,冥冥之中的阻力,令人很苦恼。

    “不要急,”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地道,“机缘不到,加之奈何,还是趁着这个机会,到叶小月提到的蛟龙洞府去走一趟吧。”

    “咯咯,”

    灵芝娃娃从檀架上翻出一个细脖瓷瓶,正在小池边装水,笑的眉眼弯弯,连身上的红兜肚被打湿都不在意。

    “咿呀呀,”

    人参女也没了看江景的兴趣,挣扎着落地,扎着小手,冲灵芝娃娃跑过去。

    “咿呀,”

    “咯咯,”

    两个胖娃娃坐在池边泼水玩,咯咯笑个不停。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金符自外面飞来,停在飞阁三丈外,金光腾空,赤气缠绕,玄音清越。

    “嗯,”

    景幼南用手一招,金符落在掌中,展开一看,剑眉挑了挑,道,“是姬家之人。”

    玉门姬家是传承上万年的超级世家,底蕴之深,历史之久,甚至可以比肩玄门十宗中的新晋势力。

    虽然近千年来,姬家明显在走下坡路,但这种传承上万年的世家,盘根错节的关系,潜藏在暗地里的力量,没人说得清楚。

    玄门宗派,商会仙市,世俗王朝,姬家的触角无处不在,很多人相信,要不是姬家对家族血脉嫡系要求太严,不允许他们加入别的势力,不然的话,说不定姬家会发展成上玄门,打破以往上玄门只有十个的铁则。

    “去见一见也不错。”

    景幼南屈指一弹,金符原路返回,然后整理了下衣冠,对两个正玩得不亦乐乎的胖娃娃,道,“快过来,咱们要出门了。”

    “咿呀呀,”

    人参女奶声奶气地叫了声,一百个不情愿,不过小东西最是乖巧,不敢不听景幼南的话,一步三回头地来到景幼南脚边。

    “来,”

    景幼南喂了人参女一枚丹药,青光闪过,小东西消失在原地。

    至于把自己的话当耳边风的灵芝娃娃,景幼南是直接抓住它的顶瓜皮,把它拎起多高,然后不顾小东西的手脚乱踢腾,把这个小家伙塞进龙角海螺里。

    桐柏山,飞羽宫。

    前有春池,垂杨蘸水,烟草铺堤,瑞光氤氲。

    在池边,景幼南见到了姬家来人,这是一个纤美少女,素衣白裙,琼鼻鹅脂,眉心一点朱砂,冰清玉洁。

    在金玉瑶的介绍下,景幼南已经知道,对面的少女名为姬香菱,是姬家的嫡系血脉,这次是恰巧路过上清剑派,就来找自己的闺蜜金玉瑶一叙。

    “姬香菱,”

    景幼南端坐在朱漆明金龙床上,后面是河间云水,戏龙屏风,他垂下眼睑,挡住眸子的异色。

    他可是记得清楚,当初在白鹤楼他以一枚七转玉液大还丹做了一笔交易,对方就是姬家之人,也是一个少女。

    这件事,他还是从烟云水把自己当成姬家人后才得知的结果。

    因为烟云水当成信誓旦旦地讲,他手中的九耀明皇镜当初就是她亲眼见到被玉门姬家人拍走的。

    “姬香菱,”

    景幼南面上不动声色地和两女寒暄,心中却是念头迭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