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25.第825章 依稀葫芦剑 曾忆池边鸣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月出西山,白露暖空。

    抬眼看去,前面夹岸缘溪,悉生青竹,杂以霜菊金橙,映照在白沙细石之间,水木相应,泉石争晕,状若凝雪。

    溪之下,有寒潭,大有亩许,水气氤氲,好似明镜,众山倒影其中,窥之如画,光怪陆离。

    再仔细看,有孤石临潭,形似莲花,一名白衣人端坐其上,大袖如翼,双目空空。

    “这是?”

    景幼南止住步子,面上露出讶然之色。

    好似感应到景幼南的气息,白衣人蓦地睁开眼,目中神光暴涨,宛若利剑划破天穹,又好似是霹雳电闪,撕开夜幕。

    “嗯,”

    景幼南措不及防,骤然受袭,只觉得触目之际,满是金灿灿的光华,一种锐利到骨子中的剑气斩来,根本无法躲避。

    “咄,”

    不过景幼南到底是心性坚韧,虽惊不乱,口吐真言,肋下的肉翅展开,稍一振动,无尽的雷火俱下,弥漫全场。

    变身雷神后,景幼南拥有雷神的天赋神通,信手拈来,威力甚大。

    铮,

    这个时候,突兀一声剑鸣响起,好似剑刃出鞘,在山石上磨过,不是以往的清越,而是一种说不出的嘶哑,如泣如诉。

    这一声嘶哑的剑鸣,居然瞬间压过漫天的雷火,在场中爆开,化为千千百百的飞剑,或是古朴,或是细长,或是锐利,或是厚重,千姿百态,不可言表。

    千百飞剑,千百剑法,斩杀之下,星落如雨。

    “塔来,”

    景幼南第一次感应到发自内心的寒意,他不敢怠慢,连忙召出本命法宝千灵重元玲珑塔,祭在天门上。

    哗啦啦,

    号称万法不侵的宝光在千百飞剑的攻击下,荡起一层又一层触目惊心的涟漪,上面布满细细密密的节点,仿佛下一刻就会崩裂。

    “这到底是什么人,什么剑修?”

    景幼南大惊,只能够拼命地往玄器中灌注丹煞之力,塔顶的雷霆小世界张开,吞吐剑芒,化解他身上的压力。

    嗡,

    景幼南反应快,对面的白衣人反应更快,漫天的剑光一收,须臾聚拢在一起,化为一个金灿灿的葫芦,高有六尺,上面镌刻有神仙符箓,仙家妙境,仙禽灵兽,不一而足。

    葫芦口对准景幼南,隐约可以见到,里面数以万计的剑气在呼啸沸腾,一旦发动攻击,必然是石破天惊。

    “是葫芦剑诀,”

    景幼南认出空中的金葫芦,福至心灵下,大袖一扬,大五行化生葫芦飞出,在半空中滴溜溜一转,绽放出大光明。

    “咦,”

    一声惊讶的声音传来,金葫芦口上光华一动,白衣人居然踱步而出,他看了眼大五行化生葫芦,嘴角微微扬起,喃喃道,“道统不孤。”

    说完,金葫芦轻轻一抖,隐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哗啦啦,

    白衣人一消失,眼前的景象像破碎的镜面一样,片片裂开,然后碎了一地。

    “刚才,”

    景幼南扶着眉心,念头转动。

    要不是他认出葫芦剑诀,然后祭出大五行化生葫芦,刚才他恐怕就会被金葫芦万剑分尸。

    不得不说,金葫芦显露出的威能,实在太过强悍,其中蕴含的剑意,铺天盖地,根本无法阻挡。

    “不知道五陵剑仙在哪里斩杀的这样一个人,”

    景幼南头皮发麻,心中有了思量,这么多年过去,依然只凭剑意就凝聚出如此威能,对方生前肯定可怕到难以想象。

    “嗯?”

    景幼南抬手摘下大五行化生葫芦,入手之后,登时觉得这件法宝有了不同。

    “这是?”

    心神一动,景幼南借助化生葫芦,看到一副惊人的画面。

    不知名的空间中,一个金灿灿的葫芦一动不动,大如山岳,上面遍布细细密密的篆文,流转之间,好似亿万的飞剑齐鸣。

    金葫芦口上有白光吞吐,在吞吐过程中,周围的一切仿佛放慢了节拍,慢的惊人。

    哗啦,

    大五行化生葫芦一震,景幼南醒了过来。

    “好可怕,”

    景幼南目中的惊骇逐渐隐去,但刚才遥遥一望,那个金葫芦的无边威势依然令他心折不已,这样的威能,几乎能够削平山岳,斩下星辰。

    “想必这就是被五陵剑仙斩杀的通天剑派的强者遗留在洞天中的剑葫芦,”

    景幼南深吸一口气,压下大五行化生葫芦的躁动,喃喃道,“真是大开眼界。”

    “景道友,”

    正在此时,一声清冷的女音把景幼南从沉思中惊醒,他转过身来,就见金玉瑶青丝白裙,宝光罩身,天门上剑丸转动,光华流转。

    “金道友,”

    景幼南收起大五行化生葫芦,开口道,“道友来的好快。”

    金玉瑶抿嘴一笑,如雪树初妆,清丽脱俗,道,“还要多谢景道友在前面引路,省去我很多麻烦。”

    “哈哈,”

    景幼南大笑,念头转动,道,“我对这个剑冢很有兴趣,如果这次开路先锋能够换的下次入剑冢的机会,我是求之不得。”

    “没有问题,”

    金玉瑶根本没有考虑,直接答应下来,剑冢以后的开发会越来越艰难,有景幼南这样强横的帮手在,对自己很有利。

    况且,对方现在就是太一宗十大弟子的身份,与之交好,怎么看都是干赚不赔的买卖。

    “那就提前谢谢金道友了。”

    景幼南大袖展动,灵台中浮现出金葫芦遮天蔽日的威势,自己的大五行化生葫芦还需要不断成长啊。

    再想一想,即使是白衣人那样恐怖的威势,依然丧命在五陵剑仙的掌中剑下,连剑葫芦都成了对付的收藏品。

    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现在取得的成绩,真是不足道哉。

    半刻钟后,韩暨也到了山崖上。

    比起景幼南和金玉瑶,韩暨就狼狈不少,身上的法衣上被剑气撕开了几个口子,头上的道髻也有些散乱。

    不过,韩暨倒是风度依然,毫不做作地摊开手,苦笑道,“我还是高估了自己,没想到一路走来这么险恶。”

    “你整理下衣冠,我们去看洗剑池,”

    金玉瑶说完,率先向前面走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