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8.第818章 崖若青莲举 风起看花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荡云山。

    崖若莲举,峰峦峭拔。

    云气弥漫之际,翠壁斜倚,深潭泓碧,山路蜿蜒其上,棘蔓翳之,隐有泉音。

    景幼南头戴道冠,宽袖招展,走在路上,不疾不徐。

    “不愧是正清院掌院,”

    景幼南一边走,一边想起掌院离开的话语,若有所思。

    或许这位掌院大人早就看不惯宗内不正之风蔓延,世家弟子嚣张跋扈,纨绔成风,只是碍于他的出身,还有后面家族势力的影响,无法出手肃清。

    可是掌院就是掌院,他虽然无法亲自出手,但当自己以雷霆之势震慑屑小之辈时,他却可以选择沉默。

    很多时候,沉默就是一种支持啊。

    当初师尊令自己打入正清院,而不是执法阁和静心斋,或许已经考虑到这位掌院的性格,小德有损,大义无亏。

    时间不大,来到山顶之上。

    举目看去,有异种蟠松,高百丈,赤干耸立,纤芽未发,周围遍然蟠梅,花色深浅如桃杏,蒂垂丝作海棠状,远远望去,若云蒸霞举。

    东首上,贺知章端坐不动,头戴道冠,身披赤焰仙衣,金容仙姿,眉宇间锐气逼人。

    他对面,一个枯瘦如柴的僧人端坐在狮子座上,雪眉低垂,手捏宝瓶印,显莲花舍利之相,梵音佛唱,不绝于耳。

    感应到景幼南到来,僧人抬起头,眸中赤芒跳动,灼灼其华。

    “嗯,”

    景幼南只觉得对方的目光有一种其他的力量,仿佛能够看到自己的灵魂深处,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灵台中元灵性光升腾,自然而然有一层光晕,蕴含智慧的力量。

    “咦,智慧灵光,”

    僧人神情一动,随即沉寂下来,没有多说。

    贺知章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用手一指,升起一座云榻,道,“小师弟,坐。”

    “谢师兄。”

    景幼南大袖一展,从容坐上,在两位真人面前,泰然自若。

    “小师弟,”

    贺知章的声音清亮,吐字如玉,道,“这是万佛宗的广慧大师。”

    “万佛宗,”

    景幼南眸子一亮,隐约明白自己的这位师兄喊自己来的用意。

    果不其然,广慧用他略带低沉沙哑的声音,道,“景小友,听闻门下弟子神慧冲撞了小友,我这个作长辈的,替他道一声歉,希望景小友大人大量,不要为难他。”

    景幼南暗自警惕,一个元婴真人居然能够拉下脸皮来向自己一个晚辈道歉,真是拿得起,放得下,稍一沉吟,道,“神慧道友与我并没有私怨,只不过他阻碍我正清院捉拿叛宗弟子傅心仪,我不得不把他一体擒拿。”

    广慧雪眉扬了扬,声音略提高少许,道,“景小友,我知道神慧的脾气,他向来是善良心软,若是一时好心办了错事,还请小友多担待。”

    “真是口舌如刀,”

    景幼南暗自赞叹,咬了咬牙,沉声道,“神慧有意也好,无意也罢,只是事实已经造成,无法改变。”

    “好吧,”

    广慧叹口气,屈指一弹,一个金灿灿的莲花凭空生出,缓慢地推到景幼南身前,道,“初次见景小友,这算是我这个当长辈的一点见面礼吧。”

    景幼南看到贺知章点头示意,伸手摘下金莲花,放在掌心,行礼道,“多谢长辈厚赐。”

    “哈哈,景小友以后有空,可以到西方极乐天一游,”

    广慧大笑一声,站起身来,冲着贺知章打了个稽首,道,“贺道友,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道友慢走。”

    贺知章把广慧送走后,回到山顶小亭,发现景幼南捧着金莲花,正上下打量,笑道,“小师弟,你看一下,可否满意?”

    景幼南没有看金莲花中存有的物品,反而剑眉挑了挑,道,“贺师兄,神慧的事到此为止?”

    “嗯,只能够是到此为止。”

    贺知章在云榻上坐下,端起一杯灵酒一饮而尽,模模糊糊地提了一句,道,“门中诸真对佛门的态度,比较复杂。”

    “我知道了。”

    景幼南把金莲花收进袖囊中,笑道,“不过,我算是得了好处,不错。”

    “哈哈,是啊,广慧这老家伙出手可不会小气。”

    贺知章又饮了一杯灵酒,突然阴阴一笑,道,“小师弟,你要是不满意的话,还可以继续敲广慧一记,让他肉疼肉疼。”

    “免了,做人要知足。”

    景幼南已经明白宗内的大方向,自然不会多事,站起身来,道,“贺师兄,我先回洞府了。”

    “去吧。”

    贺知章云袖一挥,层层叠叠的祥光瑞气升腾,须臾之后,整个山峰隐入彩云之间,不见了踪影。

    王屋山。

    重峰累嶂,龙盘虎踞,花色浮空映山,绚烂岩际。

    红泥小炉上烧着沸水,汩汩地往外冒着热气,两个道童手拿蒲扇,控制火候。

    傅长生看着远边的晚霞,好一会才收回目光,道,“这次还是要多谢道友出手帮忙。”

    正清院掌院寿眉低垂,扶了扶头上的鱼纹冠,答道,“傅道友不必客气,我们三家同气连枝,能帮得上忙,自然是要帮的。”

    顿了顿,掌院还是开口道,“傅道友,不知道侄女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长生垂下眼睑,挡住眸中的异色,用自自然然的口气道,“心怡还是太小,不懂事,我会好好教育的。”

    掌院心里叹口气,知道对方有了决断,不再多说,道,“院中还有要事,我先告辞了。”

    “道友,过几天我再去你府上拜访。”

    傅长生客客气气地把对方送走,面色突然沉了下来。

    这个时候,广慧从对面阁楼中踱步而出,周身莲花盛开,郁郁馥馥,道,“傅道友,这位道友看来不是同一路人啊。”

    傅长生吐出一口浊气,大袖展动,飘然出尘,用慷锵有力的声音道,“玉道友只是一时没有转过弯来罢了,等以后他就会想明白,大势之下,容不得个人意志的超脱。”

    “是啊,”

    广慧枯瘦的面庞上少见地露出笑意,道,“玄门和我们佛宗联合,共抗天地大劫,这才是真正的大势,谁都挡不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