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7.第817章 天雷缚神锁 取舍自有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日落时分。

    崖前飞泉随空而下,舞绡曳练,夕阳一映,玉珠晶莹剔透,落在白石上,叮当作响。

    有一山松高有百尺,一本三干,蟠枝虬曲,绿鬣舞风,水气氤氲之间,愈发显得郁秀苍翠。

    景幼南盘膝坐在松下,鼻窍中吐出一道匹练,足有半丈,上面缠绕细密的雷纹,森森然的力量凝聚,虚空回应。

    “变,”

    景幼南单手掐诀,匹练往上一跃,雷纹熠熠生辉,化为一道锁链,环环相扣,齿纹咬合,光华滚动于其上,雷神的虚影若隐若现。

    好一会,景幼南收起异象,若有所思。

    在东华八景宫中所得甚大,其中洞天真人关于大梵玉枢雷经的印记,即使只能够领悟千分之一,依然令玄功大进。

    刚才修炼的天雷缚神锁,就是玉枢雷经中的一种变化,基本介于道术和神通之间,但威力不小,用来拿人锁人,无往不利。

    除此之外,景幼南还发现《大梵紫微玄都雷霆玉经》修炼起来困难,但只要有所成,自然演化神通道术,千变万化,俱是在一念之间。

    这样一来,很是省去不少再去修炼其他神通的时间。

    “或许是上古经文的独特之处?”

    景幼南念头转动,把手一招,法宝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出现在掌中,细细密密的雷霆篆文环绕塔身,交织出玄妙的雷霆图卷,不可思议。

    嗡,

    仿佛感应到景幼南身上的气息,玲珑宝塔轻轻一动,塔顶上的宝珠晕开层层的光晕,似欢呼,如雀跃,闪烁光华。

    “灵性十足,只差临门一脚了。”

    景幼南用手摩挲着塔身的花纹,笑容满面。

    说起来,千灵重元玲珑宝塔当初在东华八景宫得到大造化,发生了脱胎换骨般的蜕变,一下子就拥有了成为顶尖法宝的特质。

    现在玲珑宝塔距离成长为玄器还剩下半步之遥,只需要不停温养,或许在十几年内就可以生出灵智,威能大涨。

    要知道,千灵重元玲珑塔可是他的本命法宝,自己完全可以在宝塔晋升过程中获得很大的好处,不说可以直接冲击元婴境界,起码能够抵得上几十年的积累。

    正在这个时候,一点明光自府外飞来,须臾到了近前,化为一个金灿灿的请帖,光华流转,玄音飘渺。

    景幼南抬手摘下请帖,展目一看,略一沉吟,大袖展动,脚下腾起一道雷光,托起他的身子,直入中天,片刻后没了踪影。

    半个时辰后,金光洞。

    景幼南刚按落云头降下,就见霍山站在迎客台前等候,宽衣大袖,器宇轩昂。

    “景副掌院,”

    这次霍山没有了以往的孤傲,声音温和,令人如沐春风,道,“家师知道副掌院到来,特令我在此恭候。”

    景幼南气息深沉,双目中青意氤氲,不紧不慢地答道,“霍道友,客气了。”

    “里边请。”

    两人一前一后,过玉桥,穿寒圃,绕山石,很快来到洞府后面。

    寿眉如雪的掌院大人坐在小池边,头戴鱼尾冠,身披赤红仙衣,面上带笑,看上去和蔼可亲。

    “掌院大人,”

    景幼南上前行礼,一丝不苟,和上次见面几乎看不出半点的差别。

    霍山目光微微一缩,心中讶然。

    要知道,现在的景幼南可不是以前的景幼南,虽然副掌院的位置没变,但有了十大弟子的光环笼罩,几乎有了在正清院众与自己师尊分庭抗争的实力。

    这样的情况下,景幼南依然能够不骄不躁,从容镇定,心性之强大,实在是可畏可怖。

    “景副掌院请坐,”

    掌院摆摆手,吩咐童子奉上香茗,然后道,“景副掌院雷厉风行,纠察门中不正之风,成果显著,真是大振我们正清院之威啊。”

    景幼南摸不清对方话语中是褒是贬,只能够虚虚回应道,“还有多谢掌院大人鼎力支持,晚辈才能放开手脚,大胆行动。”

    “你做的好,做的很好,”

    掌院目中满是笑意,看着景幼南仿佛是看到自己子弟出人头地一样,欣慰地道,“年轻一辈才是我们太一宗真正的基石,好的风气能够让他们将来有更好的成长。”

    顿了顿,掌院继续道,“我前不久去了一趟王屋山,赤景宫的傅道友也很赞同你的强硬手腕,认为无规矩不成方圆。”

    景幼南静静听完,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念头转动。

    他已经打听清楚,赤景宫的傅长生不仅是傅心仪的父亲,还是傅家的中坚,在整个家族中有极强的影响力。

    提到这样的人物,其中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后,景幼南果断开口道,“掌院大人,我今天来,其实还有一件事要麻烦掌院大人。”

    “哦,”

    掌院目中精光一闪而逝,道,“什么事,说来听听。”

    “是这样的,”

    景幼南把牵扯到傅心仪之事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然后深吸一口气,诚恳地道,“掌院大人,晚辈经验浅薄,还请掌院大人来把一把关。”

    “这样啊,”

    掌院坐直身子,敛容道,“事情确实棘手,这样吧,等会让霍山把人提过来,我亲自处理。”

    景幼南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作出惊喜状,道,“多谢掌院大人。”

    掌院重新恢复到原本的温和样子,用一语双关的语气道,“年轻人要有锐气,也要懂得取舍,这一点上,很多人都比不上你啊。”

    目的达到,景幼南寒暄了几句,要告辞离开。

    掌院破天荒地把景幼南送到月亮门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有太多的顾虑,我这个老家伙还能够给你掌几年舵。”

    景幼南目光一动,望着眼前掌院如婴儿般清澈的眼神,用力点点头,道,“必不辜负掌院大人厚望。”

    “去吧,”

    掌院摆摆手,心平气和,从容镇定。

    或许很多时候,他都有私心,也没少为家族谋利,但关系到太一宗整个宗门的根基之时,他的选择从来不需要迟疑。

    这是一种觉悟,这种觉悟令太一宗执玄门牛耳,上万年不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