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813.第813章 阳谋不可躲 潮下暗箭生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景幼南头戴映日道冠,身披法衣,上绣雷池,下描彩云,长袖如翼,站在宝树下,眺望远处风景。

    只见山削如骈笋,似笔尖,像挺芝,顶有春花,宛然插髻,天光照下,映照出一片玉润光色,宛若楚楚动人的仙女,欲乘风归去。

    “玉女峰,好风光啊,”

    景幼南赞叹一句,缓缓收回目光,转过身,对侍立的朱颜,笑道,“朱师弟,要不要下去一起喝杯酒?”

    朱颜摆摆手,苦笑道,“副掌院,我可没你这样稳坐钓鱼船的从容,傅心仪这件事压在这里,让我透不过气来,哪里有心情喝酒。”

    “傅心仪,”

    景幼南念叨一句,道,“这算是熟人了,她真的已经皈依了佛门?”

    “千真万确,”

    朱颜点点头,答道,“傅心仪虽然没有在门中报备,但大家看在傅家的面子上,都是心照不宣,只当不知道。不过,现在傅心仪悄然回宗,却好死不死地让人发现,还捅到咱们正清院,是逼着我们动手啊。”

    “有意思,”

    景幼南背着手,面上似笑非笑,道,“朱师弟,你确定关于傅心仪的消息是有人故意透露给我们的?”

    “肯定是故意的。”

    朱颜回答地斩钉截铁,道,“傅心仪这次回宗很是谨慎,我们得到消息后,派出大量人手日夜侦查,才发现少许蛛丝马迹。要不是有这个提醒,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这样啊,”

    景幼南来回踱步,平静地分析,道,“看来是有人要借我们正清院这把刀,来找找傅心仪的麻烦。唔,这个过程中,还不忘给我挖坑,倒是一举两得。”

    朱颜沉默不语,明白挑起此事人算计的毒辣之处。

    如果正清院行动,抓捕傅心仪,自然会得罪其背后的傅家,这可是执法堂的三大世家之一,势力根深蒂固。景幼南已经得罪了纳兰家族,再得罪傅家,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好受。

    如果要是正清院视而不见,或许这个选择更合背后策划之人的心意,用脚后跟想一想就知道,接下来肯定会有人踢爆这件事,然后掀起一个比一个高的声讨。

    明知叛徒回宗却无动于衷,这样的人肯定没资格坐在正清院副掌院的位置上。

    可以说,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根本无法全身而退。

    “背后到底是谁?”

    朱颜心中念头转动,能够知道傅心仪回宗,并准确地将消息送到正清院案头上,这个人很不简单。

    “难道是傅家自己人?”

    朱颜晃了晃脑袋,把这个荒谬的想法甩了出去。

    景幼南看着天际尽头的余晖,有一抹惊心动魄的血色,冷声道,“是有人看到我在副掌院这个位置上坐的风生水起,感到不舒服了。”

    顿了顿,景幼南继续道,“朱师弟,要院中弟子盯紧傅心仪,制定抓捕计划。”

    “是,”

    听到景幼南如刀锋般锐利的声音,朱颜心神一震,连忙答应。

    这个抓捕计划一定要周密严谨,毕竟,傅家是太一宗一等一的家族,势力太大,如果让傅心仪溜走了,最后的屎盆子十有七八会扣到正清院上。

    又走了几步,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道,“还有,想办法挖一挖背后的人,这件事,不会这么容易就算了。”

    “是,”

    朱颜目光森然,他也不会放过这个背后的可恶家伙。

    余雪亭。

    桂影横斜,徘徊花树。

    柳荫映春池,禽鸟鸣好音。

    傅雨铃头梳高髻,身披青叶仙衣,皓腕轻舒,拿起红泥小炉上的银壶,续上水。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又好似浑然天成,如诗如画。

    说起来,傅玉玲面容算得上清秀,但绝不是倾国倾城,但她自有一股娴静的气质,令人难以忘怀。

    左传明抿了一口香茶,叹口气,道,“雨玲,这梅子茶,还是你泡的最有味道。”

    傅玉玲声音柔柔的,如清泉叮当般,非常好听,道,“左大哥喜欢就好。”

    放下茶盏,左传明看向少女,由衷地道,“雨玲,你回来真好,总算有人能够给我出谋划策了。”

    傅玉玲抿嘴一笑,吐气如兰,道,“左大哥不是有张蘅薇嘛,我可是听说她不仅生的国色天香,而且足智多谋,真的是秀内惠中,一等一的贤内助呢。”

    “咳咳,”

    左传明咳嗽几声,面上的尴尬一闪而逝,道,“蘅薇她体质特殊,正在跟随她的师尊修炼一门玄功,自从到了玄都天外天,我都很少能够看到她。”

    傅玉玲没有再多问,捋了捋耳边的秀发,坐直腰身,轻声道,“左大哥,说起来,你们这一届真传弟子真的可以称得上千年一降最强的一届,无论是你,还是君无悔,或者白石,萧景存等等,放在其他几届真传弟子中,肯定是光彩夺目,无人能及。”

    “可是现在由于有轩辕彻和景幼南两个超乎常理的存在,使得人们星光黯淡,几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在他们两人身上。”

    提到轩辕彻和景幼南,傅玉玲也忍不住赞叹道,“这么年轻就能上位十大弟子,即使是我们太一宗传承几万年,都极为少见,而且一下子出现两个,真真是不可思议。”

    左传明眼角抽了抽,面色很不好看。

    当初在外门之时,他是外门中鼎鼎有名的十大天才,左家培养的对象,完全是俯视没有根脚的景幼南,可现在景幼南却是宗内十大弟子,洞天真人的亲传弟子,两人的地位完全是颠倒过来。

    由原本的俯视变成仰视,这样的变化和落差,令人非常非常不舒服。

    傅玉玲好似没有看到左传明难看的脸色一样,自顾自往下讲,道,“现在的局面是,景幼南和轩辕彻两人都是门中十大弟子,又有洞天真人撑腰,已经是一飞冲天之势,把你们其他人远远抛在身后。左大哥,你如今要做的是,必须联合一切可以联合的盟友,一方面要阻挡两人冲天的势头,另一方面就是自身得迎头赶上。”

    “两人中,轩辕彻常年居于长生洞天,一门心思修炼,不好对付。景幼南执掌正清院,固然是威风八面,在宗内的威望与日俱增,但他越是做的风生水起,执法堂的傅家、玉家、纳兰家越会看他不顺眼。除此之外,门中有野心的弟子也会暗中出手,拉他下马。”

    “这就是领跑者的悲哀,后面有太多的人不甘心,会有动作。”

    “挺得住,自然人鹏程万里;撑不住,就会成就后来者。”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