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96.第796章 焚香请诸真 太一领群伦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夜深,天坛上。

    光华自青穹上垂下,照在玉阶上,如凝水云,又如烟气,如梦似幻,隐有玄音。

    崔止行正了正头上的星冠,大袖如翼,昂然上了高台,自身边童子手中接过迎仙香,点燃之后,焚香遥祝。

    须臾之后,就见一道青光撞开云影,扶摇而上,与天上的祥云瑞霭相连,交织成锦绣,斗大的篆文凭空出现,大放光明。

    下一刻,只听得仙音大作,异象氤氲,千百道金光贯通天地,把整个金阙山照的如同白昼一样。

    “咦,”

    景幼南偷眼看去,发现在天阙峰的周围,已经升起一座座的云台,连绵成片,数以千计的门中弟子居于其上。

    “门中盛事,”

    景幼南点点头,知道此次门中大比是太一宗的盛事,不光是门中弟子可以观看,就是其他宗门也会被邀请来观礼。

    正在景幼南念头转动之时,数个身影出现在高台上,只是气机如雨,灵烟似潮,根本看不清楚。

    毫无疑问,是太一宗的洞天真人法身降临。

    崔止行当先行礼,道,“见过诸位真人。”

    其他宗内弟子见到如此异象,都心有所感,连忙下拜,恭声道,“弟子拜见诸位真人。”

    高台上有清朗的声音传下,道,“众弟子免礼。”

    十大弟子的首席姬云昭不在,作为次席崔止行上前,请示道,“诸位真人,众弟子已到,门中大比是否可以开始?”

    “可。”

    仍然是刚才清朗的声音,只是这次简单直接。

    轰隆,

    高台上的诸位洞天真人齐齐放开气势,法相撑天,搅动云气,金光万道,瑞彩千条。

    真的是金灯耀空,玉磬声动,开天辟地,太一独重。

    悬在天阙峰附近的一座云台上,池映绿水,鹤鸣新声。

    裴行之头戴法冠,身披仙衣,面如冠玉,风流倜傥,他看着半空中的异象,赞叹道,“太一宗领袖群伦,真的是底蕴深不可测。”

    “嗯,”

    杨建则是生的普通,枯黄面皮,面似老农,只是眼睛半睁半闭之间,隐有神光透出。

    笑了笑,裴行之把目光投向场中的十大弟子,道,“洞天真人离我们太远,还是看看十大弟子的争锋好。”

    “是,”

    杨建点点头,别看他长得像老农,但实际上却是太霄七真宗的新锐,年纪轻轻就晋升化丹三重,有资格冲击元婴境界。

    裴行之则是洞玄派的天才,他摇着手中折扇,神态从容,道,“我们好好看一看,这一次太一宗会有什么绝世天才出头。”

    离两人不远的另一座云台上,生有弯弯曲曲的珊瑚树,上面挂着各种宝珠,瑞气升腾,氤氲霞光。

    君无悔白衣胜雪,双手平放在膝前,头顶上的剑丸上下游走,扯出细细密密的剑丝,宛若实质。

    他的对面,懒洋洋地潘越斜靠在软榻上,用酒葫芦一口口喝着美酒,大声道,“君师弟,下次你肯定能够夺得一个十大弟子的席位。”

    君无悔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顾御使剑丸,磨炼剑意。

    见君无悔不说话,潘越也不在意,自顾自道,“不知道这次有没有胆大的弟子敢去挑战十大弟子,我可是好久没有看到好戏了。”

    门中大比有规定,如果普通的真传弟子向十大弟子发出挑战,通常只是会比试玄功道术,是不允许动用法宝等等外物的。

    而玄门中的玄功道术很多都是最注重厚积薄发,修道少去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导致几乎没有挑战者能够成功。

    通常情况下,根本不用十大弟子亲自出手,他们身边带来的弟子就能够打发掉。

    君无悔收起剑丸,目光在轩辕彻和景幼南两人身上扫过,不知道在想什么。

    天阙峰前,烟云缭绕,玉磬声声。

    景幼南端坐在瑶台上,脑后悬起雷轮,徐徐转动之间,雷芒游走,电蛇狂舞。

    “门中大比,”

    景幼南低声呢喃一句,心中念头转动。

    实际上,此次门中大比,可以分为两个部分。

    一是对十大弟子中空出来的三个席位进行争夺,能者上位。

    二是可以向十大弟子发起挑战,或者说请求赐教,赢者取而代之,败了就当是权当谢前辈指教。

    当然,很多时候人们都会忽视第二点的挑战,更倾向于十大弟子提携后进。

    因为上千年来真正挑战成功者寥寥无几,甚至很多都不用十大弟子真正出手,只是居高临下地点评,就能把心有异动者说的无地自容。

    这样的经过,绝对不是挑战,而是长辈对后进的指点。

    “我该如何?”

    景幼南看向空出的三座云台,目光闪烁,道,“谁会是第一个?”

    哗啦,

    就听到珠帘声响,轩辕彻踱步出来,在万千人的注目下,走向瑶台。

    他的步子就好像用尺子丈量过一样,每一步之间的距离都相同,迈出之后,有一种奇异的韵律流转。

    来到一个空着的云台前,轩辕彻屈指如钩,往下一抓,灵机爆开,云台上原本布置的禁制如积雪般融化。

    轩辕彻大袖一展,径直上了云台,盘膝坐下,显出天门上的云光,闭目不动。

    “这是谁?”

    “听说是长生洞天的轩辕彻,”

    “第一个登上云台,真是够霸道。”

    “不错,不错,简直是太有自信。”

    山峰上空漂浮着云台上的众弟子亲眼目睹轩辕彻的行为后,先是愕然,随即是哗然,然后跟身边人交头接耳,发表评论。

    众人纷纷表示,别的不说,光是轩辕彻这种对自己的信心就令人赞叹。

    要知道,出头的椽子先烂,在门中大比也是如此。

    最先占据一个空置云台,要想最后拿到一个十大弟子席位,需要击败所有的挑战者。

    简单来讲,如果有五个人对这个席位有野心,轩辕彻就得连续击败五人,要是十人的话,就得连续击败十人。

    这一过程中虽然可以允许短暂的休息,但根本抵不上其中消耗的丹力。

    先发者会越来越弱,而后来者养精蓄锐,还能够知己知彼,占得便宜不少。

    先发没有优势,后来者竞争力更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