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95.第795章 时势造英雄 振袖言不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

    月白霜冷,玉影垂叶。

    山顶之上,焚香设案,结彩铺毡,舞鹤翔鸾,走龙飞凤。

    十座白玉云台中,有六座祥云氤氲,光华直冲牛斗,铺散开来,化为诸般异象,或为山川,或为星辰,或为江河,千变万化,玄妙不可测度。

    哗啦啦,

    好似璎珞般被手扯开,层层云气向两旁退去,轩辕彻踱步而出,日角龙颜,重岳虎顾,舌文八字,项有浮光。

    目光在诸座云台上扫了眼,轩辕彻眉宇间青气流转,神色不动,不疾不徐地走上另一边的瑶台。

    仔细看去,瑶台要比十大弟子所居的云台低上三分,连同上面的花纹也趋向于简约。

    轩辕彻没有在意,径直在鹤嘴铜炉上点上一柱檀香,然后在铜盆中净手后,回云榻上坐好。

    上官怡用纤纤玉手叩着玉案,发出咄咄的声音,好一会才收回目光,赞道,“难怪这么多人对他寄予厚望,果然是龙凤之姿,天日之表,闻名不如见面。”

    “能够第一个通过三阵,是很厉害啊。”

    谢秀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表示同意,轩辕彻完全是以碾压的姿态通过三关,比其他人胜出一筹。

    上官怡手摇拂尘,笑而不语。

    轩辕彻能够如此顺利地通过三关,第一个抵达天阙峰,固然是他玄功精深,但更多的是他的背后势力的强横。

    长生洞天和轩辕家族的联手,甚至后面还有隐隐约约的掌教的意志,真的是所向睥睨。

    嗡,

    这个时候,大阵门户再次出现,一点赤芒冒出,须臾往上一跃,烟霞罩身,环佩叮当,化为一个长裙束腰的美丽少女。

    少女抿嘴一笑,玉足生云,步步莲花,同样上了瑶台。

    轰隆,

    紧接着少女之后,又有一个宗内弟子出现,他一身白衣如雪,肌肤细腻如处子,眉宇间有一种阴柔之气。

    仿佛白衣少年的出现吹响了号角,自他之后,连续有弟子突破第三关,到达天阙峰。

    “哎,”

    邓芝也出现在天阙峰上,只是他现在意志消沉,没有了刚才闯关的意态飞扬。

    “人不能胜天啊,”

    邓芝心里哭笑连连,仿佛浑身被抽取最后一丝力气,有气无力。

    虽然顺利通过三关,来到天阙峰上,但邓芝已经明白,他已经被踢出去竞争十大弟子的资格。

    无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由于是私下决定竞争十大弟子的资格,邓芝并没有得到身后势力的支持,硬生生凭着自己的实力闯过第二关和第三关。

    正因为如此,他在第二关和第三关中丹力消耗太多,现在到了峰顶,丹田中的丹煞之力已经几乎见底,短时间内无法恢复。

    除此之外,在第三关连续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令他一直绷紧神经,现在一松下来,只觉得如同断了线一样难受。

    接下来面对是生平罕见的强敌,这样的状态,会有什么希望?

    不由得,邓芝看向瑶台上端坐不动的轩辕彻,心中又是羡慕,又是鄙视,又是难过,委实复杂难明。

    自从邓芝最后一个走出来后,好大一会,旗门都没了动静。

    “难道没人了?”

    谢秀秀悄悄踮起脚,左顾右看,却没有发现景幼南的影子,不禁小声嘀咕道,“真是弱。”

    上官怡听得好笑,拍了拍爱徒的小手,道,“丫头,不要急。”

    “哦。”

    谢秀秀乖乖答应一声,不过大眼睛依然滴溜溜乱转,四下观望。

    轰隆,

    正在这个时候,旗门突兀大放光明,层层叠叠的雷光涌出,一个凤嘴银牙,朱发兰身,左手持雷钻,右手执雷槌的雷神仰天咆哮。

    他身长百丈,两腋生翅,展开则数百里皆暗,随着这一声咆哮,雷云滚滚,霹雳响应。

    “嗯?”

    第一次见到如此惊人的异相,向来不动如山的轩辕彻都忍不住挑了挑眉毛,双目咄咄。

    其他闯过三关,顺利抵达天阙峰的宗内弟子也是十分好奇,纷纷把目光投了过来。

    高居云台上的苏则和玉子敬则是面沉如水,两人当然对来人心知肚明。

    果不其然,就见雷光敛起,百丈的身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须臾之后,化为一个俊美少年,风姿特秀,器宇轩昂。

    恢复本身的景幼南大袖展动,目光在苏则和玉子敬两人身上转了一圈,冷笑几声,施施然走上瑶台,坐了下来。

    玉子敬用手摩挲着掌中的玉如意,面无表情,只是在心里面,已经给景幼南判了死刑。

    在他看来,能够扛得住自己和苏则联手阻击,还有其他十大弟子趁机落井下石,景幼南能够冲破第三关已经是奇迹。

    到了这一步,景幼南体内的丹力应该已经枯竭,他有心无力,怎么还能够去竞争十大弟子的席位?

    “走到这一步,也算是个人杰,可惜,时运不济。”

    能够上位太一宗十大弟子之辈,无不是天纵之才,超乎其类,拔乎其萃,但太一宗弟子数以万计,称得上天纵之才的何其之多也,为何到最后只有十个人能够脱颖而出?

    时势才能造英雄,古今莫如是。

    逆势而动,任凭你天资超绝,依然会被大势碾成齑粉。

    毫无疑问,在玉子敬的认知中,现在他们代表的就是大势,而景幼南就是螳臂当车的傻瓜,只有凄惨这唯一的下场。

    陈珂坐在瑶台上,玉颜上不见半点笑容。

    “真是难办,”

    她美目掠过在场的六个云台,沉吟少许,还是摇了摇头。

    以她现在的境界修为,恐怕就是现在十大弟子中最差的一位都没有把握战而胜之,想要通过挑战他们上位,难如登天。

    “只能够在这三个空位上想想办法了。”

    陈珂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了决断。

    又等了半个时辰,旗门陡然间一动,然后迅速缩小,化为一道流光飞走,杳然不见。

    三关紧锁,有资格竞争十大弟子席位的只剩下天阙峰上在场的众人。

    崔止行看了看天色,从云台上起身,向下走去,准备恭迎诸位真人的降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