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792.第792章 羽翼过旗门 昂首第三关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笔趣阁小说网 www.bqg34.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初春时节,莺啼芳树,杏花如锦。

    远远看去,画桥流水,百草生香,斜笼细柳,烟雨蒙蒙。

    繁花绿叶之间,显出一座八角铜楼,月色花光,金灯宝炬高悬其上,映照出成排的旗门,光华流转,璀璨生芒。

    旗门徐徐转动,后面的世界流光溢彩,见之忘俗。

    “过旗门,”

    景幼南目光转动,细想刚刚进入空间后收到的信息,若有所思。

    第二关说起来简单,就是通过旗门即可。

    只是旗门具有唯一性,也就是说,一旦旗门有弟子通过,就会自发关闭。

    这样一来,肯定是狼多肉少,接下来会是激烈地争夺。

    “走,”

    有弟子反应最快,驾驭遁光,烟云四起,冲旗门而去。

    “给我下来吧。”

    同时有三人齐齐出手,丹煞之力合在一块,如同囚笼一样,把先飞出的弟子束缚住。

    嘭,

    出头鸟落地,身上灵光一闪,登时出局。

    “枪打出头鸟啊,真是惨。”

    景幼南尽收眼底,现在是狼多肉少的局面,要是有人先冒头,肯定会被剩下的人集火攻击。

    毕竟,少一个竞争对手,就多一分通过的机会。

    “我们走,”

    轩辕彻用手一指,一点明光自指尖冒出,须臾向上,化为曲柄华盖,护住周身。

    “好,”

    同是有八名弟子答应一声,齐齐运转玄功,天门上云光连绵成片,清亮如水,把轩辕彻护在最中央。

    轰隆,

    九个人携起风雷,气势惊人。

    “可恨,”

    邓芝看到眼前的景象,咬了咬牙,眸子沉沉。

    他认得出来,这八名甘心充当轩辕彻羽翼的弟子中,有三名是出身于天柱宝极大洞天,原本他们应该是自己的帮手的。

    只是现在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却无能为力。

    这就是背后有没有人支持的差别,有人支持则是羽翼护佑,没人支持就得自力更生。

    稳稳当当地来到旗门前,轩辕彻笑了笑,对身后八人稽首道,“多谢诸位道友。”

    “轩辕道友客气了。”

    众人还了一礼,然后身子一摇,直接退出空间,放弃此次门中比试。

    他们都是得到身后之人的嘱托,前来充当轩辕彻羽翼,保驾护航的,如今任务完成,自然是干净利索地离开。

    轩辕彻深吸一口气,第一个通过第二关。

    “无耻之尤。”

    有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冲着轩辕彻消失的背影,狠狠骂了一句。

    “是啊,很无耻,”

    景幼南接了一句,大袖一挥,走了出来,道,“该我们了。”

    “好。”

    有六个人紧随其后,各自祭出护身宝光,五光十色,熠熠生辉。

    “以力压人啊,”

    景幼南大袖飘飘,似笑非笑。

    他此次出来竞争十大弟子是代表了整个太玄洞天的意志,自然不是孤家寡人,也有自己的天然党羽支持。

    仅次于轩辕彻,景幼南跨过旗门,消失不见。

    “呸,又是个无耻的家伙。”

    刚才的金冠青年人怒目圆睁,只觉得一股怒火高燃,恨不得取而代之。

    “开始吧,”

    邓芝深吸一口气,脚下黑水升腾,须臾之后,化为浩浩荡荡的天河,垂于楼下,惊涛骇浪,四下呼应。

    他这次没法借助身后势力的支持,只能够全凭自己,杀出一条血路。

    “来,”

    邓芝仰天长啸,轰然一声天门大开,丹煞之力滚滚冲霄,演化千百水莲花,香气馥馥,弥漫全场。

    “加龙踏玄波,濯足入天河,笑看风云起,道在掌心握。”

    邓芝把心中的郁郁之气化为奋进高亢之意,吟唱声中,大步上前。

    冰壶小极天。

    古木虬松,蟠青丛翠。

    绿水洗石骨,丹池映金波。

    有一葫芦藤盘结在石屏上,垂藤结蔓,花叶不一,大大小小的青皮葫芦垂下来,形似悬胆,驭风吸露,碰撞之间,发出清越的玄音。

    上官怡发髻高挽,身披珠衣,容颜秀美,气质沉静,她坐在高台上,清清脆脆的玉音落下,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格外动听。

    下面是一个个聚精会神的弟子,他们都坐在蒲团上,认真地听讲,有的听到高兴处,甚至手舞足蹈,有一种闻道的欣喜和满足。

    突然之间,上官怡停下来,秀眉蹙了蹙,看向远方,悠然出神。

    场中的众弟子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师尊,”

    一个眉眼弯弯的红衣少女壮着胆子叫了声,她是最近收的小徒弟,颇受长辈喜爱。

    “秀秀啊,”

    上官怡放下手中的拂尘,道,“门中比试正式开始,你们都准备一下,跟我去一趟,开开眼界。”

    “啊,”

    谢秀秀美目瞪大,拍手道,“好啊,好啊。”

    上官怡从云榻上起身,敛容道,“冰壶小极天众弟子,摆起法驾,随我一起前往天阙峰,观看门中大比。”

    说完,她玉足一点,上了宝车,蛟龙腾空,烟云四起。

    轰隆,

    蛟龙拉车,风起云涌,众弟子侍立在后,或是捧香炉,或是拿拂尘,或是端玉如意,或是举羽扇。

    远远看去,飞霞流彩,祥光冲霄,仙音袅袅,声势浩大。

    还没到天阙峰,忽见天际尽头有青芒浮现,眨眼之间,郁郁葱葱的碧绿光华升起,化为青莲宝座,云蒸霞举,日月交映。

    青莲座上,一个金冠男子手握玉盏,大口大口地饮着美酒,喝得不亦乐乎。

    看到上官怡,金冠男子放下玉盏,朗声道,“原来是上官师妹到了,好久不见。”

    “玉师兄,”

    上官怡敛裙还了一礼,道,“师兄倒是来得早。”

    “哈哈,闲来无事,正好早来一步。”

    玉子敬和上官怡很熟,两人法驾合在一处,继续向天阙峰缓行。

    上官怡捋了捋耳边的秀发,细声道,“玉师兄,这次三位师兄同时辞去十大弟子之位,可是近千年来都少有之事。”

    “是啊,”

    玉子敬的目光沉沉,如枯井般深不可测,道,“不过,主动辞去也好,省的被人强行夺了,脸面不好看。”

    “都有为难之处啊。”

    上官怡想到宗内复杂多变的形势,叹了口气,莫名地有点忧伤。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